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一十五章 私人的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符宗掌教真人一席话,彻底扫去笼罩在整个阴门六派头上的阴霾。

    惶惶担心那么久,对于阴门六派来说,现在终于有了能够正名的结果,终于不用再忍气吞声的受人欺凌,这让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激动笑容。

    我长长松了一口气,彻底放下心。

    之前被苏罗辰三番两次的刺激,吓得我也不由得胡思乱想,总感觉这次是要玩完了。

    不过总算,道门符宗可比我想象的要通情达理的多!

    恩……

    不愧是道门五宗!

    不愧是道门五子!

    若非如此,他们怎么可能会拥有那般在世仙人的待诏境界?

    “少拍马屁!……我符宗弟子已经惩处,而且远比你楚天发落的结果还要严重,不但为阴门重聚人心,还为你洗刷了罪名,你还满意吗?”符宗掌教真人以元神传音道。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恭敬回答:“满意满意,十分满意,多谢真人前辈!”

    “那么,现在是不是该论一论你楚天的事了?”符宗真人又传音问。

    我的事?

    我的什么事?

    我心中陡然一个激灵,突然间回过味来,难怪会有堂堂掌教真人亲至,原来是别有目的来的!

    “宫道友,林道友,能否寻个方便说话的地方?我有些事要与楚天小友谈一谈。”符宗真人开口问。

    我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暗骂。

    小事处理完了,现在终于是要谈到正事了,说实话,我一百个不愿意别人来谈我的事,因为一谈就绝对没啥好结果!

    宫商羽和林英愣愣回过神,道:“去清肃宫吧!”

    “不行!……呃,林前辈,还是去你家里吧!我要和真人前辈谈些……谈些比较私人的事儿!”我连忙提议。

    “私人的事?”

    符宗掌教真人深深看我一眼,轻笑不语,没有反对。

    林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他还是答应了下来,林英向道门众人道声请,头前带路回去林村长的家中作客谈事。

    “为什么不去清肃宫呢?”苏罗辰悄声问我。

    我没好气回答:“你傻啊!我现在身上有一堆大麻烦,连灵台供奉祖师灵位都被驱逐了,怎么可以进清肃宫?进去那里面的话,我怎么面对行人派祖师之灵!?搞不好,列位六派祖师之灵能从祖师画像里跳出来,找我的麻烦呢!”

    “我把这茬给忘了!”苏洛辰叫道。

    ……

    南冥村,林英村长家中。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在场的人除林英之外,还有六派清肃者,以及符宗掌教真人和道门各位高人,再然后就是我和苏洛辰了。

    我不知道这位真人前辈想找我谈什么,但是参与进来的人自然越少越好。

    如果不是真人前辈说,此事须有六派清肃者作为见证,就连屈臻、甄昆他们,我也想统统赶出去!

    “人都到齐了,那么,我就开门见山直说了。”

    “楚天……”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还是阴门传承弟子吗?”

    符宗真人前辈开口淡然问。

    我暗叹一口气,该来的果然躲不掉,经过激烈思想斗争之后,我回答道:“我心在阴门,扪心自问还是阴门弟子!”

    “这是什么意思?”宫商羽和林英皱眉。

    “楚天,你……”

    甄昆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我,而李宗国闷不作声没有说话。

    话中意思已经很明显,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现在已经不再算是阴门弟子了。

    真人前辈又问:“魔尊汨罗所留魔性种子的事,道门已从班禅活佛弟子净如法师那里得知,难怪……难怪诛灭白龙之时,有道门弟子明明亲眼所见你被人皇神识灵印侵身缠魂,最后你却好像没事儿人一样离开!……如此说来,魔性种子已经显相化身,并成为了你,对吗?”

    “姜离那个嘴欠的家伙!”苏洛辰恨恨嘀咕一声。

    “是的!”

    我无奈叹气,如实回答:“那天之后,我灵台供奉的行人派三师灵位就被驱除了,所以……我也就请辞了行人派清肃者之位。”

    真人前辈看向李宗国问:“行人派祖师之灵对此怎么说?”

    “祖师们……祖师们让我见到师父之后,不惜代价将师父诛杀,避免他堕入魔道!……不过,我相信师父绝不会堕入魔道,师父仍是行人派的宗师,师父绝不可能与邪魔为伍!”李宗国坚定道。

    好徒儿……

    我看向李宗国,心中不禁一阵感动,真没白收你这个徒弟!

    然而,其他人心里可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这消息可远比我们打了道门弟子的事,还要震撼的多的多了!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他们纷纷看向我,像是在看着怪物。

    真人前辈摇头道:“此事与相信不相信无关,魔性种子不能驱除,此事便几近无解,即便是你如何相信,日后楚天一样会与魔性种子融合为一体,不分彼此。”

    “前辈想说什么,不妨就直说吧!”我咬牙说道。

    符宗真人稍稍沉吟,道:“人皇归位在即,占宗前辈神机子断言你会担当重任,所以此事只能暂时搁置,留待以后再设法解决,但是……我想亲自问一问你楚天,你以后该当如何抉择?”

    旁人或许没明白这位道门符宗真人问话的真实含义是什么,但我听的清楚。

    所谓抉择,其实是指……

    不论人皇归位之事最终如何,我终将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生,则与魔性种子融合一体,化身邪魔;死,则将会和凝舞分离,那将是永远的一种陨落,因为我就连任何轮回往生的希望都不会有,更没有一丝一毫的余地!

    唯有灰飞湮灭,才能彻底消灭魔尊汨罗所留的魔性种子。

    我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也并不是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只是当下连人皇归位之事,最终是生是死都还难说,再去想那些事情未免自寻烦恼。

    而符宗真人前辈所问,便就是在问我——

    我是否会愿意面对那种结果,又是否有勇气斩灭自己,最终……又是否心甘情愿与我的妖魂鬼妻凝舞,就此诀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