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五十七章 孩子的父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麻衣坊,今夜降生的这小小鬼胎婴儿,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首发追书帮★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我们众人面前。

    该由谁负责照顾这个孩子?

    苏洛依受伤未醒,眼前可供选择的就只有两个人,麻衣坊老板娘柳三娘和黑袍姬尹素兰。

    我们齐刷刷的看向柳三娘,在我们印象里,这位妩媚热情的老板娘精通人情世故,那么她身为女人对于照顾孩子这方面来说,应该也是小菜一碟。

    可哪知,柳三娘看着襁褓中的婴儿就像是见到了鬼!

    正常女孩少有讨厌可爱小孩子的,这是她们身为女人的母性天赋,而柳三娘的反应却是很怪,她很紧张和怕,她摆手躲得远远的,甚至不敢靠近不敢多看这宝宝一眼。

    “奇怪!”苏洛辰皱眉道。

    我问:“奇怪什么?”

    “照理说,这孩子可也是方小白辛辛苦苦救回来的,她柳三娘那么爱护方小白,怎么不会爱屋及乌?但是你看看她……”苏洛辰努努嘴,使着眼神。

    柳三娘躲在一边,她所表现出的情绪很复杂,像是在挣扎什么。

    她是想看一看宝宝的,但巨大的恐惧感令她寸步难行。

    这份令她以致失态的恐惧感从何而来?

    我沉吟着,看来陆老板和柳三娘这对夫妻也是有故事的人啊,柳三娘的神情表现很像是某种心理创伤的应激反应,看到这个孩子的同时就让她回想起了往事,所以她才会有这种奇怪表现。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想来,也应该是一段悲伤往事。

    但这么一来的话,就只剩下一个女人能够照顾宝宝了,苏洛辰把襁褓婴儿递给尹素兰,尹素兰很紧张但也很欢喜,她小心翼翼地怀抱着怀中脆弱的小家伙,母爱泛滥的她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家伙。

    秦小若和金玉珠围在尹素兰身边,她们大眼瞪小眼,好奇的逗弄着孩子。

    令人意外的是,这孩子竟能够看到她们的鬼魂阴身,能对她们做出的动作给予回馈反应——真让苏洛辰说中了,这孩子确实不是正常人,以鬼胎降临世间,可视鬼神,这并不是值得奇怪的事情,但令人奇怪的是他究竟……算是人还是鬼?

    “你们给他取名字了吗?”尹素兰问我们。

    取名字?

    苏洛辰愣愣看向我,她们也看向我,我反问她们都看我干嘛,取名字这事儿应该找孩子他爹啊!

    可孩子他爹是谁?

    方小白是知道的,但他现在一个人静静呆在院子里,根本就不愿意和人交流。

    我问柳三娘,关于梦雅这女鬼的事她知道多少,这孩子的生父又到底是谁,怎么从始至终都没有听你们谈起过?

    “那不负责任的男人已经死了。”柳三娘道。

    死了?

    我微皱眉头,问柳三娘都发生了什么事?

    柳三娘冷笑一声,笑容中带着嘲讽和惬意,她娓娓道来关于这个女孩梦雅的事。

    这件事说起来真的很简单,就是关于负心汉和傻丫头的蠢事!

    梦雅她飞蛾扑火似的,为那个男人奉献出自己所珍贵的一切,男人享受之后便弃如敝履!……这傻丫头死后鬼魂来到麻衣坊,她向柳三娘哭诉着说腹中孩子命不该绝,更不该承受如此命运。

    呵呵……

    傻丫头却未曾想过自己,未曾问别人自己又是否该承受如此命运。

    她想救回腹中孩子,这麻衣坊也爱莫能助。

    也就是那天,傻丫头遇见了傻小子,搅和在一起做了件傻事,这才会有这么个孩子的出现,柳三娘也不知道小白他究竟如何做到的,但她知道这麻烦事才仅仅只是开始。

    一个小女孩家家,落身为鬼,身怀鬼胎,这种事光是听听就够吓人的了!

    后来,傻丫头又求到麻衣坊。

    她需要帮助,她更想再见那男人一面,当时若不是小白央求,柳三娘根本不会答应这件事!

    柳三娘冷冷道着,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所说所指正是这傻丫头的真实写照,她落得如此艰难处境很令人同情,但也是自作自受。

    柳三娘亲自出面,在敦煌市政法大学找到了那个年纪轻轻却已经顶着教授头衔的男人,她向他道明原委,却被他反讽离奇荒诞,别说这件事是真是假,即便是真的,前途坦荡、即将步入官途从政的他,怎么可能再与神啊鬼啊的搅和在一起?

    梦雅得知了这个绝情答复,彻底心灰意冷。

    她说她祝福那个男人,希望他真的能有一个锦绣前程,傻丫头不想让自己成为拖累,更不想让那个男人因为她而为难烦恼,傻丫头决定自己默默承受着所有的事情。

    但是,麻衣坊既然过问了这件事,又岂会这么白白算了?

    我愕然预料到结果,但还是问她:“你都做了什么?”

    “麻衣坊做的是开门生意,有求必应!……既然梦雅找来,这便就是委托,她不想让那个男人为此烦恼忧愁,我也当如她所愿,这是我麻衣坊做生意的宗旨。”柳三娘诡异的怪笑道。

    这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女孩梦雅的意思,明显是想成全那个男人,而麻衣坊的行事却更加干脆——让那个男人去死!

    “不,我没有杀他,他是自杀的,其魂已被拿入地府受刑。”

    “他身死之后,一了百了,自然也不存在什么忧愁烦恼,也不会再为梦雅的事而感觉为难,什么前途前程的不过都是身外浮云,而我麻衣坊也完成了这委托,也算是皆大欢喜嘛!”

    “你们说是不是?”

    柳三娘笑盈盈的向我们反问,我们面面相觑稍显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个男人即便是自杀的,可要说跟麻衣坊没有关系,这怕是连鬼都不信!

    换句话说,其实就是柳三娘逼死的他!

    从这件事中,我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柳三娘这个人,她亦邪亦正,心中自有一杆称,这也是麻衣坊的行事风格,柳三娘可懒得去问你女孩梦雅究竟怎么想,因为她本就讨厌这样叫人可怜又可恨的女孩。

    什么成全?

    什么拖累?

    统统全都是懦弱的借口,做错事就应该付出代价,所以……柳三娘代表麻衣坊选择了完成委托任务的另一种方式,虽然这方式略显血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