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一十九章 有事要解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凝舞还是那么霸道主动,像是女王一样想把控一切。

    眼瞅着她已经在扒我的衣服了,我连忙大叫一声:“等等……”

    “等什么?”凝舞动作停下,凶巴巴问。

    我注视着她漂亮的美眸,望着她凶巴巴却又难掩可爱的模样,忍俊不禁而笑:“凝舞,我愿予你极尽温柔,所以……咱们不用这么很勉强的样子,搞得我好像要被你强奸一样!……你乖乖的,让相公来主动,好不好?”

    “楚天,小弟弟,为什么你总让我有种,你和你的实际年龄毫不相符的感觉?你不应该是个孩子吗?你不应该害怕我吗?”凝舞微蹙眉头。

    我温柔解释:“你是我的妻子,我爱你还来不及,怎的会怕你呢?”

    “爱?”凝舞嗤笑,阴着脸道:“我们似乎才刚认识不久吧!……你小小年纪,又是在哪里学的油嘴滑舌、花花肠子?那么擅长哄女人欢心,肯定没少祸害女孩子!”

    听凝舞这么一说,我顿时不由得心中发虚。

    似乎,我的身边确实不缺女孩子,周慧、苏洛依、尹素兰、秦小若……粗粗细数就有四个了,这还不算小丫头黄翠儿和金玉珠呢!

    我像是做错事被抓包一样,心虚的慌忙解释——这个真没有!

    “没有?”

    “还不如实招来!”

    “信不信今晚姑奶奶就吃了你,拿你这花花公子的肠肚心脾来下酒?你想不想看看,自己的心脏究竟是红的还是黑的?”

    凝舞凑近着我,脸上神情愈加狰狞,美眸中凶光直冒,看起来可不像是说假话。

    我毫不退缩的直视着她的漂亮眼睛。

    虽然演的很像,但能明显看出来她眼眸深处那抹真实的醋意,她刻意的在吓唬我,希望能从我嘴里听出实话。

    “我心属你,自然是红的。”

    “媳妇儿若是不信,待过今晚之后,你亲手剖开我的胸膛来看一看……”

    我与凝舞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

    我边说着话,边向她如烟似火的红唇慢慢凑过去,很快我与她之间就鼻尖贴着鼻尖,而距离还在近一步拉近。

    凝舞绝美容颜上闪过一抹失措,似是没想到我会发起主动攻势。

    所有恐怖狰狞消失无踪,她反倒像是小女孩一样,变得紧张起来,俏脸上更是浮起一抹娇羞诱人的美丽红晕。

    凝舞唇齿轻启,微微喘息问:“为什么要过了今晚之后呢……”

    “因为,今晚你是我的……”

    我终于吻上那烈火一样的红唇,凝舞嗯哼一声,整个人的身子顿时变得酥软无力,俯倒在我的身上。

    与那次新婚夜不同,这次由我完全掌控着主动。

    我拥住她的身体滚入喜床上,我缓缓褪去我和她的外衣,浓烈幽香不住传来,勾引起最为原始的本能冲动,随着我的长驱直入,她的一声娇吟,我与她之间再无距离的融合在一起。

    很快,凝舞的眼神渐渐迷离,俏脸绯红更浓,像是熟透的苹果极为诱人。

    与第一次不同,现在的我完全了解凝舞喜好什么。

    她半闭眼眸,极尽妩媚,沉浸在那如潮水一般的触感中,而我给予着她极尽温柔,按照她所喜欢的方式把控节奏,渐渐地令她迷离而忘我,眯着眼睛完全沉浸在享受之中。

    大床在晃动不休,甚至就连床架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呀响声。

    终于,我喘着粗气倾泻所有,而凝舞尖叫一声,缓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满身香汗地缓缓酥软身子。

    呃……

    还与第一次不同,这次表现有点一般!

    因为我清楚记得那夜新婚,凝舞如同女王般肆意驰骋,我和她将近鱼水交融了一个夜。

    “相公,我们九尾一族虽然天性妩媚,却只会为一个男人而绽放,今晚奴家的身子给了你,如果你将来敢负我,奴家便将你的心肝掏出来,再自尽,与你共赴黄泉!”

    凝舞缓过劲儿来,口中虽然说着威胁的话,但却含情脉脉的凝望着我。

    “我楚天发誓,我若负你,便天打……”

    没等我说完,凝舞便伸出玉手,挡在了我的嘴巴前,她嫣然笑着:“奴家信了,那些话不必说出口。”

    我捉住她的小手,摇摇头之后,又郑重道:“我若负了你,便陨落于天雷之下,形神俱灭!”

    凝舞愣了愣神,美眸中神采流转,闪烁着感动。

    她将自己的身子埋入进我的怀中,在我耳边轻言一声:“傻相公……”

    月色透过窗户照射进来,银辉洒落,看着凝舞背上泛起象牙般微微光泽的白嫩肌肤,我不禁又起了反应。

    怀中凝舞自然感受到了我的变化,她用手指轻轻挠着我的胸口,妩媚娇声道:“相公,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

    我怀抱怀中人儿,不由得露出温柔笑容。

    媳妇儿说要,那我这当相公的,就算是豁出命去也不能说不给啊,只是现在可不行了,我还有事要去做!

    “相公要去做什么?竟比陪奴家还要紧?”凝舞不开心的蹙起眉头。

    我抬手轻点下她的鼻梁,笑道:“陪你当然是最要紧的事,更何况还是我们新婚之夜!……只是,外面有阿猫阿狗在捣乱,先解决了他们之后,咱们再回来睡个‘回笼觉’,你说可好?”

    凝舞想了想,很不开心很不情愿的点点头,这才从我怀中起身。

    我微笑亲吻她的额间,随后翻身下床。

    也得亏今天因为太紧张的原因,导致发挥一般,时间不长,否则的话说不定还要坏事呢!

    曾经这一切的发生,我因为年少无知,只能被人利用。

    而现在,我要改变这一切。

    我穿好裤子,披上衣服,凝舞也下床来,曼妙身姿已然罩着一层贴身丝绸淡粉色睡服,柔美婀娜。

    我牵起凝舞的纤纤小手,走出新房。

    首先——

    是凝舞的铜棺!

    喜堂上,供桌香炉后面凝舞的铜棺已经不见,而我爷爷他们竟然丝毫并未察觉,北邙村黑暗阴影中,有两个纸人正在拖曳着铜棺行走,果然是它们盗走了铜棺!

    我默运己身精气,以神行之法牵着凝舞飘然追出家中。

    还未到村口,我和凝舞便就截住了那两个纸人,凝舞见到自己的铜棺,不由露出震惊神色,接着脸上寒意如霜。

    “什么人在鬼鬼祟祟施法?滚出来!”凝舞怒声沉喝。

    两个纸人并未回答,也没有任何情绪显露,它们见计划暴露,便不再隐藏踪迹,拖拉着铜棺大踏步飞逃而走。

    我冷哼一声,弹指间激发出两团虚灵火。

    火球迎风便涨将两个纸人吞没,噼里啪啦的焚烧声响起,散发灼人温度,纸人慢慢地就被烧成了一堆灰烬。

    而这时,身侧树上的阴影中,突然出现一个孤零零的脑袋来。

    那张鬼脸已经被挤地变了形,一对没有瞳孔的白色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似乎带着无尽的怨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