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九十九章 是祸非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曾是殷皇麾下神魔将,但如今却已经不再效忠于那位人皇,所以她才没有出手助柏桑取得人皇神识灵印,甚至是从始至终她都没有露面。

    这情况听起来与凝舞很相似,但在我心里却还有更多存疑的地方。

    比如说,幽冥阎君,又是否知道这老妇人的底细?

    我摇摇头将心中疑问抛却,又向她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出手帮我?只要告诉我凝舞的下落,我就能解决这件事,你也就不用担心殷皇归位之后会发生什么事,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楚天……”

    “事情并非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说过,你解决不了这件事,更阻止不了殷皇归位,他终将会从混沌时空长河之中归来,这并不以个人意愿而改变。”

    老妇人耐心与我解释,她一再重复着说,殷皇回归人皇之位乃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这在远古之初,便就已然被三界所确定。

    “我不在乎什么殷皇归不归位的问题,我只在乎凝舞,我要找到她,不再让她为我傻傻的付出牺牲!”我认真道。

    老妇人叹道:“精神可嘉,但我爱莫能助。”

    “为什么?这对于你来说,不过是张张嘴动动手的事情,为什么你不愿意帮我?”我愤怒吼道。

    老妇人却好笑反问:“为什么,我一定要帮你?”

    面对这个问题,我顿时间哑口无言。

    我很不甘心,也很愤怒,但对于这种情况,我却很无能为力,她若执意不肯告诉我关于凝舞的消息,我又能拿她怎么样?

    难不成在这麻衣坊结界世界里,与她这位幽冥神格之主相斗吗?

    且不说,我能不能打得过她,即便是我能,我又可以从她口中逼问出关于凝舞的消息吗?

    老妇人幽幽又道:“不管再怎么聪明的人,只要不能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看待问题,那所得出的结果都将是片面的,这么说或许楚天你还不能理解,不过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所说的话。”

    我生气瞪着她!

    又在打哑谜,卖关子,你们这些修为高深、实力强大的人,做事情为什么都喜欢磨磨唧唧?

    为什么就不能直接把话说个明白?

    老妇人缓缓从座椅上起身,她身形佝偻,驼背弯腰,像是身体时刻在承受着岁月之重,她喃喃着自言自语说道:“麻衣坊可不能没有老板啊,哪去找合适的人选呢?头疼,这可真是让人头疼……”

    我望着她,不停脑筋急转,思考着该怎么把凝舞的事情问出来。

    “咦……”

    老妇人突然轻咦一声,整个人莫名消失了!

    我呆愣瞬间,连忙向着麻衣坊后院房间跑了过去,因为老妇人突然又出现在尹素兰的房间里,并把襁褓的婴儿半缘伸手抱在了怀中。

    “你是谁?”

    “放开半缘!”

    尹素兰惊叫一声,可随即迎来老妇人一个威严目光,她整个人的心神陷入恍惚,身体软绵无力的倒了下去。

    我和苏洛辰几乎同时赶到尹素兰的房间,全神戒备凝望着这老妇人。

    “放下那个孩子!”我阴着脸沉声道。

    老妇人却笑道:“好一个唇红齿白的娃儿,粉嘟嘟的真讨人喜欢!可惜啊,就是少了点人气儿……”

    “叫你放下那个孩子,你听到没有!?”苏洛辰手持雷精鞭,低吼道。

    ﹤看-最-新﹥

    ﹤章-节﹥

    ﹤百-度﹥ 

    ﹤搜-索﹥

    ﹤-追-﹥

    ﹤-书-﹥

    ﹤-帮-﹥

    老妇人瞥我们一眼,冷哼道:“那么紧张干嘛?我又不会伤害这娃儿!”

    “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楚天,这人是谁?”苏洛辰问。

    我告诉他,这老妇人乃是此地麻衣坊之主。

    老妇人确实没有伤害半缘,但她似乎很喜欢这个孩子,我能明显感觉到她看着半缘的目光中,隐隐有着不一样的东西存在。

    “楚天,这可爱娃儿你是从哪得来的?”

    “跟你没关系!”

    “受孕尸身,鬼胎降生,此为小白那孩子的菩萨力福报通所造就吧?世事玄妙,当真是不可思议!……半缘这娃儿与我有缘,既然遇见,我总不好空手而来,总要备些见面礼才行!”

    “你想干什么……”

    还没等我一句话说完,那黑袍老妇人伸出枯树皮一样干瘪的手,以食指在半缘眉心轻轻一点而落。

    霎时间,有神格之力汇聚而来。

    小半缘似乎感受到了痛苦,“哇哇”痛哭不止,在老妇人的怀里吵闹不停。

    “放开他!”

    苏洛辰怒吼一声,提起雷精鞭便就冲上去。

    老妇人露出怪笑,她并不与这位天人转世硬拼交手,以神格之力在半缘眉心凝聚之后,她整个人的身形陡然间消散无踪,轻松躲过苏洛辰的攻击。

    而苏洛辰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连忙接住襁褓中的小半缘。

    这时,四周再度传来老妇人的声音。

    “楚天,这娃儿尸身娘胎受孕,鬼灵阴身降生,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世界上,故而他生来便就有天年不足之症。”

    “我刚刚此举,是为救这娃儿,你可莫要自作聪明驱除神格之力。”

    “作为此番机缘报答,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小秘密!……碍于神魔将的誓言承诺,我不能直接告诉你九尾香狐妃的下落,但是此番人皇神识灵印被占宗神机子所得,很快他就能以灵台推衍出结果,届时你自能得到关于凝舞的消息。”

    ﹤看-最-新﹥

    ﹤章-节﹥

    ﹤百-度﹥ 

    ﹤搜-索﹥

    ﹤-追-﹥

    ﹤-书-﹥

    ﹤-帮-﹥

    “只是……届时你也需要作出抉择,好自为之吧!”

    悠悠荡荡之声徐徐散尽,那老妇人离开麻衣坊,彻底不知去向。

    苏洛依和其他人这时候也赶到,她们也听到了刚刚那番话,在将尹素兰从地上扶起后,苏洛依连忙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

    简单告诉她经过之后,她俏脸立即变得煞白。

    “小半缘他没事吧?”

    “没事,放心。”

    苏洛辰温言安慰,将襁褓中的孩子交到苏洛依手上,小半缘似是受到了惊吓,还在哭闹不止,直到回去尹素兰的怀抱中,这孩子才渐渐安静下来。

    “这件事你怎么看?”我问。

    苏洛辰凝重回答:“是祸非福!”

    我沉吟下来,望着小半缘眉心处正在渐渐消散的一点红痣,那是神格之力凝聚的显相,我不由得也有了跟苏洛辰一样的感觉。

    此番,是祸非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