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二十章 蛟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厉鬼悄悄而现躲藏在树枝树叶中,它以为我和凝舞没有发现它,但其实早在它出现的那一刻,我便已经有所察觉。

    “哼,这个鬼东西,我还没去找你,你倒自己先送上门来了,居然还想害我相公性命,也好,今天就宰了你!”

    凝舞皱起一对好看的柳眉,美眸中燃起杀意,也发觉到厉鬼现身的行踪,她寒声又道:“相公,稍等我一会儿,我现在就去解决了这个祸害。”

    “不!”

    “凝舞,以前是我太无能弱小了,不能保护你,更没有看破他人的图谋。”

    “但今天,凡事有相公我呢!”

    “你就乖乖的呆在我的身边,哪里也不许去,可别忘了哦,今晚你是我的。”

    我紧紧拥住凝舞的身体,让她哪里也不准去。

    上次,凝舞被厉鬼调虎离山,有人趁机盗走她的铜棺,就在北邙村村口不远,凝舞被天雷劈击陨落,那一幕至今我还刻骨铭心,所以这次我绝对不会让凝舞离开我半步。

    至于这只女鬼……

    我眼角余光瞥过去,树影中厉鬼悄悄潜藏,很快退去,我冷哼一声:“想逃!?”

    跺脚间扰动地气,凝成缚魂锁链,伴随着铿锵撞击声,激突而起的锁链眨眼间便就将那厉鬼缠绕捆绑。

    “吒!!”

    女鬼拼命挣扎,现出狰狞恐怖之相,她浑身有浓郁阴气逸散不止,挣脱的锁链发出咯吱声响。

    小小恶灵,今日要是还能让你逃脱,我就枉为行人派宗师了!

    我单手捏出一个诀,默运己身精气,口中喃喃一声,随后引动虚灵火衍变先天真火之精,有鹤鸣之声突兀响彻整个夜空,金色三足火鸟凭空而现,眨眼间扑中厉鬼的身体。

    “轰——”

    空中有灰烬飘散,太阳真火余威渐尽,而女鬼已然灰飞湮灭!

    凝舞神情木然,她呆呆望我,一时失神。

    我拥紧着怀中我做梦都想保护的人儿,我对自己发誓,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她发生任何危险。

    “相公……”

    “怎么了?”

    “你好帅……”

    “真的?那你喜欢吗?”

    我低头看向凝舞,嘿嘿笑着,凝舞俏脸浮现一抹娇羞,她色迷迷望着我道:“喜欢,喜欢的要紧,恨不能现在一口就吃了你!”

    “现在?”

    “现在可不行……”

    我尴尬一声,这大庭广众的,现在是真不行,而且这件事还不算完,在村外的河畔边,还有一个暗中施术的人——凶兽蛟龙敖煌!

    我清楚记得,敖煌曾说今夜之事,乃是凝舞避无可避的劫数。

    自她离开北邙山起,便就注定会承受此次天刑雷劫,若能渡过便就能以邪灵之身凝为近乎不灭的魔灵之身,若能渡过……也就不会再有后面发生的事了。

    我与凝舞带着铜棺,以神行法向着北邙村外而去。

    “媳妇儿,若没有必要的话,你千万不要动手施法,以免会引来雷劫加身。”

    “你怎会对奴家的事知道的那么一清二楚?”

    凝舞奇怪问我。

    我露出微笑回答:“身为你的相公,这难道不是我应该知道的事吗?总之,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恩……”

    凝舞极美丽的笑着,脸上洋溢出满满的幸福笑容。

    出了北邙村,我和凝舞身形飘忽,恍如鬼魅,很快便就穿过山中树林来到河边,此刻河上正搭有一架纸桥,而在对岸,则站着一个短发根根苍劲,魁梧壮硕的青年男子。

    我们的突然出现,将他吓了一大跳。

    这青年男子见势不妙,目光中闪过一抹深沉,扭头便就要逃。

    “敖煌,你要去哪儿?”我喝破他的身份。

    青年男子身形微顿,他站立原处缓缓转过身来,他凝视打量着我:“你怎会知我是谁?你又怎会知我在这里?”

    “灵手化物,纸人盗棺,这一手折纸门术数,你从莫奉天那里学的倒是精深。”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相公,他是谁?”凝舞问。

    “他?他只是一个怯懦胆小,只知偷鸡摸狗的无胆鼠辈!”我嗤笑道。

    底细被彻底揭穿,这让敖煌脸色更加阴沉,他又问一遍:“你到底是谁?”

    “甭管是我谁,留你性命以后都将是一个大麻烦,今天你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就永远都不要走了!”我冷冷道。

    敖煌怒极发笑,轻蔑道:“想杀我?就凭你?”

    “凭我,杀你也绰绰有余,俯首待诛吧!”

    我懒得再跟他废话,当即施展出阴门术数,为了避免这敖煌逃遁,我以先天五行运转,以己身为阵法灵枢,将此地一片空间封禁成结界。

    敖煌骇然的瞪大眼睛,他目光近乎不可思议看着我,终于察觉到危险。

    我不给他反应机会,以天地为阵盘,以己身为阵枢,以身体精血为血祭,以阴门术数运转五行衍变。

    “嗷!!”

    敖煌怪吼一声,旋身显现远古凶兽原形。

    它体长三米,身上墨绿色鳞片熠熠生辉,头上有短角,像是鼓起的小包,背上的脊鳍很长,生有两只利爪,颈子上有蓝色的花纹,尾巴生长着坚硬的肉刺。

    “蛟龙?”凝舞柳眉微蹙,认出他的凶兽身份。

    我点头:“是的,它是黑蛟蛟龙敖煌,也是它想要盗走你的铜棺。”

    “可它为什么这么做?”凝舞问。

    我回答:“因为,它想解开铜棺封印,将你我分开。”

    “那它该死!”凝舞寒声道。

    我笑着说:“它确实该死,今天更不能再放他活路!……媳妇儿,不用你帮忙,就看我的吧!”

    天地阵盘,五行衍变。

    先天真精之威层层而叠,由“金”行渐到“土”行,圆满周天运转完毕,整个阵法之威也彻底达到威势的巅峰。

    “嗷……”

    敖煌苦苦煎熬支撑,浑身鳞片剥落,血肉模糊,深可见骨,他拼命疯狂的想要逃窜,可在这天地阵法之前,他根本就无处可逃。

    太阴真水束身;

    太阳真火焚烧;

    这让敖煌的凶兽兽身正在分崩离析,更令他绝望的是,先天真精之精封禁它的元神,先天真土之精以湮灭之力侵蚀它的魂魄,真木之精汲取它的肉身能量,它根本就无从抵抗这天地乾坤运转之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