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四章 神父基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敛藏身影跟在那白人车后,穿过繁华的街道,返回他在自己郊区的别墅住所。

    黑色轿车缓缓停入车库,这白人中年人与另一位年轻司机小伙下车,那小伙是棕发白人,很是英俊白净,从气场上就能看出是个性格柔弱的人。

    我神情古怪地打量着他们,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中年人家中有妻,但两人夫妻关系很冷淡,年轻小伙有些尴尬不自在,但这位妻子却是一种司空见惯的漠然表情,对于他以及他的尴尬完全视而不见。

    随意打过招呼,中年人便让英俊小伙拿上威士忌和酒杯回卧室,小伙很是听话照做。

    房间中,两个男人饮着烈酒在谈论些什么,而后他便让年轻小伙去洗澡。

    “我去,欧美人都玩这么开吗?”林海恶心道。

    “见怪不怪,习惯就好。”赵永廷呵呵一笑。

    “他们这是……”金玉珠呆呆问。

    秦小若清清嗓子淡淡说:“少儿不宜,小孩子不要多问。”

    接下来可预见会发生的事,的确实少儿不宜。

    所以,我决定就趁现在动手。

    中年男人扯掉自己领带,正在脱衣服,而这时卧室里一阵风卷过,我们便就突然出现在了卧室里,中年男人被吓一大跳,连忙退后几步跟我们拉开距离。

    他神情惊骇,口中叽里呱啦的念叨着什么,还冲我们比划十字手势。

    “他在说什么?”我问。

    小若古怪答:“他在说:恶灵退散!”

    “这是拿我们当西方鬼了?”

    “退你爸爸啊!”

    林海和赵永廷当即饿虎扑食一样冲上去,三两下功夫就把这中年人给爆锤一顿,打的他鼻青脸肿,意识模糊。

    这时,洗好澡的小年轻开门走出,不等他受惊大叫,赵永廷已然显露惊怖之象扑过去把他给吓晕了。

    拉过凳子来,将中年人背手绑起,我要问话。

    开始这中年人还不肯老实配合,但随着林海和赵永廷的拳头问候,他终于问什么说什么,老实交代起来。

    中年人名叫杰森,明里的身份是本地教堂的一位牧师。

    但其实,他还是某生物科技公司的职员,该公司研制出一种服务于上流贵族社会的药物,他今天在餐厅去会见的那位便就是州政府的要员之一。

    我懒得管他是做什么的,我感兴趣的是本土宗教修行情况,以及他是否知道关于人皇印洞天福地的事情。

    结果却让我很失望,他只是一位低层牧师而已,所知所了解的情况很少,关于我问的他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饶是我询问半天,可也没有问出一个所以然来。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杰森牧师告诉我,如果想知道本土宗教情况的话,还需去问教堂里的神父基恩,他经常与主教大人参加各种祭祀法会,所知道的自然比他多多了,他还求我不要伤害他,不要杀他。

    我露出笑容,让他带路去找神父基恩,找到这位神父之后我就放了他。

    杰森牧师如蒙大赦,当即点头答应下来。

    从别墅中离开,杰森牧师亲自驱车带着我去他口中的教堂,下来时候本来还是五个人,可坐上车却只剩下了我自己,这不由得让杰森牧师心头一跳,但他可不敢开口多问什么。

    一路上,这位牧师都很配合老实,完全没有耍心眼和手段。

    夜色下的教堂透着安宁宁静,一排排蜡烛燃着火芒,一行行座位空无一人,偌大教堂空无一人,从尽头处的巨大十字架旁经过,那有一处偏门,后院便是神父的居所。

    杰森牧师说,基恩神父就住在那里。

    他带着我来到神父的居所,那是一栋白色木质的两层小楼,杰森牧师试探着询问我,他是不是可以离开了,我让他别着急,那基恩神父我还没有见到。

    敲门之后,有个男人应声开门。

    这位明明很年轻,却已经半白头发的男人正是神父基恩,打过招呼之后,杰森牧师心虚的就想走,我深深看他一眼没有再继续阻拦,暗中则派鬼兵赵永廷悄悄附在他身上跟随。

    神父基恩一脸的奇怪,目光看着我隐隐有几分警惕。

    接下来,自然是翻译小若出马,我要问这神父基恩一些问题,哪怕是要动用一些暴力手段。

    神父基恩不肯配合,他叫嚷着让我从他家滚出去,否则他就要报警了。

    报警?

    我脸上露出一抹礼貌性的笑容,随后派遣林海出马,就在我准备故技重施的时候,这栋房子的地下室里突然传出一声凄厉愤怒嘶吼。

    这里有鬼灵存在!

    似乎,还不只是怨灵!

    我收敛笑容看向神父基恩,而他的脸色一变,则显得有些阴沉。

    他从怀中摸出一个银质的十字架,低喃一阵似是咒语祷告的语言,紧接着沉喝一声:“恶灵退散!”

    柔和白色光芒陡然从十字架上映亮而起,很是耀眼夺目。

    鬼兵林海突兀地像是被重锤轰击,那刺目白芒散发出远比阳光还要浓郁*的阳气,一举将他撞出了房间,重重摔倒在院子里,与此同时教堂钟楼之上的十字架也散发出淡淡光毫,镇压在他的身上令他们动弹不得。

    吟唱祷告之声,从教堂里似有似无的回响,这声音更是令他们痛苦不堪。^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西方的驱魔仪式,今天可真是见识了。”

    “不过,既然身为教堂神父,又怎会在地下室豢养一条凶恶的鬼灵?”

    我挥手间强行将鬼兵阴身拘摄而回,融入进我的身体,让林海从痛苦镇封中得以摆脱。

    “身披圣袍,却与恶魔为伍,这在西方宗教传说中也很常见,显然这神父就是那种人。”小若沉吟回答我。

    我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神父基恩见我在自言自语,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尤其是见识到我能随手拘摄鬼魂,这不由得令他震惊不已。

    他叽里呱啦冲我质问,不用想也知道是在问我的身份。

    我懒得在跟他客气,先动手拿下再说!

    我挥拳冲上去直袭他的面门,这基恩也是练家子,虽然外表不显,但他却有一手自由搏击的实力在身,侧身闪避过我的拳头,一记勾拳反打向的侧脸下颚。

    我收拳仰身躲避,借助腰眼发力,旋身一记鞭腿正中他的胸腔。

    “砰!”

    这一脚踢的神父基恩倒飞出两米多远,狠狠撞击在书架隔断上,稀里哗啦许多东西都摔落。

    “嗷……”

    地下室的凶恶鬼灵冲将出来,它身形高大,狰狞恐怖,向着我的身体噬咬而来。

    我冷笑一声,原来还竟是只凶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