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一章 妖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施法御器黄泉台,凌空快速飞行,不大会便就来到百里之外的地方。

    寻个安静山林,我们落下云端稍事休息。

    经过这炼器的一番折腾,苏洛辰消耗不轻,我也已然是强弩之末,在这么远的距离之下,道门五宗即便有所察觉,也应该不会那么快追来,所以我们要好好的休息休息,再作打算。

    我盘膝坐于石上,默运调息之法,遣鬼兵警戒四周。

    而神器长枪,则平放在我双腿之上。

    “楚天,快先为我的得意作品取个名字,这可是头等大事。”苏洛辰催促我说。

    我眼都没睁回答:“取名字我不擅长。”

    “那也得取,说来一个听听!”苏洛辰没好气儿道。

    我沉吟思索,问:“黑金枪,怎样?”

    “噗……”

    苏洛辰险些没有喷出一口老血来,他瞪眼看着我问:“这什么鬼名字?”

    我咧嘴而笑:“我都说了我都不擅长。”

    “还是本天人帮你取一个吧!……唔,真金凝枪,龙晶渡身,白樱龙须飘荡,苍龙龙魂寄体,它还更具有雷霆之气汇聚,莫不如——便名为金府雷龙!”苏洛辰笑眯眯道。

    我古怪问:“这是枪的名字?”

    “怎得不是?就叫这个了,金府雷龙。”苏洛辰拍板决定。

    我古怪道:“可是不像啊,它毕竟是一杆枪!”

    “楚天,一件好的神器需要一个好的名字,更何况还是这杆神枪,它并不算完全死物,所以金府雷龙还是很适合它的!若不然,你问问它是否喜欢?”苏洛辰挑眉道。

    问它是否喜欢?

    还没等我开口询问,膝上横放的长枪隐有震颤龙吟传出,似是愉悦之音在表达着喜欢。

    好家伙,龙魂白祈反倒认下了这名号。

    其实说起来,金府雷龙倒真的挺适合它的,正如苏洛辰所说,它并非完全死物,所以御器之时也不能完全当它为死物对待,否则招致它的不高兴,反倒会在人御器之时捣乱,比如我御器时候它就很不配合。

    既然喜欢那就好,对于名字我叫什么,我并不怎么在意。

    于是,神枪之名就此定下——金府雷龙。

    事后也证明苏洛辰所言不假,它非但不是死物,甚至还能另辟蹊径,以枪身为体重聚凶妖修行!

    不过那时候,神枪已然不在我的手中。

    休息恢复状态的时候,我又问苏洛辰偷摸带出来的东西是什么,苏洛辰神秘一笑,大方拿出来与我观瞧。

    “冥木螭胎心!?”

    “不错!”

    苏洛辰点点头,得意又道:“这也是我给你惊喜的一部分,此胎心即将破除胎衣而出世,很快就将重生成一头木化妖灵。”

    我惊讶不小,细想起来这凶兽冥木螭还是藤谷辰收伏的一头凶兽,不过最后被我太阳真火焚灭,机缘巧合之下它于残墟之中化成了胎心。

    没想到今日终于要出世了……

    “很快是多久?”我问。

    苏洛辰想了想说:“快则十几分钟,慢了不好说,总之就是今天的事情。”

    我神情古怪,以元神之力感应之,立即便能感受到其中心脉跳动,微弱却又强劲,富有着不俗的坚韧生命力,并且它像是对外界有所反应,面对着我元神之力的感应它有着既畏惧又好奇的情绪。

    “洛辰……”

    “恩?”

    “你这个……是不是又要当一回奶爸了?”

    我望着他似笑非笑,说起来倒也奇怪,这苏洛辰总是与新生生命有缘!

    苏洛辰本来正一脸关爱的,笑眯眯的抚摸着冥木螭胎心,听闻我这一说,他整个人的神情和动作都僵硬了那么一瞬间,下一秒时候,他像是猫被踩了尾巴一样,甩手就把冥木螭胎心丢到了我怀里!

    他打死也不愿再碰,再抚摸了……

    甚至连多看一眼都不愿再看,按照他的话说,这冥木螭胎心本来就是给我的东西,现在完璧归赵,接下来的所有事情都跟他没有丝毫关系。

    我开他玩笑,你这分明是在逃脱身为奶爸的责任!

    苏洛辰却骂咧咧瞪着我,狗屁责任,谁的责任?爱丫的谁谁,都跟他没有丝毫关系!

    我哈哈一笑,随手将冥木螭放置身旁。

    这只木化妖灵我现在还不放在心上,毕竟单说如今的我和苏洛辰,就算来十头这样的凶兽也不是难解决的事情,若再上林海手持银月弧刃戟,赵永廷手持蛇形弯刀,秦小若手持水晶长剑,这可已然是一股很恐怖的实力和力量了。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而这,也是我眼下的依仗!

    “楚天,现在谈谈正事,幽冥一行可有所得?”

    “有!”

    “说来听听?”

    “我从往生殿神君孟娘娘那里,得知了凝舞的具体下落。”

    “所以……我们现在要去救香狐妃?”

    “对!”

    “直奔人皇之子柏桑的老巢去救香狐妃?”

    “是!”

    “听起来似乎很危险啊!”

    “你怕了?”

    “怕?你在开本天人玩笑吗?此番炼器也是我的一种修行,去救香狐妃自然没问题,不过你可要等到我们恢复状态之后再行事。”

    “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我睁开眼睛,随手间取出最后一滴幽冥元粹,这本就是我留给苏洛辰的东西,现在用它刚好可以弥足他的鬼魂阴身。

    但苏洛辰满脸的嫌弃,很是嗤之以鼻。

    他摆手与我说,这种玩意儿他可看不上,更不会拿来吸收,他还与我说,他现如今的力歇状态,也是他修行的一部分,待到恢复阴身状态时,鬼修修为自当精进,所以压根儿不需要这种外物弥补。

    虽然苏洛辰很嫌弃幽冥元粹,但放置我身边的冥木螭胎心却似乎很喜欢。

    那心脉的跳动陡然增强,有贪婪的*散发,死死盯着我掌心处漂浮的幽冥元粹,我看向苏洛辰询问他意见,苏洛辰无所的耸耸肩,表示没有任何意见。

    既然如此……

    我帮这胎心化散开幽冥元粹,令水雾凝聚在胎心周围,它就像是在呼吸一样,很有节奏的徐徐吐纳,而后彻底收敛胎动,似是在吸收炼化幽冥元粹。

    休息一些时间,我们重新御器腾空飞行。

    此一趟不告而别,我的目的地并不在国境内,而是远在大洋之外的异域外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