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九十四章 道门来人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宇苦涩回答:“只是借用而已!……这孩子的魄身,我又怎么会私自吸收吞噬,不过……圆丹魄身与人皇灵印纠缠,难分彼此,以后你如果有办法驱除的话,再将这魄身还给他吧……”

    陆宇从木棉袈裟下捧出双手,在他的手掌心正有一枚金光灿灿的圆丹,其中隐隐散发着小白的魂魄气息。

    苏洛辰愣了愣,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也很诧异,无法理解的看向陆宇,以眼神询问他为什么?

    “你们都以为我会吞噬小白的圆丹魄身,对吗?”陆宇笑了,笑着摇头:“我虽然不是好人,但也不忍伤害三娘悉心保护的他,更何况我和三娘愿意亏欠这世上所有人,却也独独不愿亏欠于这个孩子!收下吧,等以后时机到了,再将这圆丹魄身还给他。”

    我接过圆丹魄身和青柠指环,心情百味陈杂,陆宇将这圆丹魄身交还,也就意味着他彻底放弃了最后一丝求生的希望。

    将魄身纳入青柠指环中,我抬头看向陆宇,向他承诺我一定会妥善保管,等时机到了就还给小白。

    陆宇点点头,仿佛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他露出轻松的表情来。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不是你一意孤行,不是你贪图至宝,陆宇啊陆宇,你又怎么会落得如此局面?”苏洛辰冷嘲热讽。

    陆宇咧嘴一笑:“这是我和三娘的劫数,或者说是报应吧!……我只是想,赶在一切不好的事情发生之前,妥善安置好一切,可惜上天并没有给我那么多的时间,我并不后悔这么做,只是……如果……我能和三娘多沟通商量一些的话,或许……”

    “你死后,麻衣坊会怎么样?”我问。

    陆宇叹道:“我也不知道,可能会新选一任老板,可能会就此消失世间,那不是我现在能操心的事情,全看那位大神作什么决定。”

    “他到底是谁?”我紧皱眉头。

    陆宇道:“你迟早会知道的!……这群和尚来的可真慢啊……”

    话音刚落,空中突兀飘然而落几个僧人身影,为首的是法号大师,还有另外几位垂垂老矣的老和尚,而且净如法师姜离赫然也在其中。

    “佛衣圣宝!”

    “果真是佛衣圣宝!”

    “未曾想到金缕袈裟竟在敦煌出世,此乃我佛门之幸。”

    ……

    几个老和尚显得兴奋莫名,激动非常,他们难以保持昔日的庄重形象,就连目光都变得炙热几分,充斥着人间欲望。

    净如法师看着陆宇,又看向我,他眉头微皱,眼神中隐现不满。

    “阿弥陀佛。”

    法海大和尚上前一步,双手合十道:“楚天施主,陆宇施主,你们是如何得到的我佛门至宝?”

    “你佛门至宝?”陆宇回头嗤笑,神情轻蔑。

    法海和尚肃穆道:“木棉袈裟,乃佛陀衣钵之物,乃禅宗第一祖达摩的传承圣物,自然是我佛门至宝!还请两位施主归还,雷音寺众僧感激不尽!”

    “大和尚真是张口就来,木棉袈裟是佛衣圣服不假,但却不是你们的佛衣圣服!……早在千年之前,佛门就已经遗失这件传承之物,现在重新出世,即便想来讨要,可也不是这个道理!”苏洛辰冷哼一声,面对这群大和尚,他不自觉的帮着陆宇说起话来了。

    几个大和尚闻此,看向苏洛辰的眼神顿时露出不善之色,就好像小孩子到了嘴边的棒棒糖,却突然被抢走了一样,尤其是见苏洛辰和陆宇都是鬼魂阴身,更是不禁生气,金缕袈裟落在他们手中,简直是对佛门至宝的玷污!

    法海和尚点点头,却道:“此言有理,不知几位施主如何才肯愿意归还木棉袈裟?”

    苏洛辰不说话了,看向陆宇。

    我也看向陆老板。

    陆宇现在已经将要油尽灯枯,最后如果有什么心愿或者条件的话,现在是最合适提出来的机会,这可不是敲诈,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它佛教禅宗有责任寻回佛门至宝木棉袈裟,但我们可没有白白还给他们的义务,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强留这件圣物,毕竟木棉袈裟代表着整个中华大地的佛教禅宗之传承,其意义深远而厚重。

    “我只有一个条件。”陆宇说。

    法海道:“陆施主请说。”

    “我愿意归还木棉袈裟,但可不是归还给雷音寺,若木棉袈裟不会留在敦煌市,我就把它还给你们。”陆宇道。

    净如法师顿时急了:“你说什么!?”

    法海和尚微皱眉头,其它几位和尚也是眉头微皱,他们目光深沉的看着陆宇,面露难办神色。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我们也是一脸奇怪,想不通陆宇怎么会提出这个要求。

    陆宇却是笑了:“而且,我还要你们答应,那雷音寺日后不得再与麻衣坊处处为难,尤其是这位净如大法师姜离!”

    “你……”姜离气结,眸子中怒火升腾。

    “阿弥陀佛!”

    法海大和尚吟诵佛号,如钟鼓大吕般的声音响彻姜离心神之中,霎时间灭却他心中的嗔念,令他彻底冷静下来。

    又道:“此事不难,我等理应答应你的临终之愿。”

    “呵呵呵,临终之愿……”

    陆宇一阵苦涩发笑,他最后长长叹息一声,仰望天空,有泪自眼角滑落,他喃喃默念一声:“三娘,你等我。”

    陆宇伸手解开身前系扣,缓缓褪去身披的木棉袈裟。

    那瞬间,他的鬼魂阴身迅速分崩离析,化成一股股黑烟在金光之下消散,血肉瓦解成灰,露出粼粼白骨,他的动作还在继续,枯骨也仍在分离,随着白骨骨手彻底褪去袈裟,而他的身体也彻底烟消云散。

    这位麻衣坊老板陆宇,死了……

    同柳三娘一样,他也灰飞烟灭,最终什么也没有留下,但他说……他不后悔!

    苏洛辰喃喃一句,是否值得?

    苏洛依面露戚然神色,而我回答他,没有值得不值得,只在乎愿与不愿。

    几位老和尚用近乎颤抖着的双手,奉迎而回金光璀璨的金缕袈裟,他们小心翼翼,神情肃穆而虔诚,恭恭敬敬的对待着佛衣圣服,就如同在向着佛陀朝奉。

    “阿弥陀佛。”

    法海大和尚双手合十,恭敬诵念,最后他又看向我问道:“楚天施主,方小白他似乎七魄有缺,这是何因?”↙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这和你无关。”我冷漠回答,不想再让这大和尚多管闲事。

    法海大和尚却道:“方小白与佛门仍有缘法,如果方便的话,我可带他回阐云寺休养伤势,远离这敦煌之处。”

    “不必!”

    “我们告辞了!”

    我直接拒绝了这法海大和尚,都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还想带小白走?不可能的事情!

    可就在我们刚要走的时候,道门五宗的人终于姗姗来迟赶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