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一十三章 问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和六位阴门清肃者陪同道门符宗掌教真人前辈,在一众阴门弟子的夹道欢迎中走进了南冥村。

    符宗真人说,想看看我是怎么发落那些人的。

    这话中意思虽不太明显,但也隐隐透出了点责问意味,我心中不由得紧张一跳,身后的六位清肃者更是面露担忧,可事已至此,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楚天楚天楚天……”

    “听出来没?人家是来兴师问罪的!……你这要是发落的不好,铁定要倒大霉了!”

    苏洛辰冲我挤眉弄眼,以心神传音贱兮兮笑着。

    “你给我滚!”

    我没好气儿瞪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来给我添乱?

    老子要是倒霉了,你以为你还有好?

    我偷偷瞧一眼符宗真人前辈,他神情淡然,面无表情,眼眸深邃如浩瀚星空,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我咬着牙,死就死吧!

    一行人来到南冥村中央,立即便就看到了被绑在柱子上的云奉和胡哲彦等人。

    他们半死不会的,像是完全蔫了的茄子挂在柱子上。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很明显的皮外伤,鼻青脸肿都是轻的,有个人鼻子塌陷,鼻血横流,血了呼啦的干巴巴粘在脸上,他们脏兮兮臭烘烘的完全活像是几个十恶不赦的囚犯乞丐,就这么被曝晒在太阳下。

    一众道门高人见此,脸上顿时便就浮起怒火。

    堂堂道门符宗亲传弟子,竟然遭受了如此羞辱对待,这简直就是在打道门符宗的脸,如何能让他们不动怒?

    如果不是碍于宗门掌教就在这里,他们恐怕都要暴起发怒了!

    即便是符宗真人,此刻脸色也非常不好。

    真人前辈一眼瞥见几人情况,随后向着我看过来,以凌厉眼神冲我们询问——这是何意?你们想怎么解释?

    宫商羽、林英、岳渊、屈臻等六位清肃者满脸尴尬;

    所有阴门弟子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大家心中都有着同一个认识:符宗问罪,阴门六派即将大祸临头了!

    “掌门,救命啊!”

    “阴门楚天不但和邪魔妖狐勾结,现在还想杀了我们啊!”

    “师叔祖,快救救我们啊!”

    ……

    原本半死不活的胡哲彦,此刻见到救星终于姗姗来迟赶到,立即便就拼命挣扎,扯着嗓子哭嚎。

    其他人眼里也不禁浮起希望光芒,要知道……他们之前近乎已经等到绝望了!

    符宗真人收回压迫性眼神,转而向胡哲彦等几人问:“如实招来,你们到底犯了什么罪过,竟惹起阴门六派弟子众怒?”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呃……”

    胡哲彦顿时语塞,眼神中浮现慌张,一时间竟答不上来。

    其他人纷纷低着头,不说话了。

    尤其是那位师兄云奉,他不敢对视符宗掌门真人的眼睛,躲闪着默不吭声。

    “云奉,你来说!”符宗真人点名道。

    云奉被吓一跳,他壮着胆气咬牙回答:“回禀掌门,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就被这群凶徒暴起围殴,然后阴门弟子就把我们绑在了这里!……请掌门明鉴,我们实在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惹到了他们这些人。”

    “哦?”

    “明通!”

    符宗真人头也不回,径直唤出一个名字来。

    “在,掌门师叔。”道门弟子人群中走出一个面貌威严的中年人。

    符宗真人又道:“云奉乃你亲传弟子,对于他所言辩解,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掌门师叔,云奉并非首恶,更非死不悔改的顽劣弟子,还请掌门师叔明鉴。”明通道人求情道。

    符宗真人点点头,却又摇摇头:“我辈道门弟子,修行需先修心,先斩心中魔,方才能诛这世间魔!……云奉既是你门下之徒,理当由你以师法管教,是从轻处罚,还是加以严惩,你可酌情处置。”

    “是,掌门师叔。”

    明通道人额头上瞬间见汗,恭敬回答。

    我们一群人被这一幕弄的有些莫名其妙,有些没看懂这算是怎么回事,听符宗掌教真人的话中意思,似乎……是想让云奉的师父明通道人予以严惩啊!?

    毕竟,若是由掌门处置,其余人还可以求情;

    但现在掌门直接把皮球踢给了明通道人,这其中意味就很明显了——你不是想求情吗?那么好,现在就交由你自己处置,在众目睽睽之下,倒要看你明通怎么处置自己的徒弟!

    明通道人施礼过后,走到柱子上的云奉面前。

    “师、师父……”

    “云奉,为师再给你一个机会!如实招来,你们究竟犯了什么罪过,竟惹起阴门六派弟子众怒?”

    明通道人神情威严,眼神带有着压迫性,直视云奉的眼睛。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直到这一刻,整件事已经很明显了!

    道门符宗以宗门掌教为首赶到,那目的已经不言自明,他们并不是向阴门问罪而来,他们实则……是向这几个道门弟子问罪而来。

    若不从实招来,必将遭受严惩;

    若从实招来,明通道人才有从轻处置的理由,毕竟他云奉并不是此地首恶;

    那么首恶又是谁呢?

    自然……谁最害怕,谁最惶恐,谁最惊恐欲绝,便就是谁了!

    胡哲彦瞪大了骇然的眼睛,他难以置信看着明通道人,又看向符宗掌教真人,最后又疯狂的在道门高人的人群中拼命寻找——他的师父呢?他的师父明承道人呢?为什么明承道人没有赶来救他?

    至于为什么,答案已经很明显!

    但胡哲彦却不敢承认,他如何敢承认即将发生的事情?因为……他就是那个首恶!

    就在他绝望中煎熬的时候,那边道门弟子云奉,已经心如死灰的娓娓到来所有事情,而这些事情听在阴门弟子耳中,不由得再度激起了众怒,听在道门高人耳中,也不禁让他们面红耳赤的羞恼不已。

    道门五宗——怎就会了这种劣迹斑斑的修行弟子!?

    等云奉如实招来所有事情,胡哲彦彻底绝望,此刻他就连辩解的勇气都已然失去。

    云奉并没有添油加醋的说任何一句虚话,每道一件事,都曾是真实发生过的,但也都直指着胡哲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