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二十一章 雷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别杀我!”

    “香狐妃,我是敖煌啊,我是在帮你啊!”

    “楚天,求你别杀我……”

    千疮百孔的蛟龙龙身已然濒临覆灭,它口吐人言向着我和凝舞求饶。

    “帮我?我从未见过你,更从未认识你!你为什么要帮我,你又能帮我什么?“凝舞冷笑问。

    敖煌言辞诚恳的急道:“只要解开铜棺封印,到时你一切就都能知晓……”

    “不需要!奴家与相公生死与共,厮守一生,根本就不需要解开铜棺封印,任何想要拆散我们的人,它都该死!”凝舞寒声回答。

    “你……”

    “你疯了不成吗!?”

    敖煌恼怒不已,喝骂不止,拼命翻滚着重伤将死的龙身。

    这是它最后的垂死挣扎,没多大会儿,这条黑蛟蛟龙便就死于天地五行运转之下,形神俱灭。

    我挥手间撤去维持的结界术数,夜色下恢复往昔宁静。

    “真是该死,打搅本姑奶奶的大喜之日,还坏了本姑奶奶的兴致!”凝舞冷哼一声。

    我微笑哄着:“解决掉这些麻烦,就没有人能再来打搅我们。”

    “相公……”

    “恩?”

    “春宵一夜尚未过去,良辰美景仍在,我们回家去继续刚刚的事情,你说可好?”

    凝舞含羞问我,神情妩媚。

    “可是,过不久天就要亮了啊!”我笑着说。

    凝舞冲我抛了一个媚眼:“天亮就亮嘛,不打紧的,奴家都不怕,难道相公会怕吗?”

    “我怕的不是这个,我怕媳妇儿你受不了。”我打趣说。

    凝舞俏皮白我一眼,尽显可爱:“这可就要看相公的本事咯!……信不信,奴家能先让你明天下来床?”

    “不信!”

    “回家试试!”

    “上次我都没来及试就被他们给搅合了,这次我要试试!”

    我握拳打气,拥着凝舞回去北邙村。

    “上次?哪个上次?”凝舞不解问。

    我尴尬一笑:“没有哪个上次,我说的是今夜,说是的现在,咱们走快点回家去!”

    “猴急样!”

    凝舞掩嘴而笑,可美眸中却也不自禁流露出期待神色。

    我们刚走,平静河面突然咕噜噜冒泡,有一个女鬼探头探脑的小心观察周围,她是这河中女鬼王霜。

    王霜心有余悸望着我们离开,极小心的躲藏着。

    而在河底之下,在那裂缝缝隙深处,被红纹木剑钉住的墨绿色人影此刻也口吐人言道:“外面谁在打架,好厉害啊!”

    这是还没有被我救出的灵媒派苏正初之子——天人转身苏洛辰。

    暂时,我还顾不上他们。

    今天是我的春宵一夜,我要弥补当初的遗憾,我珍惜着与凝舞在一起的寸寸时光,不敢浪费哪怕一丝一毫。

    回家去之后,爷爷问我们去了哪。

    我随便找个借口敷衍,而后就火急火燎的和凝舞回去新房,爷爷望着我们出双入对的背影,年迈脸上隐现担忧,重重叹出一口气。

    “楚老叔,我看这大仙似乎很听小天的话呀,而且他们还蛮般配的!”张伯小声说。

    爷爷摇摇头,又叹声说:“阿天还是个孩子,还不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和严重性,一时看着是怪好,可以后又会变成什么样?”

    “别瞎操心那么多了,来来来……喝喜酒!”张伯劝着。

    ……

    事实证明,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我和凝舞始终闭门未出,而我确实腿脚发软,腰窝发酸,整个人浑然下不了床了。

    其实,早在两天之前我就已经是这种状态了!

    凝舞坏坏笑着,痴痴望我,妩媚的眼神一个劲儿看着我,她精神饱满,哪里又半点受不了的样子,相反满满的是意犹未尽的样子。

    我露出哀求的表情,我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媳妇儿你可要高抬贵手啊!

    先放我一马,咱们来日再战!

    凝舞掩嘴痴痴发笑,这才露出满意的神情来,她给我一个暂时放过我的眼神,悉心照料着我的身子。

    又休养两天之后,我的状态这才好转。

    我爷爷早已经担心的不得了,如果不是我时不时弄出点动静,他都想闯进我们的新房里,看看我是不是还活着!

    平静日子,总是过的很快。

    凝舞很好的融入进老楚家儿媳身份中,她几乎与常人没什么两样,只是她鲜少出门。

    这天,凝舞与爷爷恭敬施礼,商量着想回娘家看看。

    娘家……

    自然指的就是北邙山!

    爷爷面色古怪,询问凝舞难道北邙山还有什么亲人?

    我替凝舞向爷爷回答,她出身自北邙山,自然北邙山就是她的娘家,那里虽然没什么血缘亲人,但也有许多孤魂野鬼与凝舞相熟,总要回去看一看。

    爷爷想了想后,同意下这件事。

    是夜,

    爷爷为我们准备好一切,既然是要回娘家,那总不能太寒酸了,爷爷招呼村里几个老人帮忙,纸钱香烛供品都备上许多。

    午夜渐浓时,村里太多都早已经睡下。

    而在我家,却还灯火通明,爷爷和几个村里老人正在紧张中不安等待,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又过不大会儿,突然有清脆而诡异的铃音响起,在夜色下悠扬传荡。

    自北邙山走下一队鬼魂,它们抬着十六人的坐辇大轿,规矩有序的向着我家赶来,领头的正是拄着拐杖的黄大仙黄苓奶奶,此刻她就是一个老妇模样,精神抖擞,满脸慈祥和善笑容。

    “恭迎小姐和姑爷回娘家探亲。”

    黄苓领着一队鬼魂,在我家门前停下,向着我爷爷又笑道:“烦请姑老丈喊凝舞小姐和楚天姑爷出来吧!”

    村里人仔细看着面前这对鬼魂,不由得神色各异,脸色煞白,冷汗直流。

    我爷爷勉强还算镇静,喊我和凝舞从家中出来。

    凝舞与爷爷施礼告别,这才坐上十六人抬的坐辇大轿,我招呼着黄苓奶奶将香烛供品带回北邙山,黄苓奶奶眉开眼笑的连连道谢。

    最终我也坐上坐辇,在爷爷和村里老人面面相觑的目光下离开村子。

    鬼魂队伍飘荡而行,速度极快。

    它们动作很轻,也没有打扰到村里村民们休息。

    坐辇上,我握着凝舞的纤纤玉手,关怀问:“媳妇儿,你真的准备好了吗?我可不想看到你陨落在雷劫之下!”

    “放心吧,你都已经问三百遍了!”凝舞白我一眼,哼哼着可爱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