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五十章 心狠手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洛辰撇嘴说:“这你就理解错了!舍利是修行境界的一种特性显现,而邪神是一种称谓,我们叫他是邪神,说不定在异域的地方他就是正神呢?总而言之,舍利是机缘所得,那佛眼舍利应该是邪神塔尔巴超脱之后所留,而现在……这舍利之中的灵性修行成精,能够借邪神之尊现世,是一个很难缠很难缠的玩意儿!”

    “修行成精?”我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苏洛辰叹气又道:“准确的说,是非人非物非妖非精的一种玩意儿,我也说不好他究竟算什么,但是……他就是萧四背后的人,也是安排了伏击我们行动的人!”

    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恍然大悟,却又顿感棘手难办,谁能想到这世上竟还有这种玩意儿存在?

    而他潜藏在敦煌的目的又是什么?

    带着这份疑惑,我们离开了飞天公园,我本想继续坐车回去,但当我们回到那辆车旁的时候,看着眼前一幕不禁眼皮一跳。

    之前开车载我的司机小弟,现在死了!

    他身中数刀,刀刀致命,他死在驾驶位上,脸上还残留着惊恐害怕的情绪,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流淌在车里滴落在地上。

    我皱紧眉头,释放出元神之力探查四周。

    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身影,对方手脚干脆利落,杀人之后就迅速离开,这司机小弟的死仿佛就在诉说着叛徒的下场。

    真是心狠手辣!

    不过,这也给我深深提了一个醒!

    对方可是一群亡命徒,陪他们玩这场游戏,容不得我有丝毫的大意,幸亏今天是赶到的及时,否则的话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这应该是萧四下的命令,他应该还没有跑远!”苏洛辰恨恨道。

    我摇摇头:“现在首先保证苏洛依她们的安全,不能再给对方趁虚而入的机会,咱们先回去,然后从长计议。”

    至于这具尸体,我们只能丢这不管。

    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发现并报警,警方会联系他的家属,希望他的家属能给他一个体面的葬礼,混江湖……从来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如果有下辈子的话,也希望你不要再走这条不归路。

    回去酒店,尹素兰她们正在等我。

    苏洛依仍旧处在昏迷之中,她受伤不轻,需要时间休息和恢复伤势,包括小若、林海他们也是,这场伏击对方虽然没有得手,但也令我们多少都受了伤。

    眼下要紧的,是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休养生息。

    尹素兰和苏洛依的目标太大,很容易就会被对方给盯上,所以这个地方不但要隐蔽,而且也要足够安全。

    “去雷音寺吧?谅那邪神塔尔巴天大的能耐,也不敢擅闯雷音寺!”苏洛辰提议道。

    我沉吟皱眉,雷音寺确实是足够安全。

    可是……班禅活佛已然圆寂,现如今雷音寺当家做主的人应该是净如法师,单单是想到这么个人,我就感觉他铁定不会收留我们暂避,他不找我们麻烦这都已经是阿弥陀佛的了,又怎么可能会愿意帮我们?

    “那不然咋办?”苏洛辰一摊手,无奈说。

    我其实倒是知道一个好去处,就是不知道那里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也不是很确定,那里是不是足够的安全。

    我所说的这个地方,就是麻衣坊!

    邪神塔尔巴总共安排了三场伏击,其中一场就是针对麻衣坊的,如果说麻衣坊能够承受住塔尔巴的伏击,那足以说明那里很安全。

    但如果不能的话,恐怕现在陆老板和柳三娘已经凶多吉少了。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不论怎么办,都应该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总之,是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万一萧四那些人再派枪手过来,仅凭我们几个肉身之躯哪能抗受得住?

    有了决定之后,我们立刻动身。

    我让秦小若寄体附身在苏洛依的身体上,暂时以她的身体行动,毕竟要是始终抱着昏迷的苏洛依,那实在是不成样子。

    退了房,我们离开酒店,乘车去找麻衣坊所在的地方。

    果不其然,后面有尾巴跟踪着!

    这次我留了十足的心眼,始终以元神之力盯着后面,发现有小尾巴之后,我让苏洛辰去解决掉他们。

    很快,车道上有巨响响起,发生了两起十分严重的车祸。

    一起车祸空中翻车,四脚朝天,一起车祸直接撞在了树上,车盖引擎冒着黑烟,跟踪的小尾巴解决之后,苏洛辰飘飞而回。

    “搞定!”

    苏洛辰打着响指,露出笑容。

    我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萧四啊萧四,狗东西你可给我等着,玩不死你的话,老子就不姓楚!

    到了目的地附近,我们下车步行。

    小若附身在苏洛依身上,只是她的身体很虚弱,行走起来很是费力气,我半抱着她搀扶行走。

    “麻衣坊在哪?”苏洛辰问我。

    我微微皱眉,有些意外,应该就在这里啊,但眼前除了死胡同院墙之外,根本什么都没有。

    难不成他们已经出事了?

    我闭目仔细感应自己留下的阴门术数——定阴桩,在前面百米之外的拐角处,我感应到那定阴桩的存在,我心中不禁有些奇怪,麻衣坊的位置怎么突然变了?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又往前走,来到麻衣坊门前。

    大门紧闭的麻衣坊呈现着如临大敌的紧张气氛,显然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开门!”我大叫一声。

    柳三娘嗔怒的声音响起:“你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嫌把我们害的不够惨吗?”

    “先开门再说!”我又道。

    柳三娘厉声拒绝:“不开,请你们滚!”

    “不开?”

    “不开老子可硬闯了!”

    苏洛辰冷哼一声,挥手间取出雷精鞭,看架势是想强行打破这里的结界空间壁障。

    “三娘……”

    “给他们开门吧!”

    这时又有一个男人声音响起,听他话声语气很是虚弱无力,就像是患了重病的病人。

    这男人,应该就是那位陆老板。

    不大会之后,麻衣坊大门徐徐打开,我半抱搀扶着怀中的苏洛依,一行人走进这麻衣坊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