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一十八章 洞房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越是往北邙山的极阴之地走去,那拦路讨要喜钱的鬼魂鬼火便是越多,爷爷和村里的几个老人长辈毫不吝啬的布施,明明是迎亲队伍,却是撒了白茫茫如同雪花的一路纸钱。

    村里汉子哪见过这种阵仗,一路上连大气儿都不敢喘,心惊胆战的在重重鬼火夹道欢迎之下默默走着。

    迎娶鬼妻,结成冥婚;

    而且还是那位大人物的大日子,身属北邙山之地的孤魂野鬼无不来捧场。

    一是来见证大仙的出嫁;

    二是好奇那如意郎君长什么模样;

    数不清的调笑目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它们时不时开着玩笑,引得北邙山就没停过那令人头皮发麻的鬼笑声。

    我心有所感,在深夜中向着不远山头眺望。

    我看见了两只黄鼬在注视着我,其中一只年迈老黄鼬还拄着拐杖,她的眼神富有着人类的复杂情绪,既高兴却又担忧,而她身边的可爱小黄鼬,用后足站立起身,十分聪明机灵的小眼睛里闪烁着懵懂的光芒,它用爪子不停比划,像是在和身边人沟通着什么。

    “那是……”

    “黄苓奶奶和黄小翠儿!?”

    我惊喜不已的望着他们,不由得露出笑容。

    彼此相望,视线对视。

    我停下脚步拱手躬身向它们遥遥而拜,昔日我为爷爷报仇的时候,可真是幸亏有黄苓奶奶舍命相助,否则的话我也早已死在那走阴阴师手里。

    黄苓奶奶拄着拐棍很是诧异,不过随即也向我有模有样的还礼,而小翠儿则更加好奇的看着我了。

    “阿天,你在拜什么?”爷爷奇怪问我,也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

    我敷衍说:“没什么,爷爷,有感而发便就拜拜了。”

    “快走点吧,别耽搁了吉时。”爷爷嘱咐我道。

    迎亲队伍继续出发,没多会儿,便就来到了那处野坟丘前,爷爷点燃三柱香,取来铜盆,将一件折叠好的红嫁衣和嫁妆放在里面烧了。

    我正期盼时,一道熟悉而曼妙的身影忽然映入眼帘。

    她白衣胜雪,缓袖如云;

    她身姿窈窕,粉黛如画;

    如墨般青丝自然披散在身后,迎着风儿飘荡,那双极致妩媚温柔的桃花眼异常的好看,眼波流转时,流露出勾魂夺魄的神采。

    我,不由得看呆了……

    因为太过激动,我不由得就湿润了眼眶,多少日夜的朝思暮想,那股子思念终于在这夜倾泻而出。

    真的是凝舞!

    我忘记了自己在哪,更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如果这是虚幻梦境的话,我甘愿认它为真实!

    “小色狼,姐姐好看么?”凝舞俏皮一笑,冲我眨动着眼眸。

    我沉浸在凝舞那震撼人心的美丽中,愣愣点头:“好看,可好看了!”

    “好看也不用感动到想哭吧?”凝舞掩嘴噗嗤一笑,霎时间百媚横生,发出一串犹如铜铃般清脆动听的笑声,她又故作娇羞说:“那姐姐嫁与你,你愿意吗?”

    我咧嘴傻笑:“愿意,当然愿意!得妻如你,夫复何求?”

    “那还不赶紧带我回家?傻相公……”

    凝舞旋身消散成一阵烟雾,钻入进野坟丘中消失不见。

    几个红袍汉子在爷爷安排下恭恭敬敬上香,又施以大礼叩拜,待礼毕之后,爷爷大吼一声:“动土!”

    铲子掘新土,渐渐挖掘。

    很快,凝舞的铜棺被挖掘出来,不等爷爷吩咐什么,我已然冲上前将铜棺紧紧抱在了怀中。

    爷爷看着小棺材上密密麻麻的符文,眉头一皱,不过便又舒展开来。

    新娘子接到,返程回村行拜堂礼。

    我抱着铜棺一刻不舍撒手,而在我身后的纸扎花轿里,凝舞不知何时突然坐入其中,她俏皮的撩开珠帘,探出身子冲我嫣然一笑。

    我心中暖暖的,不停嘿嘿傻乐:“回家,媳妇儿,我带你回家……”

    冥婚礼堂,告祭先祖;

    主持冥婚礼仪的老婆子大喊道:“一拜天地!”

    我抱着铜棺,朝门外寂静天地恭敬拜礼。

    “二拜高堂!”

    大堂上就坐着我爷爷,拜过之后,老婆子又大喊道:“夫妻对拜!”

    我将铜棺放下,一整衣冠,双手交叠之后躬身以礼,真诚而诚挚的完成这最后一拜。

    “送入洞房!”

    拜礼完毕之后,我被推入了早先布置好的房间。

    望着喜床上端坐着的新娘子,望着身穿红嫁衣、盖着红盖头的妖魂鬼妻,这瞬间我百感交集,一股子激动莫名涌出,这让我很是有些手足无措。

    凝舞轻声笑道:“相公,你在看什么,还不赶紧过来?把我的红盖头掀了,从今往后,我便是你的人了。”

    她语气轻柔,可环境却有些诡异,显得瘆人无比。

    我乖乖听话走过去,在她的身旁坐下,近距离看着凝舞,心中不免更加激动了,她……现如今就在的面前,她哪里都没有去!

    “掀吧!”

    凝舞像是哄孩子一样,哄着我揭下红盖头。

    这次我没有愣住,而是听话照办,心脏却在扑通狂跳,我难掩激动,甚至连手都不禁有一些颤抖,我慢慢掀开了凝舞的红盖头。

    烛光闪烁,让凝舞看起来更有种朦胧之美,她就好像雾里娇艳红花,如此诱人,想让人含在嘴里,捧在手心。

    只不过……

    她脸上的笑意可有些阴森深沉,她盯着我看的样子,活像是危险猛兽在盯着一只猎物。

    饶是我和凝舞已经那么熟悉,也不免有点被吓到。

    “媳妇,你这次能不能温柔点,别那么凶了,不然……我有点害怕!”我心里发毛赔笑着说。

    凝舞笑容中暴露出些些得意兴奋:“楚天,实在怕的话,一会儿你可以叫出来!”

    叫……

    叫出来!?

    我心里更发毛了,之前我还真不知道,自家媳妇儿竟然还好这口,她该不会要虐待我吧?

    “我叫出来很难听的!”

    “没事儿,再难听也不会嫌弃你……”

    凝舞狞笑着,得意兴奋之色更浓,她作势就向我扑了过来,把我当作猎物,摁倒在喜床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