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七章 回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找回来之后,董小姐长长松一口气,她终于是放下了提起的心。

    毕竟,这人可是从她手里丢的……

    董小姐更加热情也更加小心的招呼着东凌和小白,生怕再出什么幺蛾子,而我和杜子仁在一边谈了些话。

    人称杜子仁才智近妖,所以我想问一问他关于幽冥阎君的修行求证怎么看。

    之所以会说这个,我也是想委婉的与他提醒。

    考敝司六狱在可预见的未来,必将会有争端乱相,他们是幽冥世界的六座堡垒,也势必是鬼界各鬼王的眼中钉、肉中刺,届时鬼界若再起征伐战事,这有准备总比没准备的好。

    “阎君陛下想收伏阴间鬼界,纳众鬼王为各大小地狱之主?这份野心可真不小啊!”杜子仁震惊道。

    我感慨道:“以阎君的地位眼界,恐怕这还算不得什么野心,而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理所应当?”

    杜子仁摇头而笑,这件事的成功与否,可不以个人修为境界如何而定,鬼界更不比幽冥,这里可不是他的后花园。

    不得不说,后花园这个词儿描述的挺准确!

    我不由得也笑了笑。

    杜子仁背手来回踱步,沉吟与我说道,整个鬼界混乱不堪,且不说十大鬼王坐镇各鬼域,附属十大鬼王而存在的还有一众小鬼王,这局势太乱也太过复杂,更为困难的是攻杀还相较容易,收纳人心形成他幽冥阎君实际掌控的修行道场,这可就异常困难了!

    直白点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痴心妄想嘛!

    除非,还能再有一位远古大神出面助他成就如此圆满功位……

    “你这话说的可真不客气,若是阎君听到,恐怕要跟你急眼不成。”我笑道。

    杜子仁却无所谓道:“阎君才不会与我计较,他是如此想,如此做,更是如此求证的,哪里会在乎他人看法?兴许他还会觉得,我根本不配指点他的修行求证呢!”

    “是啊……”

    我点头叹气,阎君他既是如此求证的,又哪里会在意别人看法。

    成功与否,现在还言之过早。

    总之,你杜子仁和罗浮地狱身处在这件事之中,还是应该早做准备。

    杜子仁重重点头,拜谢我的提醒。

    我突然间想起一件事情来,向这杜子仁问:“怎得没有听说关于葬皇玄孽的消息?”

    “他?”

    杜子仁露出一抹轻蔑笑容来:“玄孽如今像是过街老鼠,不知道正藏在哪里呢!……之前阎君曾找过他,其余大鬼王也找过他,可就连玄孽的胞弟鬼王泗渊,现如今也不知玄孽的究竟下落。”

    “找他干什么?”我古怪问。

    杜子仁坏笑道:“当然是夺取神器点将台了!那件重宝如今落入玄孽之手,而在两界门户之战中,玄孽又受了不轻伤势,自然有人想趁他病要他命。”

    “话说起来,这神器点将台究竟是谁的东西?”我奇怪问。

    杜子仁沉吟回答:“据说,此件神器本是先秦之物,后来辗转随一位邪魔堕入鬼界之中,它的上一任主人正是大鬼王阎浮屠!因为这件神器被盗取遗失,阎浮屠曾大发雷霆于鬼界,搅的一片血雨腥风,直到点将台重现阳世间,这阎浮屠才善罢甘休。”

    “他?”

    我诧异不小,古怪问:“为什么就善罢甘休了呢?”

    杜子仁嗤笑道:“存活越久的人,越是怕死!……阎浮屠知晓人皇麾下九位神魔将的事,又哪里敢轻身涉嫌进入阳世间去争夺?况且点将台这神器可并不是好拿的,它确能助益实力修行,但另一方面来说,对于持有人也会有很深重的影响。”

    “什么影响?”我问。

    杜子仁摇摇头:“这我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我没有掌控过神器点将台,总之不什么是好事就对了。”

    ﹤看-最-新﹥

    ﹤章-节﹥

    ﹤百-度﹥ 

    ﹤搜-索﹥

    ﹤-追-﹥

    ﹤-书-﹥

    ﹤-帮-﹥

    我沉吟皱眉,这么说来的话,那岂不是对于凝舞来说也会有影响?

    毕竟凝舞也曾用过这件神器!

    该谈的话都谈的差不多了,我也就准备告辞返回阳世间,杜子仁拱手以礼客气道:“楚兄若有闲暇时,可来南皇殿作客,我与阿珠可静候你的大驾光临。”

    “哈哈哈,有机会的话我会来的,走了!”我摆手笑道。

    杜子仁望着我的背影,目光深沉,他叹息喃喃一声珍重,随后转身返回考敝司衙署。

    叫上东凌和小白,我以神器黄泉台打开两界通道,我们离开了这阴间鬼界。

    ……

    远远地,南皇殿之上虚空中。

    幽冥之主阎君陛下与往生殿之主神君娘娘孟婆,正敛藏身影目睹着我的离开。

    “楚天果然把黄泉台带走了。”阎君忧心道。

    孟婆却道:“这件事并不受你控制,就莫再要挂怀了!况且,以这孩子相助幽冥的造化功德,也当领受神器黄泉台。”

    “你怎么看楚天与香狐妃?”阎君问。

    孟婆沉吟说:“楚天即将应劫,若此劫不死,或仙道可期。”

    “那么香狐妃呢?”阎君又问。

    孟婆叹息道:“痴心人儿,却也红颜祸水,若殷皇归来,她恐将必死无疑。”

    “如此说来,楚天也是渡不过此劫了。”阎君断语道。

    孟婆点点头,又道:“陛下还是早做准备,这楚天看来你是指望不上了。”

    “罢了罢了!”

    阎君长长叹息一声,转而问道:“沐儿近来可好?”

    “无恙。”孟婆答。

    阎君放下心来点点头,笑道:“那就好。”

    ……

    ﹤看-最-新﹥

    ﹤章-节﹥

    ﹤百-度﹥ 

    ﹤搜-索﹥

    ﹤-追-﹥

    ﹤-书-﹥

    ﹤-帮-﹥

    自鬼界返回阳世,这一去一回竟然用了将近两天时间。

    我连忙帮助方小白魂归其位,因为离体太久的缘故,他的身体变得异常虚弱,这可把东凌也紧张的不行,她取出从妙法门随身带回来的丹药,喂给方小白服下,并亲身照料着小白的病情。

    我自然乐见这一幕,安排身边人不要打扰他们。

    家中,苏洛依和尹素兰回去了苏家,我临行前的话总算是没有白说,这丫头终于是肯回家去报一报平安了。

    苏洛辰还在九连山未归,这家伙说好给我惊喜呢,谁知道我都已经回来了,他的惊喜还没有准备好,我问随身鬼兵,苏洛辰究竟在搞什么鬼?

    小若、林海他们纷纷摇头,他们说苏洛辰神神秘秘的,要干什么事儿谁也没告诉。

    既然惊喜还没到,那权且先等着吧!

    我将幽冥元粹分给五方鬼兵,尤其是金狐仓鼠妖金玉珠,这原本就是我答应她的事情,我为旦丑也留下了一滴,不过要不要给这邪灵修养伤势,我把决定交给了方小白,毕竟旦丑以后将是他的随身鬼兵。

    哪知,方小白毫不犹豫就交给了旦丑!

    东凌小仙子气鼓鼓的不乐意,我更是哭笑不得,而旦丑对此感激涕零,就是不知这是不是她装出来的情绪。

    又过一天,妙法门长老登门造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