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十四章 木棉袈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恼羞成怒之下,冲动的费山决定亲自动手。

    “本皇杀了你!”

    费山凭着愤怒冲动,一腔热血扑了上去,但别说他现在身体虚弱,就算是他身体状况良好,又哪里是青壮年男人的对手?更何况面前还是十几个人!

    一旦动手,这位土皇帝的表皮假象便被彻底揭穿。

    就好像是披着老虎皮的苍老瘦弱豺狼,终于被揭穿了底细一样,即便面前是他曾经圈养的家畜,可如今的他又哪里会是对方的对手?

    费山被打的很惨,奄奄一息躺在地上。

    所有人看着他,所有人的神情都很古怪,他们像是恍然间才发现了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常识真相,一时间让他们很是有点接受不了。

    这一天,黑水村彻底混乱了;

    这一天,黑水村仿佛化成了修罗地狱;

    正像是方小白说过的那句话,他们都会在疯狂中自取灭亡,所有人都不外如是!

    所有的不满,所有的仇怨,所有的暴力,所有的懊悔痛恨,所有的羞愤耻辱,所有的所有人,都被巨大的仇恨蒙蔽了眼睛,这股仇恨在击溃了脆弱不堪的皇朝秩序之后,宛如冲上天空的烟花,爆散而成由鲜血描绘的绚烂烟火。

    曾经因费山得势的人,欺压别人的人,一家妻小都被凌辱惨死;

    曾经因费山而得到不公待遇的人,操起刀来,重讨公道;

    曾经因被迫向费山献祭子女的人,更是怒不可遏的屠杀他人满门,以同样方式对待别人家的子女;

    就好像地宫里的两个豆蔻年华的小女孩一样……

    她们的父母,也在为着她们讨还公道,血债血偿!

    这乱象从天明持续到夕阳似血,数百口村民,上百户人家的大村黑水村,在这短短时间里人口骤减,只幸存了二三十口人。

    鲜血染红土地,聚成血洼,在夕阳之下泛着诡异而妖艳的粼光。

    而整个村子,尸横遍野……

    隐约中,有梵音在阵阵吟唱,像是叹息和悲鸣,它并没能驱散此地聚集的怨念戾气,相反,它就好像是旁观的悲悯,在冷眼静静看着这一切,看着曾经疯狂邪恶的人们被自身的邪恶所吞噬殆尽。

    “啊!!”

    “啊……”

    凄厉惊恐惨叫划破寂静天空,曾经的土皇帝费山,在这尸横遍野的村子里尖叫不止,他连滚带爬的逃着,恐惧填满了他的心神,但他却无论如何都逃不出这地狱。

    我没有杀他,在将凶灵厉鬼灌入他的身体中后,我就已经懒得再去过问这个家伙的事情。

    而他恐惧狼狈的攀爬在血海中,竟还真的侥幸活了下来。

    不过这种活着,反倒还不如死了,因为他以后的日子将会更加的生不如死,他将会跟个行尸走肉一样游荡在这恐怖如地狱的世间。

    后来,我听说了在我们走后黑水村所发生的事情。

    我对此早有预料,这是显而易见的结果,当失去那脆弱的秩序之后,便必将会有灾难降临,只是我没有想到……竟然会死了那么多的人。

    听说鲜血浸润土地三层,刮掉一层仍是一片猩红。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道,阴煞气息聚而不散,就连驱都驱除不了,即便一时驱除干净,用不了多久便会又有阴煞怨气积聚。

    陆宇道他们是活该,理应落得如此下场,我却只是一声叹息。

    对于方小白来说,他的问题应该算是解决了,只不过……这并不是他想要的解决方式,但人心如此,实难两全。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那天,我们一行人穿过荒漠返回周边的村镇,将救下的人全部放下之后,并帮他们报了警,我们这才回去敦煌市。

    重新回到人类社会之后,对于那些人而言简直恍如隔世。

    他们痛哭不已,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这件事的影响很大,甚至是超乎了我的预料,地方政府的高层,乃至高层的高层,甚至是连中央都对此作出了批示,好在事故发生在荒漠之中,与世隔绝,不然的话就想压都压不住那铺天盖地的报道。

    回来路上,我稳稳盘坐在车顶上,苏洛辰和陆宇飘飞阴身跟在我的身边。

    “佛衣圣服,木棉袈裟,竟然会在这里!?”

    “陆老板,能不能拿出来让我先瞧瞧?”

    苏洛辰一脸的诧异万分,难以置信,木棉袈裟那可是佛教的传承圣物,传说乃是佛祖所亲传的衣钵之一,曾经古时因为这木棉袈裟可没少引起祸端!

    “瞧什么瞧,有什么好瞧的?”陆老板冷哼一声拒绝。

    苏洛辰鄙夷道:“靠!小气样子!……楚天,木棉袈裟这种圣物,你怎么能给他?万一他拿去干坏事了怎么办?那罪过可就大发了!”

    “滚!”陆宇瞪眼道。

    我撇嘴摇头,神情黯然,眉头微皱,懒得理这两个人斗嘴。

    不过木棉袈裟可不是我给陆宇的,而是被陆宇给抢去的,但说起来这圣物我也不想私藏,因为它总让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若有大事发生,必将跟这佛衣圣服有关!?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陆宇以一个理由说服我,他也不为贪墨这圣物,只是这袈裟绝对不能给到小白手里。

    原因很简单——

    这圣物能够压制人皇神识印记,而我和陆宇的共识就是尽早将青柠指环取回,不让那附身恶魔再呆在方小白身边。

    若是给到小白手里,小白转脸肯定就会送还雷音寺。

    我们倒不是想敲诈勒索要好处,只是想暂时借用一下这件圣物,用完之后便就立即归还,绝不拖延。

    放在我身上,反倒不如放到麻衣坊,所以我才会将这木棉袈裟让给陆宇。

    在那地宫中的时候,我跟这位陆老板摊牌,开门见山直接问他,究竟对方小白有什么图谋和打算。

    陆老板沉默良久,这才跟我说:“我只是想让小白成为一个正常普通的孩子,所以我会取走他的天生福报通,他以后就可以离开敦煌市,去上学、毕业、上班、结婚生子,平凡过这一生,这是我的想法;而三娘想给他的却更多,三娘太贪心了,那样并不能真能的帮到小白,她就像是一个溺爱孩子的母亲,最终反倒会害了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