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一十七章 指镜入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真人让我盘膝坐下,默运调息之法沉静心神,展开我的元神灵台,全身心接受他所施展的法术。

    我照做之后,真人便开始施法。

    他伸出一指于空中虚划,一抹圆镜映亮柔和光芒,从虚空中凭空而现,将我的面容身影完全映照出来。

    “去吧!”真人伸出手指一点,口中轻道。

    苏洛辰叹息一声,喃喃道:“果然,果然是指镜入妄!……楚天,你可好自为之啊!”

    而我,霎时间只觉元神一片恍惚,如堕虚幻之中,周遭环境和人都模糊和消失,那眼前所有的一切也都仿佛不再真实。

    这种感觉很短暂,但却又仿佛很漫长。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我自身也变了!

    原本是白天,现在却是黑夜;

    原本我是行人派宗师,现在我却是一个少年孩子;

    原本应该在南冥村林英村长的家中,而现在,我却在北邙村自家的祖宅中;

    我仔细看着身边环境,有些意外和恍惚,这是幻觉吗?

    可为什么如此真实!

    “阿天?”

    “阿天?”

    ……

    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我身旁,我整个人的心脏都不由得在激动和颤抖,这亲切的声音我太熟悉了,它几乎陪伴着我长大,严厉却又关怀的照料着我整个童年。

    “爷爷?”

    我看着面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老人,突然就湿润了眼眶。

    昔日,爷爷被潜进北邙村偷盗行人派传承之器的妖人害死,我甚至都没能见到爷爷最后一面,而现在爷爷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的目光那样慈祥而无奈,望着我重重叹息一声。

    我彻底遏制不住情绪,我痛哭着扑了过去,扑到爷爷的怀中,那一刻我哭的就仿佛是一个孩子。

    我不停说着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回来的晚了……

    爷爷抚摸着我的脑袋,不忍再责骂我什么,他又长长叹息一声,说:“我和你张伯商量好了,现在只有为你找个更厉害的媳妇,才能镇得住那只厉鬼,这样的话,它就不敢再来害你了!”

    “小天,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等先躲过这一劫再说,以后再想别的办法解决你那鬼媳妇。”张伯无奈道。

    我从痛哭中慢慢回过神,这才回想起来现在是在哪,又在发生着什么事。

    那个夜,我一生难忘。

    我紧紧抱着爷爷的胳膊,在惊慌失措中跟着爷爷踏上北邙村的羊肠小路。

    鬼火灯影泛着诡异绿光,悠悠荡荡。

    我害怕的浑身颤抖,而爷爷却明显镇定的多,他一路撒着纸钱打点拦路鬼魂,不时敬上三柱长香供孤魂野鬼们食用。

    再次来到北邙山极阴之地,再次来到孤零零的野坟丘前。

    爷爷恭敬中也不免惊慌,他祭上香烛贡品,告明坟中仙人所发生之事,这时有一个极好听的声音突兀出现,带着一抹玩味笑意。

    “小弟弟,姐姐嫁你,你以后都听姐姐的好不好?”

    凝舞!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是凝舞的声音,是凝舞在说话。

    我像是被惊雷所轰击,愕然呆愣在原地,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凝舞……她还在这里还在北邙山!

    爷爷一巴掌抽在我的后脑勺,把我给打醒:“臭小子,还愣着干嘛,赶紧发誓!”

    我摸了摸脑勺,有疼痛感传来,我激动又惊喜的将右手举过头顶,伸出三根手指掷地有声的郑重誓言道:“皇天在上,后土为证,我若娶凝舞为妻,此生定当不离不弃,永不辜负!”

    “咦?你怎会知我的名字?”凝舞轻咦,奇怪问。

    我露出温柔笑容,回答:“许是前世有缘,今世才能相遇!……姐姐,你愿意嫁我吗?”

    “小小年纪,油嘴滑舌不学好!”凝舞调皮哼一声,随后又道:“姐姐应你了,也记着你的誓言,只要你不负我,姐姐会一直对你好!……明日午夜,你们便准备好轿马,过来接我吧!”

    爷爷连忙又点燃三炷香插在地上,拜了之后情急道:“我这孙子招惹了东西,只怕是等不到明天啊,今晚的性命都难以保住!”

    “这点不必担忧,我选中的夫君,她不敢放肆。”凝舞淡然回答,声音悦耳动听。

    一股粉红色的烟雾从野坟丘中飘出来,在我眉心凝成粉红色的桃花印记,看起来活灵活现,宛若真实。

    爷爷眉头一皱,嘴唇嗫嚅了几下,终究是没有说出话来。

    “那就多谢大仙了!”

    “走吧!”

    爷爷一拍我的肩膀,带着我离开北邙山回家。

    离开时,我频频回头远望,望着那个野坟丘,望着那个我日夜思念的人儿。

    “小弟弟,这就舍不得姐姐了?”凝舞调笑话声出现在我耳边。

    我温柔而笑:“姐姐声音那么好听,当然舍不得,我现在就迫不及待想要迎娶姐姐过门呢!”

    “花言巧语!……莫急,姐姐既然应你,便就是你的人了,待明日来迎娶姐姐过门,我们就可以一生一世在一起,再不分离。”凝舞道。

    我郑重点头:“好,凝舞你等我!”

    下山之后,我和爷爷返回北邙村的家中。

    第二天的白天,那厉鬼果然来犯,它吸食了两个人的精魄,凶性大发,不等到入夜之后,拼着被阳气灼烧也要来取我的性命。

    爷爷安排青壮汉子,身穿红袍,用十几只大公鸡来驱鬼。

    但奈何,这厉鬼实在厉害,它豁出去性命也要来杀我,它要报仇要拿我来陪葬,最终,我眉间桃花印记凝成一只精巧的袖珍小狐,将那只厉鬼重击而退。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啊!!”

    诡异凄厉的叫喊声回荡不止,而厉鬼消失不见踪影。

    爷爷他们纷纷松一口气,可看着我的眼神却是又喜又愁,喜的是我这鬼媳妇真能制住那厉鬼,可愁的是……我以后又该怎么摆脱这只厉鬼。

    因驱魔而引来更厉害的邪魔,这可不是好办法啊!

    我却是露出笑容,轻轻摩挲着额间桃花印记,我能明显感受凝舞的气息,她现在就在我的身边,保护着我的一切。

    是夜,一切准备就绪。

    长长的迎亲队伍向北邙山而去,我身穿新郎服,胸前挂着红绣球,一路在鬼火重重的夹道欢迎下,去往北邙山的极阴之地。

    我将迎娶凝舞过门,成为她的夫君和丈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