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六十六章 咬紧牙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嘴角划出一抹冷笑,向着面前四个泰国人走去,他们三男一女,全都是中年人,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一枚纯金佛牌,以黑玉嵌刻邪神塔尔巴的形象。★首★发★追★书★帮★

    大战一触即发,我也好对方也好,在出手那一瞬间就没有想过手下留情。

    为首男人面容阴沉,他手上捏着诡异印诀,口中不停低喃叽里呱啦的咒语,目光始终锁定在我的身上。

    其他三人脚步飞快向我靠近,他们胸前的佛牌黑玉陡然映亮猩红光芒,有股股黑气逸散而出,接连凝成三尊邪神塔尔巴的恐怖虚影,一首六臂的邪神獠牙暴露,它们身躯魁梧宛如小山,张牙舞爪将给我包围。

    我眼睛快速扫过这三尊邪神虚影,嘴角冷笑更浓。

    他们这些门下弟子所召唤来的邪神之力,说强也强,说弱也弱,从之前我与这泰国女人的交手来看,先天真精太阳真火就足以将之焚灭。

    但如果,这些邪神虚影近了我的身,那情况可就彻底危险了!

    单凭我的肉身凡胎,恐怕都承受不了他们的一击神力,所以必须要速战速决,更不能给这些人施展强大邪法的机会。

    我默运身体精气,化转己身为灵枢,猛然间跺脚踏地。

    “轰——”

    涌动的地气似是凭空卷起的无形骇浪,眨眼间凝成锁链将三尊邪神塔尔巴捆缚,紧接着清脆啼鸣声骤起,有一轮红日于我身后徐徐升起,宛如朝阳降临于世,红日内的三足金乌振翅长鸣,随后化成神异火鸟向着三尊邪神塔尔巴袭击而去。

    响彻天地的爆响传起,炙热气浪席卷整个世界。

    这是我全力施为的太阳真火,其威力也是恐怖骇然,即便对面是三只邪灵,我自信也能够将他们全部重创!

    缚魂锁链困身,太阳真火灭敌;

    很快就先有一尊邪神塔尔巴承受不住焚灭之威,消散无形,这是那中年女人所操控的邪神之力。★首★发★追★书★帮★

    我向她看去,冷哼一声。

    上次手下留情没有杀你,你竟然还敢送上门来,看来是禁忌术数倒生门的滋味儿没有受够啊!

    既然如此——

    我手中掐诀,再度运转走阴派禁忌术数,以己身精气最大程度增强术数之威,而后向着那中年女人施法缠魂。

    “啊!!”

    凄厉至极的惊恐尖叫突兀响起,整个世界都在回荡她那近乎惨绝人寰的叫声。

    “嗡——”

    天空之上,宛如太阳的佛眼舍利此刻发出轻颤,有一道碧绿的光束从那瞳孔中激射而出,向我袭来。

    我神情一凛,连忙仓促应对。

    以元神之力护住己身,灵活闪动身体的同时,我双手一握而张开凝聚出虚灵金枪,后天虚灵衍化而成先天真精,向着那道碧绿光束迎击。

    金色枪尖击中碧绿光束之上,光束顿时间炸散开来。

    我受反震之力,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炸散开来的光束在空中凝成丝丝光线,密密麻麻的简直数不胜数。

    这明显是有人在操控佛眼舍利对我进行攻击!

    我来不及细想陆宇那家伙究竟在干嘛呢,凶险之际,我连忙默运身体精气,以虚灵水衍化成冰,在我周身凝固成冰牢防护。

    噼里啪啦的密集声响起,如雨一般,虚灵冰牢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我抬头看去,眉头微凝,神情严肃。

    明摆着,我这是被这是被那位陆老板给坑了,本来应付这几个人就不容易,如果再加上佛眼舍利,绝对足以把我困死在这里!

    这边僵持时,另一边异变又起。

    三尊邪神塔尔巴被太阳真火焚灭两尊,最后一尊在汹汹烈火中苦苦煎熬挣扎,而这时,其中一个泰国男人从衣服下取出一口巴掌大的碗来,碗口骨质,竟是头盖骨制成的人头碗!

    此碗取出,阴气阴煞顿时汇聚而来。

    很快,碗中就凝出半口浓稠黑水,我曾见识过腾谷辰以尸油黑煞炼尸,而这玩意儿明显要比尸油黑煞还要更胜一筹!

    泰国男人将人头碗抛向空中,融入进最后那尊邪神塔尔巴身体中。

    那尊邪神虚影像是吃了大补丸一样,发出一声酣畅至极的阴啸,自它周身有黑色阴火腾起,两种颜色的火焰渐渐相互吞噬消融,随后尽数熄灭殆尽。

    “嗷……”

    邪神虚影咆哮怪吼,它的身体又凝实了三分,倏忽之间,已然手持降魔杵向着我当头砸下。

    “砰!”

    冰牢破碎,冰晶消散。

    我的身影暴露在他们面前,尤其是那尊邪神虚影面前,它眼睛状如阴鹭般凶狠,獠牙交错的大嘴又狞笑咧起。

    威猛降魔杵横扫而来,迫在身前。

    我早有准备,以神行法灵敏闪避躲开,面对魁梧山躯般的邪神塔尔巴,我只能仓皇逃窜。

    危险接踵而至——

    另有一个泰国男人敲打起手中袖珍小鼓,那鼓很小巧,巴掌大小,鼓有两面,下有短柄,令人骇然的是同样骨头制成,而鼓面则赫然是由人皮制成!

    鼓声响起,苍凉之音悲声入耳。

    它没有平常擂鼓的浑厚冗长,没有那份豪壮激越的感觉,相反这声音带着尖尖细细的呜咽之感,听在耳中令人不由得头皮发麻!

    泰国人的邪器——人皮鼓!

    不但如此,在那天空中悬挂的佛眼舍利,此刻又发出轻颤,显然又是在积聚凌厉一击!

    这几番联手攻击,摆明了是想置我于死地。

    情况陡然急转直下,变得异常凶险,我不敢再有任何的丝毫大意,这种时候要是再轻敌那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杀身拿魂!”

    为首的泰国人冷笑着沉喝下令,其他人无不目中流露兴奋。

    他们自信,在几方联手之下我绝对无路可逃,也绝对必死无疑,别说是我了,就算是换成任何一人在这轮番的凌厉法术攻击下,也别想讨得了好!

    “陆宇!”

    我情急大叫,如果他再不出手帮忙,我可真的就危险了!

    难道,他是想借刀杀人?

    我紧咬牙关,将这个刚刚浮起的念头彻底摒弃,我相信他陆宇即便不是什么好人,也不可能会打这种阴损主意!

    就在我准备拼命时,暗中等待机会的陆宇终于出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