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四十九章 一击定胜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说邪神看起来很强,单单是那恐怖面相就对人有着恐怖震慑之威,但面对着操纵万钧雷霆的天人苏洛辰,仍显得不是对手。

    至少,他不敢硬憾雷霆锋芒!

    那二臂结印的双手始终不见分开,他这是在御器佛眼舍利,既是在控制这片空间结界,也是在借佛眼舍利束缚苏洛辰的鬼魂阴身。

    如他所说,只要以佛眼舍利将苏洛辰的鬼魂阴身炼化,苏洛辰便就将必死无疑。

    这也是苏洛辰面对邪神塔尔巴的弱点。

    所以他没必要冒险与苏洛辰正面交锋,只需要把他拖在这里,困在这里,那么最终的胜利就必将是他的!

    塔尔巴神情忿怒,獠牙大嘴狞笑很浓,看起来恐怖非常。

    一旦有雷霆袭击劈来,降魔杵便随之挥动,将那道雷霆击散,而散射的雷霆之力,则尽数被一面铜镜所释放的氤氲光芒所抵挡,他以金铃法器,激荡音波,对苏洛辰进行牵制,借佛眼舍利将苏洛辰困缚,他仿佛立于不败之地,任凭苏洛辰的雷霆之力多为厉害,但却好像奈何他不得。

    震撼交锋的空中,法力余威激荡不止,邪神塔尔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或者说他无暇注意。

    他以法术困住天人苏洛辰的同时,也相当于把自己困在了这里。

    这,也是苏洛辰给我创造的机会!

    我徐徐凝神静气,沉息入腹,默运身体精气发动阴门术数,机会只有一次,这一击务必要尽可能重创邪神塔尔巴!

    先破其法;

    伴随着天地间突然响起一道清脆啼鸣之声,有轮红日冉冉升起,其内隐现三足金乌昂首振翅,“轰”声过后,红日化成栩栩如生的火鸟,振翅飞天而起,向着空中硕大的瞳孔眼珠撞击而去。

    “谁!?”

    邪神塔尔巴怒喝爆吼,目光垂下落在我的身上。

    我嘴角划出冷笑,周身陡然间爆发出精气狼烟,发动斩妖门术数:“镇封妖邪!”

    虚空陡然出现一柄巨大的石剑,大腿粗细的锁链碰击时发出铿锵之音,威猛砸落在邪神塔尔巴的头顶——再破其术!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塔尔巴愤怒冷哼,一臂掷出金色绳索。

    这绳索如有灵性,仿若灵蛇,它延伸在空中,瞬间便将凭空出现的巨大石剑捆住,令石剑无法砸落。

    挡得住这个,那下一个呢?

    我手中掐诀变幻,施法未停,又以行人派术数衍化先天真精,借先天真水之重将邪神塔尔巴所在的一片空间禁锢,令他无法自如施法抵挡雷霆。

    而这时,空中传出一声爆响!

    天地间传出共颤之音,余波四散而去,这片结界空间隐隐有分崩离析的征兆。

    邪神塔尔巴二臂结印的双手受到反震之后,无法再继续御器而不得已分开,苏洛辰这时得意长啸一声,一手挥舞雷精鞭向着邪神塔尔巴冲了过去,鞭出如蛟龙,威猛骇人,凌厉非常,这一鞭击打将那面法宝铜镜的光芒彻底击碎,这法宝也随之化为一片烟雾消散。

    “哈哈哈……”

    苏洛辰畅快淋漓的大笑不止,而我继续运转阴门术数,化转己身为灵枢,将再无防护之力的邪神塔尔巴捆缚。

    锁链激飞,眨眼间缠绕在他的身体和六臂上。

    而受到太阴真水之重所禁锢压制的邪神塔尔巴,一时半会根本就挣不脱这些束缚。

    我徐徐松一口气,接下来一击将决定胜负!

    苏洛辰也同样抓住了这个机会!

    我以元神妄拟天心,准备发动起走阴派阳咒敕令术数,而苏洛辰又再度引动万钧雷霆,这雷霆之威不但将邪神塔尔巴的身体笼罩,也将那空中的佛眼舍利所笼罩。

    “吼!!”

    邪神塔尔巴怒吼连连,御器空中佛眼舍利。

    这时,结界空间突然收拢消散,佛眼舍利化成一道流光飞回到塔尔巴的手中,他凭借神器在手强行挣脱地气锁链和太阴真水的束缚,向着远处天空极速逃遁而去,

    我微微愣神,没想到邪神竟然这么干脆,说逃就逃,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哪走!”

    苏洛辰操纵漫天雷霆,腾空飞起欲追。

    凭空而起的乍雷之声响彻整个公园,引得许多许多人驻足侧目,向着我们所在的方向看过来,敦煌市罕见旱天雷的情况,尤其又是这么低空仿佛就在头顶的旱天雷。

    “别追了!”

    “回来!”

    “这里不是毫无忌惮动手的地方,听见没有,苏洛辰!!”

    我连忙喝止住苏洛辰,况且以那邪神塔尔巴的速度,一时半会还不见得苏洛辰真的能追上,况且人家手里有那件厉害的法宝,即便是能够追得上,你苏洛辰也未必能奈何的了人家啊!

    苏洛辰停住身形,恨恨咬牙,这才不甘心的收起雷精鞭。

    邪神塔尔巴逃遁之后,公园里的黑帮人手暗哨也迅速离开,这明显是有人在指挥着他们的行动。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打蛇不死,必受其害!

    我们之后在敦煌市的行动,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苏洛辰从空中飞落而下,他没好气的数落我,为什么来这么晚,这下好了,放跑这个家伙,以后肯定都不得安宁。

    我摆摆手,让他别提了,我们遇到的情况也不比他差多少。

    飞天公园不是久留之地,很快就会有人注意到这里发生的情况,我和苏洛辰也迅速离开这斗法之处,准备回去找苏洛依他们。

    路上,

    我问苏洛辰,那佛眼舍利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苏洛辰反问我:“你知道舍利是怎么回事儿吧?”

    “是遗骨吧?佛门高僧在火化之后,似乎就会留下焚而不化的遗骨,那不就是舍利吗?”我回答。

    苏洛辰点点头:“差不多,但也不同!……舍利,又叫舍利子,大智慧神通者超脱入佛国后,舍去凡俗肉身,这肉身受大智慧神通者功德熏修,便就可能会留下不化舍利,甚至还有着诸种不可思议之神通,而这邪神塔尔巴手中的佛眼舍利就是这种情况。”

    “可他不是异域邪神吗?怎么会拥有佛门舍利?”我不理解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