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一十章 一人承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http://)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txs)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http://)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txs)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http://)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txs)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http://)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txs)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http://)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txs)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http://)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txs)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http://)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txs)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http://)
无广告小说网(百度笔趣宫txs)
-->

        一言不合便就开打,场面立即陷入混乱中。免-费-首-发→【追】【书】【帮】

    对方这些道门弟子似乎是忘了,若论法术修为,阴门传承自然不如道门五宗,但若论打架斗殴,那凭的可是人多势众!

    随着我横眉竖目,挥手下令,我身后的一众阴门六派弟子乌压压就扑了上去。

    我一马当先冲向符宗弟子云奉,显然这家伙是他们中领头的,也是修为实力最为厉害的,打架贵在拼快、准、狠,哪一方先丧失战斗力哪一方自然就获得了胜利。

    道门这些弟子可没有料到我们竟然说动手就动手,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不过,那云奉反应极快!

    他见我向着他冲去,冷峻面孔浮现一抹阴狠,手中掐诀御器,自他袖中突然激射而出一道金光,直袭向我的咽喉,令人完全猝不及防。

    这是想要的命啊!

    我冷哼一声,起手间突兀凝聚虚灵金枪,枪尖直指剑尖,精准无比。

    “叮——”

    金铁交击,清脆之音骤起。

    以虚无凝聚而出的虚灵金枪,并不是这件法器的对手,只稍稍阻隔瞬间便就寸寸断裂。

    而我,要的就是这瞬间!

    虚灵冰凝聚而出,几乎眨眼的功夫便就将那道金光冻成了冰坨,再以元神之力隔绝他的御器法力,这柄法器当场脱离云奉控制,被收摄回了我的手中。免-费-首-发→【追】【书】【帮】

    红绳编缀,铜钱为身,原来竟是一件道门驱邪法器金钱剑。

    法器转瞬被夺,这可让云奉惊骇万分。

    他还想再施手段,而此刻我已经来到了他的近前,抬脚踏地,地气霎时间涌动而起冲击他的魂魄,随后我握手成拳,一拳砸向云奉的面门。

    “砰!”

    这一拳砸了个结实,云奉整个倒飞出去三四米远,重重摔倒在地起不来身。

    他大意了,也疏忽了!

    原本应对妖邪无往不利的法器,在攻击人身的时候威力大打折扣,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自然不惧他那驱邪金钱剑,甚至是就连他的护身符石此刻都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

    而接下来,可就好办多了!

    一众阴门弟子以风卷残云的气势,径直将这几个道门弟子吞没进人潮之下,暴揍痛呼惨嚎之声叫个不停。

    不大会,几个人像是死鱼般被扔在地上,脸上鼻青脸肿,鲜血横流,身上肮脏不堪,宛如乞丐。

    我招呼身边人把他们捆起来,押着这几个家伙来到南冥村中央,直接绑在柱子上,那么久以来,我还从没有这么舒爽的出一口恶气,而接下来……就静静等道门五宗过来赎人。

    这场混乱从开始到结束,不过短短十几分钟。

    整个南冥村的人看着我们,无不目瞪口呆,大部分阴门弟子本来就持观望态度,说白了就是围观看热闹来的,而现在他们彻底傻住了!

    那些目光充满难以置信,谁也没有料到竟然会这么干,竟然敢这么干!

    “住手!”

    “你们……你们都疯了吗?”

    匆忙赶回的宫商羽看到这一幕,险些没有气的背过气去,他大步小跑来到我的身前,冲我训斥质问:“楚天!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宫前辈,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这几个道门弟子罔顾五宗之令,邪淫欺压我阴门六派,我现在不过是在惩奸除恶罢了。”我平静回答。

    “惩奸除恶?”

    “惩的哪个奸,除的什么恶?”

    “我看你现在根本就是冥顽不灵,无可救药了!”

    宫商羽简直气到浑身发抖,他当即就想命人解开这几个人,我向左右示意眼神,肖山、苏洛辰、段不凡、李宗国当即冲了上去拦住,而其他人此刻冷静下来之后,考虑到后果不禁有些皱眉,毕竟……那可是道门五宗啊!

    “宫前辈,这几个人不能放。”我摇摇头道。

    宫商羽怒吼道:“你闯了大祸还不够,难道还想搭上整个阴门六派吗!?”

    一声喝问,直击心神。

    宫商羽是真的发怒了,他已然默运身体精气,随时准备以斩妖门术数动手了。

    “是非对错,自有公断,我不想解释!……但,难道前辈您不明白,委曲求全换不来尊重和怜悯,只会让他们更加变本加厉!今天,几个道门小辈就敢对我阴门六派指手画脚,那明天,我阴门六派是不是要成为道门的附庸和奴隶?”我喝声反问。

    宫商羽大手一挥,斥道:“少在老子面前摆大道理,阴门六派落此困境,那还不是因为楚天你!?”

    “是!”

    “的确!”

    “我不否认,确实是因我楚天,才害得阴门受此屈辱。”

    “所以,我今天就要讨还这公道。”

    “你们所有人都听着!……我,阴门行人派三十四代弟子楚天,一没有勾结邪魔妖道为祸世间;二没有杀害道门弟子任何一人;三更没有纵容门下弟子残害人命。”

    “我楚天受屈,可以!”

    “但是,阴门传承岂可受此大辱!?”

    我环视周围众人,向他们发出暴喝质问,如果我楚天的罪名属实,证据确凿,那道门五宗要求阴门传承协同调查,这本也无可厚非。

    但现如今,这件事即便连道门都已经不予追究,凭什么阴门六派还要继续受欺负?

    说穿了——

    就是这几个家伙,公报私仇,携私报怨,刻意欺凌我阴门六派!

    听我这么说,在场所有阴门弟子顿时一片哗然。

    苏友道这时也站出来帮我说话,关于苏洛依赢得符宗胡哲彦符石,而胡哲彦耍赖不认账,由此记恨阴门六派的事,有些人也是听说过的。

    之前道门高人离开南冥村,独有这几人继续留下,还打听苏洛依下落,可见他们究竟在打的什么主意。

    这件事还只是其一;

    更过分的是他们以莫须有借口,给行人派客卿弟子肖山扣上了子虚乌有的罪名,逼得肖山不得不离开南冥村,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宫师兄,这事儿我支持楚天的决定,阴门传承虽不如道门,但他们也不应该视我们以卑贱可欺。”走阴派岳渊道。

    “我也支持楚天,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折纸门甄昆道。

    “宫师叔,我们也是应该表现一些态度了。”煞鬼门屈臻劝道。

    “宫爷爷,楚天小师叔并没有做错啊,他们这些人难道不该打吗?”灵媒派赤玉龙问。

    ……

    六位清肃者,已然有四位表明态度,行人派清肃者李宗国更是我的徒弟,现在就只剩下他宫商羽一人了。

    宫商羽气急败坏的恼怒道:“如果道门五宗兴师问罪,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摆事实,讲道理!……如果有什么后果,我楚天愿意一肩承担,总之这几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放!”我目光坚定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