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二章 往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年之事一波三折,虽然验证了方法可行,但万殊宗之祖的出现,彻底打乱了神魔将的计划。

    一战之后,香狐妃魔身及神魂俱被封入铜棺之中。

    人皇之子柏桑持人皇剑拼死相救,虽夺得铜棺,但柏桑却身陨在万殊宗之祖剑下,一身大神通修行境界付诸东流。

    而这并不是结束,才只是刚刚开始。

    柏桑虽然修为尽失,但元神未灭,他蛰伏在后裔子嗣的血脉中,等待着卷土重来。

    转眼间,千许载。

    柏桑自血脉之中觉醒,重聚昔日神魔将,这才有了我所遇见的那一幕幕往事。

    当日,瑶池仙境门户一战。

    香狐妃随柏桑离开,为的是他能履行他的承诺,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此番进入阴间鬼界固然凶险却也是我的一场机缘造化。

    孟婆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她告诉我若想找香狐妃下落,说难也难,但说容易却也容易。

    “怎么说?”我连忙问。

    孟婆与我解释,殷皇陨落之际,留于世间的共有两件神器,而这两件神器正是迎接人皇归位必不可少的东西。

    一为,人皇剑;

    那是执掌着人道昌盛兴衰的一柄神剑,代行天事,无坚不摧,也只有这柄剑能破开阳世间的世界屏障。

    一为,人皇印;

    那是代表人皇功位的玺印,此玺印有着诸种不可思议大神通,最为强大的便是——它有着敕封神格之力!

    我震惊不小,那岂不是和幽冥神器黄泉台一样?

    孟婆却是连连摇头,她言道:“不,人皇印远比黄泉台还要强大,那毕竟是代表着人道的神器!……据老身所知,柏桑当初留下一脉血缘传承,藏身至域外,那所藏之处应该便是以人皇印为根基而布下的一片结界世界,所以说香狐妃不可能会在别处,她应该也在这小世界之中。”

    “域外?哪里?我该怎么去找?”我激动问。

    孟婆轻笑问我:“楚天,你莫非还想去闯这柏桑的老巢吗?老身奉劝你,还是息了此念,那柏桑一脉在域外钻营了几千年,且不说修行实力,即便是这世俗势力你就不会是对手。”

    “还请孟娘娘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凝舞。”我恭敬施礼,坚定道。

    孟婆沉吟半响,并没有立即回答我的问题。

    “沐儿。”

    “婆婆,怎么了?”

    “你说该不该告诉这位龙门神答案呢?”

    “沐儿觉得,还是告诉他比较好。”

    “为什么呢?”

    “告诉了他,他就会从咱们这里离开了呀!”

    孟沐眨着漂亮大眼睛,很认真回答,这顿时惹得孟婆哭笑不得,摸着这小丫头的脑袋连道傻丫头。

    我脸上尴尬,没想到这孩子竟然怕我如瘟神啊!

    ……

    往生殿之外,许由抱着银月弧刃戟来回踱步,他紧皱眉头,不时回望,一边嘀咕着:怎么还不出来……

    我忧心忡忡的走出往生殿,许由见到我立即大喜过望。

    “楚天,楚天楚天……”

    “怎么样了?”

    “你都跟神君娘娘谈什么了?”

    许由向着我追问,而我苦皱眉头,没心思回答他的问题。

    从他怀里拿过银月弧刃戟,我摆摆手说走吧,许由在我身后不满的大叫,他纯粹是八卦心理作祟,我这一会儿心情沉重,真没心思跟他解释什么,况且这些事也已经与他无关。

    孟婆告诉了我关于凝舞的消息下落,按照她的推测,如今凝舞应该正在以元神祭炼人皇印,凭借这神器反哺她的妖狐魔身,为之后的以身饲剑做准备。

    喜的是,凝舞现在绝对安然无恙。

    直到七月十五那天来临之前,凝舞都不会有任何危险。

    可忧的是,即便我能找到那处以人皇印为基的结界世界,我也几乎没办法能够进入其中,我可没有方小白那样能够随意穿行结界的福报通,而且这件事我也不想再把这孩子牵连进来,毕竟他现如今就是一个普通人。

    摆在我面前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被动等待道门五宗结果,届时依令行事,遵从安排就好;

    二是,主动去寻找凝舞;

    不论我是选择怎么做,这结果和希望都实在太渺茫了;

    离开往生殿,许由直接凭借官位神格之力,接引我们二人走出黄泉路回到冥司酆都,这回来时可比去时要方便多了。

    许由这时告诉我,其实还有个人一直在等着见我——女人刘玲。

    “她?她怎么没入轮回去?”我皱眉问。

    许由苦笑说:“她不愿。”

    “为什么?就为能够再见我一面?”我古怪问。

    许由不停点头,嚷着道我还真说对了,刘玲这女人一直在向许由打听着关于我的消息,许由不止一次劝她去轮回,可都她执拗的不同意,这让许由也觉得很难办。

    “楚天,咱为人做事,不应该欠别人恩情,对吧?”

    “你想说什么?”

    我抬眼问他。

    许由直白与我说,看在刘玲这女人曾冒着生命危险帮过我的份儿上,我应该出面了却她的念想,好让她轮回投胎去。

    旁人或许可以不见,但这个女人我却不能不见。

    如许由所说,刘玲确实于我有恩,若不是她在冥司酆都找到许由,恐怕我在鬼界的遭遇可就要艰难几分了。

    “她在哪?”我问。

    许由一甩脑袋:“跟我走吧!”

    刘玲现如今不在别处,混吃混喝的就呆在许由的家里,也难怪许由那么上心思说我无论如何都要见刘玲一面,因为许由实在是拿这个女人没办法了!

    我苦笑不已,被许由带着来到他的单身公寓里。

    房子不大,却很精致,看得出来许由也是一个生活精致的男人,只是刘玲的出现却打乱了他所有的生活。

    我的突然出现,让刘玲很是惊喜万分。

    许由为我们安排了一桌饭菜,这生活俨然就与阳世间几乎没有差别,短暂相聚之后,我问起刘玲,为什么你不愿意去轮回往生?

    “你不是明知故问吗?”刘玲瞪着眼睛,像是有些生气,但却有水雾积聚。

    我摇摇头,直截了当与她说,你与我的情意,我楚天铭记在心,我曾跟你说过,待你轮回往生之后,我必会加倍补偿。

    我们之间也就仅此而已!

    话虽说的有些绝情,但她本就不该抱有这种希望。

    我走之后,刘玲双手抱膝哭了很久,事后我听许由说,刘玲她踏上黄泉路,去向往生殿了,只是她那临别的身影很是落寞,令人心疼不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