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十一章 全杀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这边解决了费山,拎着他的后衣领拖出地宫。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而另一边,小白和陆宇面临的情况,可就完全没有那么顺利了,他们被五花大绑押到村子中央,被按在那些人质之前,接受村民们的询问。

    “还有一个人呢?”

    “那个人在哪!?”

    “小白,枉我们对你那么好,没有为难你一丁半点,你就这么回报我们吗?狼心狗肺的小崽子,你就不怕遭报应?”

    “说,另一个人在哪!?”

    ……

    村里几个老头吆五喝六的冲着方小白和陆宇逼问,其他村民也是虎视眈眈,仿佛一言不合就要先拿他们俩开刀。

    陆老板冷笑一声:“一群丧心病狂的人,也好意思跟别人谈报应。”

    “你落到了我们手里,这就是报应!接下来,我会好好让你体会体会,什么叫做现世报!”老头臊红脸咬牙道。

    方小白急道:“蛋叔,虎子叔,窦爷爷,黄爷爷……还有在座的各位叔伯长辈们,我想请问你们一句,你们真的知道自己干些什么吗?你们难道都疯了吗?囚禁、杀人、虐待、愚昧,你们究竟是人还是未开化的野兽?你们要是还稍微有那么一点良知的话,我求你们睁开眼睛仔细看一看,仔细想一想,你们究竟在为什么而作恶?”

    “众恶之恶,迟早会为黑水村招来灭顶之灾!”

    方小白一席喝问,顿时令大多数黑水村村民沉默了。

    当受到点燃的群情激奋冷却之后,很多人难免都会反思,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如果这些事发生在自己身旁,或者自己身上又会怎样,他们也同样是会害怕。免-费-首-发→【追】【书】【帮】

    因为害怕,所以想逃脱惩罚责任;

    也因为害怕,而会愈发抱紧这个集体;

    这就好像是一个漩涡,拉扯着陷入漩涡的每一个人都不停往下坠,一旦陷入其中,那就再也无法脱身,因为他们都心存着侥幸,认为法不责众,所以他们竭尽所能的拉住每一个人,谁也别想逃出去。

    “放你叉的狗屁!”

    人群里冲出来一个青年人,他气势汹汹,一脚狠狠踢在方小白的身上。

    这青年人方小白认识,他叫黄俊。

    在黑水村时小白没少得到这个人的照顾,只不过现在黄俊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那副凶神恶煞的狰狞面孔,让他变得好像不再像他。

    “那些都是罪人,现在你方小白也是罪人!……我们黑水村不需要法院审判,也用不着那么麻烦,黑水村有万岁皇上判决你们的罪行,你们全都该死!”

    “呵呵,敢问这位兄弟,我们究竟犯了哪条律法,就被你们判定该死?”

    陆宇冷笑反问。

    名叫黄俊的青年一时语塞,张嘴想说什么,突然间又说不口来了。

    有村里老头上前,将这青年拉去一边,向陆宇回答道:“你们质疑我黑水村的皇上,威胁袭击甚至是想杀我们唯一的陛下,这难道还不该死?你们刚来时,我们好言相劝,让你离开这里,你们非要不听插手进来,所以你们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承担后果!在这黑水村,陛下的话就是唯一的律法!”

    “呵呵,那他们呢?他们为什么该死”陆老板瞥眼又问。

    老头朗声回答:“他们伤害了我黑水村的利益,伤害了我们每一个村民切身相关的利益!你以为他们是什么好东西?一个个人模狗样,说白了还不是为贪俩脏钱来的?我黑水村打心眼里瞧不起他们这种人!但凡任何一个,伤害到黑水村利益的人,他都该死!”

    老头话音刚落,村民人群中顿时掀起浪潮般的呼声回应,纷纷认同老头的话。

    陆老板不屑道:“嘁,绑架群体,蛊惑人心。”

    被捆绑的方小白挣扎着从地上艰难起身,那一脚可是把他给踢了个不轻。

    面对着群情激奋,小白此刻也不由得难免愤怒,他阴着脸说:“偏执,敏感,荒唐自大,自负狂热,执拗狭隘如你们,又凭什么瞧不起别人?又凭什么审判别人?若他们该死,那你们这些人魔呢?你们难道就不该死吗?”

    “哼,你终究是说出这种话来了。”

    “方小白,你并不如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善良,说白了,你跟那些人并没有差别。”

    “我早就跟陛下说,不能被你的表象蒙蔽双眼,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也不用再对你保留任何善意,你就跟那些人一起去死吧!”

    老头狞笑不已,神情隐隐有些得意。

    “佛陀尚且有怒,更何况是我!?”

    “我不在乎你们怎么看我,你们早晚都会在疯狂中自取灭亡,你们所有人都不外如是!”

    方小白愤怒咆哮道。

    “诅咒!”

    “他在咒我们死!”

    “杀了他!”

    “决不能再宽恕他!”

    “杀了他!”

    “杀了他!”

    ……

    很多很多人都在重复着三个字,空气中莫名像是有一股邪风卷起,飘进了每一个人的心中,令他们无意识的跟随着大家重复这三个字,那稍稍冷却下来的反思被彻底碾灭,他们愈发变得狂热,明明是一整个群体却放佛化成了一头邪恶的魔鬼野兽!

    陆老板神色凝重,表情冷峻。

    这种情况下如果再不走,等一下可就走不掉了,至于其他的那些人他可管不了,哪怕是我楚天他也已经管不了,毕竟就连能不能救出方小白去,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小白,我带你走,你不要反抗。”

    “我们走了,那他们呢?”

    “他们有楚天会救,我们先走!”

    “我,我不走……”

    “你这孩子傻了吧?还留在这儿等死呢?”

    “这是我的责任,我摆脱不了!……陆宇大哥,你不用再管了,你先走吧!”

    方小白态度很坚定,他就是要留在这里。

    如他所说,前世圆慧之身所遗留下的祸根,这是他所未尽的责任,而今日有此恶果,他也应该一并承担,所以他不走也不能走。

    陆宇咬牙切齿说:“好!兔崽子!……你不走的话,那我也不走,既然你解决不了这里的问题,那么……大哥我今天帮你彻底解决出问题的人,有什么后果我一肩担着!”

    “你要干什么啊?”方小白忙看过去问。

    陆宇笑了,笑容狰狞:“总不能老是让你柳姐姐那么看不起我,觉得我不是男人!你放心,我不干什么,我只是要把他们全都给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