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三十六章 要入幽冥地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封神仪式开始,整个鬼界立即便就成了三界关注的焦点。

    今日我作为执事人,顺应幽冥机缘变革,帮助烛阴大神完成此场功德造化之举,即便不看幽冥世界的面子,单看在远古大神烛阴的份儿上,也值得三界大能者投以关注而来观礼。

    远远地,一身白西服的幽冥阎君和一位须发鬓髯,面目苍老的老者敛藏身影于空中。

    老者便就是那位传说中的烛阴大神,只不过现身此地的只是大神的感念分身。

    “代天地行执事,奉命幽冥,敕封神位……”

    “今,封泗渊为幽冥第三殿下辖地狱之主,其名罗刹,其位司君,掌考弊分司。”

    “今,封美奴为幽冥第五殿下辖地狱之主,其名珈蓝,其位司君,掌考弊分司。”

    “今,封祁利为幽冥第五殿下辖地狱之主,其名苦河,其位司君,掌考弊分司。”

    ……

    待五鬼王分封完毕,我拱手作揖,遥遥拜天,朗声喝道:“请赐神格玺印。”

    虚空之上,金光透射驱散浓厚灰云,伴随着天地异变的隆隆作响,有一道七彩霞光自两界门户而来,于空中凝成一卷巨大的竹书浮影,上书“生死册”三个金光大字。

    幽冥众殿君,及幽冥众阴帅鬼差,纷纷向这幽冥重宝神器见礼,这便就是羽竹书——生死册。

    霞光照耀在一众鬼王身上,宛如天地乾坤秩序之威严降临。

    拷问片刻,五鬼王煎熬忍耐。

    霞光敛灭,竹卷展开,空白处逐渐有金光凝字。

    鬼王泗渊,辖罗刹地狱,司掌考弊分司;

    鬼王美奴,辖珈蓝地狱,司掌考弊分司;

    鬼王祁利,辖苦河地狱,司掌考弊分司;

    ……

    五鬼王之名收录丹羽竹书,自此以后,他们便是幽冥承认的神职司君,一笔为公,一笔为过,自有幽冥赏罚公断。

    金光凝字成篇之后收拢卷起,有神格玺印凭空凝聚,悬于五鬼王身前。

    “领龙门神法旨。”

    五鬼王恭敬齐声道,而后俯身跪拜,神格玺印化成一道虹光,融入进他们的鬼王阴身中,司君之位威严顿时显露而出,其威堂皇浩然,不复之前那般阴气森森。

    我朗声又喝:“请赐衙署堂。”

    五位鬼王的鬼域之中,有一整座衙门拔地而起,此为幽冥神位赐临的造化之功。

    我朗声再喝:“请赐幽冥往生桥。”

    黄泉一界内,原本出现在这里的悬浮石桥此刻尽数消失,唯独被我定立两界之规的龙门涧悬桥没有任何变化。

    三封之后,敕封仪式乃成。

    鬼界六狱正是座立,以后便可由六地狱行判罚结果,借这座桥将鬼魂投入幽冥,而幽冥世界也可以用此桥,将罪大恶极的鬼魂投入到这鬼界地狱

    “六狱考弊,虽分归各殿管辖,但在鬼界之中,便以罗浮地狱杜子仁为首,相扶行事。”

    “若有纷乱事端,六狱当共进退。”

    “望众鬼王恪守阴间律法,帮助此地苦厄的往生心魂魄以入幽冥轮回。”

    最后这段话是一殿殿君秦广王嘱咐我的。

    六狱考弊,不但是幽冥地狱,也是幽冥世界留在鬼界的六座堡垒,在可预见的未来,这六狱必将会有战事发生,所以他们必须要互相扶持,共同进退,才能够在鬼界之中站稳脚跟。

    这也是阎君陛下不惜将这些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鬼王诏安,并委以重任的原因。

    也只有他们,有着足够鬼王实力,最终才能够成事。

    此也为,令这些鬼王戴罪立功。

    我当时隐约能体会到阎君这么做的想法,但我对此不作评论,毕竟我可不是什么幽冥之主,也懒得操他那份闲心。

    正所谓,在其位,谋其政;

    而这些还与我无关,至于以后鬼界地狱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就全凭那位阎君陛下如何去考虑了。

    “遵龙门神法旨。”

    五位鬼王再次俯身而拜,罗浮地狱司君杜子仁也向我拱手作揖而拜。

    至此,封神之事完毕。

    我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的七彩玻璃琉璃盏收起,融入元神之中,从这天空之上飘落身形。

    “楚天楚天,你好神气啊!”东凌少女般一脸向往崇拜。

    “师父,你真帅!”方小白也是兴奋不已。

    我以微笑回应,而后去六位殿君面前拱手以礼,商谈一些事情,接下来……我便就准备以入幽冥地府了!

    ……

    “大神,黄泉台您真的不打算收回吗?”阎君陛下尊敬问向身边老者。

    烛阴面露慈善目光,轻笑道:“这器物留于楚天手中,不是恰到好处吗?为何收回?”

    “总是一个隐患。”阎君皱眉道。

    烛阴笑容更浓道:“且放心吧!……若最终他难逃厄劫,也影响不到阴间安定!说起来,楚天此番行事,于你修行求证也有助益,你不应该感谢他吗?”

    “我只希望别因他而起更大的麻烦就好,起码也别牵连到幽冥。”阎君叹气道。

    烛阴大神笑而未语,未作回答。

    此间事已经有了结果,敕封仪式一切顺利,烛阴大神的感念分神也便功德圆满,徐徐自鬼界消散无踪,独留幽冥阎君陛下在此怅然许久。

    ……

    “你要入幽冥地府?”一殿殿君秦广王狐疑看我。

    我点点头。

    “所为何事呢?”秦广王又问。

    我如实回答:“找一个人。”

    六位殿君无不露出疑惑目光,全在看我,等着我的下文。

    我愣了愣,都看着我干嘛。

    “没了?”

    “没了啊,我就是想进去找一人。”

    “他是谁呢?什么身份?已亡故的鬼魂,还是地府的阴差?你找他又有什么事?难道你不打算说说吗?”七殿殿君董汉初沉声问。

    好家伙,这一通追根问底。

    我对视着他们满怀戒备的眼神目光,似乎不欢迎我进入地府,至于这么害怕我吗?

    “至于,别人家是瘟神,你是事瘟,但凡若有事准没好事!”秦广王道。

    我嘴角抖了抖,大爷的我前脚刚帮了你们,你们现在就忘恩负义?

    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入幽冥地府。

    现在只是通知你们一声,并不是在询问你们的意见,若你们不同意的话,那也没关系……我可以从龙门涧悬桥自行入幽冥世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