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七十四章 覆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豆蔻年华的小女孩,竟然跪在我的面前说她们自愿给费山这老东西当嫔妃,并且还向我求情,不要再伤害她们的皇上。

    这一幕让我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自愿?

    且不说你们都还是未成年,即便你们已经是成年了,我也拜托你们睁开眼睛仔细看清楚面前这个老男人。

    他何德何能,又有哪个地方值得你们为他自愿委身?

    他就是一个老恶棍!

    老淫棍!

    猥琐下流、卑劣不堪的怂包啊!

    这种人要是放在我们北邙村,绝对是人见人嫌的货色,任何人都不会愿意跟他打交道,并且还得时刻提防着他会不会随时咬别人一口!

    “不,请你不要这样诋毁我们的皇!”

    “他是我们的皇,唯一的皇,绝对不是你口中的说那个样子!”

    “能够成为皇的嫔妃,受皇的恩宠,这是我们的荣耀和骄傲,你根本什么都不懂,请你不要胡乱说什么!”

    两个女孩在维护费山老头这方面,意见出奇的一致,态度更是出奇的坚定。

    也因为愤怒,她们反倒不害怕我们了。

    我看着她们俩丫头,真是气不打一出来,莫名有种爸爸心好累的感觉,这究竟是谁家闺女竟然傻到这个程度,还荣誉和骄傲,两个光伟正的词儿现在听起来真是刺耳讽刺!

    不止是她们,土皇帝费山的正宫皇后和另外俩嫔妃,这时候也扑通跪在了我们面前。

    她们哭啼啼的慌张求情着,求我们不要伤害她们的皇帝。

    “老小子,你艳福可不浅啊!”陆老板冲脚底板下面的费山嗤笑一声。

    费山吃痛求饶道:“这下你们信了吧?真的全都是他们自愿的,跟我没关系的啊!……两位高人,求你们放了我吧?或者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儿,你们倒是说啊!”

    我面露为难,看向方小白,却发现他也正在看着我。

    这是方小白的难题,也是他想找我帮忙的原因,面对这么一群人,该怎么纠正和引导他们那畸形的世界观?

    要想解决,土皇帝费山是个关键!

    但即便费山宣布他不是什么皇帝,似乎这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一旦我们离开之后,这黑水村肯定照样还会恢复原貌。

    费山身上有人皇威压残留,只要他愿意,随时随刻都会被重新供上皇位。

    或许真的要像陆宇说的那样,只有把这个人杀了才能彻底了解这件事,但这么突兀杀人,我心里多少还有点接受不了。

    费山有罪,但罪不至死。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一个猥琐下流的邋遢汉,突然有了被人朝贡的能力,这是多少人所梦寐以求,所以他很自然的享受着这种能力。

    我想了又想,决定还是先尝试一下,看是不是能抹除掉那人皇神识印记寄身的痕迹,当众将他打落神坛,这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方法。

    如果能办到的话,也可以留费山一条狗命。

    “那么麻烦吗?”陆老板皱眉问我。

    方小白不停点头:“我赞同!”

    “想要妥善处理好这件事,那就肯定少不了麻烦。”我笑道。

    我们商量过后,将土皇帝费山的老婆丫鬟统统赶走,并且严令这黑水村的村民,不准靠近这里一步。

    堂屋里,费山脸上挂着鞋印,满脸惊恐害怕。

    他问我们这是准备干什么,我笑着回答他,干什么你等会就知道了,不用那么害怕,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费山浑身在发抖,哆哆嗦嗦的看着我们。

    “你来我来?”我问陆宇。

    陆老板摇摇头说:“这种事我可不擅长。”

    “你不是麻衣坊老板,神格在身,无所不收的吗?”我笑着反问。

    陆老板没好气看我一眼:“我就算无所不收,可他身上的那玩意儿算是物件吗?”

    这倒也是!

    既然如此,只能由我来了。

    我让哆哆嗦嗦的费山盘腿坐在地上,他很紧张害怕,不停回头问我究竟打算干什么,我让他不要多问,不然舌头给他割了!

    以元神之力感应,再次清晰感应到他身上的人皇威严。

    我尝试着驱除和抹去这种痕迹,但不论是用什么办法,都驱除不了这种痕迹,陆宇说的不错,它并不是某种物件儿,更不是阴气阴煞那种可见的存在,它……就像是一个人散发出的某种气质,这又能怎么驱除?

    如果驱除不了,那么掩盖呢?

    我眼睛一亮,以走阴术数聚集阴气而来,灌入费山的身体之中。

    费山浑身猛然一个哆嗦,牙齿不停打颤,透体刺骨的寒意令他脸色发白,不自觉的蜷缩起来。

    果然有用!

    只不过现在的费山看起来,给人的感觉简直就像是一个引起森森的鬼魂。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冷,好冷……”

    费山哆嗦不停,喊着好冷,他明明已经蜷缩起了身体,但却不能给他提供一点温度,那种刺骨寒意由内而外的散发,根本就难以抵挡。

    我停止施法,阴气逐渐散去,费山的情况慢慢好转。

    “怎么回事?明明有效果了啊?”方小白奇怪问我。

    我皱眉摇头:“是有效果,但这办法却不是什么好办法,会要了他的命。”

    “什么!?”

    “你们,你们难道要杀了我吗?”

    “我不想死,我不能死……”

    “救命啊!”

    “救命,救……”

    费山惊恐不已的大喊大叫,他拼命挣扎着想逃走,吵得我们心烦意乱,陆老板有些不耐,索性奋力挥掌把他给拍晕过去。

    “楚天,你刚刚是做了什么吗?”方小白又问我。

    我沉吟着向他们解释,这费山身上的玩意儿我也抹除不了,可行的方法就是将之掩盖,像是掩盖气味那样,以更强烈的气味将原先的气味覆盖。

    可关键的是,这种方法费山的身体绝对承受不了。

    陆老板突然笑了,他也提出一个可行的思路,纯粹阴气难以承受的话,那么换成鬼灵附体寄身也应该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鬼灵附体寄身?你是巴不得他死吧?”我好笑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