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七章 逃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吼!!”

    气势凝化的白龙獠牙巨嘴闭合,将其中一位紫袍大主教的身形吞没。

    而就在这时,突兀一道耀眼夺目的白色光芒炸裂,瞬间将白龙虚影冲击消散,大音而希声,一道冲击波扩散八方,在空中的其他人纷纷设法自保,抵挡这道冲击波,那余威甚至也将高空云层冲击的消失殆尽。

    我受力被反震而回,整个人的气息虚浮,元神昏沉,周身精气更是紊乱不堪。

    我料到这大主教能够挡下我的攻击,但实在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以这种近乎疯狂方式的反击,竟然那么干脆、那么狠辣,金府雷龙击中他的一瞬间,他抬手仿佛自虚空中取出一件猩红宝石的权杖,他倾泻出所有能力激发权杖之威,而后硬撼在神枪枪锋之上。

    霎时间,猩红宝石权杖化为白光炸裂!

    这位大主教虽然挡下了我的攻击,但却付出了手中法杖器毁的代价,他喷出一大口鲜血,自空中如飘零落叶般坠落,这么高的天空摔下去,如果没人救他的话,他势必要摔死在这里。

    另一边,苏洛辰手持雷精鞭帮我拖住了另一位紫袍大主教。

    也正是这个原因,我才能一击得手。

    否则这两位大主教联手,单单靠我自己不大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就比如这一击反震之力,令我暂时无法再动用手段,对方完全可以趁机杀了我!

    目的达到,我不敢再继续拖下去。

    毕竟苏洛辰如今是强弩之末,再打下去可就是我自己以一敌五,甚至是以一敌众了!

    我稳固元神气息,向着苏洛辰快速飞去。

    以五方鬼兵要术强行拘摄苏洛辰的鬼兵阴身,而他没有反抗,很配合的依附到我的身体上,在这种局面下他已经帮不上忙,所以不如先躲起来。

    就在我准备御空逃遁而走时,异变突起。

    紫袍大主教凌空而立,双手捧起一本古书教典,整个人突然变得庄严肃穆如有神性柔和光辉散发,而四位枢机主教分别占据四方之位,他们神情冰冷的凝望着我。

    “不好!”

    “楚天,快走!”

    苏洛辰焦急大叫一声。

    不用他提醒,我也知道这情况变得有些不妙,对方占据四方阵基之位,这明显是想把我困死在这里啊!

    我当即抽身想走,突兀地有四道光柱凝成屏障将我完全笼罩。

    “哗啦啦……”

    紫袍大主教翻开手中教典书页,逐渐开始吟唱咒语祷文,整个空中突然有磅礴压抑的感觉牢牢将我锁定。

    顾不得再想许多,我奋力以手中神枪破开身下屏障,下意识祭出神器黄泉台护住我的身形,极速向着地面坠落而下。

    “圣光审判!”

    紫袍大主教低吟喝出所积聚的西方魔法,这可是正宗的审判恶魔之光的魔法。

    比起那神父基恩的驱魔术,这魔法不知道高端玄奥了多少倍!

    一道刺目粗壮的光柱自高空坠至地面,将整个深夜照亮宛如白昼,这光柱逐渐凝成巨型十字架形状,并在空中维持了足足几秒钟,随后这才消散不见。

    “轰——”

    地面上被砸出一个宛如陨石坠落的大坑,坑中的土壤呈现结晶之状,四周树木燃烧起汹汹火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快焚烧成了焦炭,远处的零星房屋轰隆倒塌,整个大地都在传出明显能感觉到的震感,宛如大地在颤抖摇晃。

    待余威散尽,紫袍大主教与红衣枢机主教飞来近前。

    他们仔细搜索四周,因没有发现我的任何踪影和蛛丝马迹而微皱眉头,他们搜遍附近也没有任何发现。

    “难道,让他给逃了?”

    “不可能!没有人能在圣光审判下逃脱!”

    “没有任何发现。”

    “我这边也没有发现,大主教大人,您看……”

    四位枢机主教细语一阵,随后齐齐看向那位紫袍大主教,这位大主教此刻也在疑惑不解,不过也只有一种可能能够解释这种情况。

    “去回禀教皇吧!”

    “就说,东方异教徒已在圣光审判变成结晶沙粒,身魂不存。”

    紫袍大主教沉吟之后,向四人给出答案。

    四位枢机主教恭敬应命,转身飞天而起离开这里,向着城市中的教廷而去。

    而这位紫袍大主教又在此地驻足很久,之后这才离开。

    ……

    “幸亏还有神器黄泉台,否则老子一世英明就毁了。”我骂咧咧说道。

    苏洛辰嘴角一抖:“幸亏教廷那位没出手,否则咱们大家的命就都要毁了。”

    我握拳咬牙,回想起刚刚审判之光的那幕,直到现在我还心有余悸,真是差一点就吃了大亏,若走晚一步,恐怕我们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苏洛辰告诉我,紫袍大主教手中教典应该是件圣物神器,否则不会有这么强大的威能。

    我呵呵一笑,与苏洛辰说道,真是幸亏我赶到及时,否则你才是真的要毁了!

    你说说你这家伙,没事儿跑人家教廷里干嘛?

    有你这么上来就挑衅教廷一把手的吗?

    苏洛辰一撇嘴,他说他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西方教廷的宗教势力竟然这么厉害,即便是比起道门五宗,恐怕也不输多少。

    我突然想起摔落天空的紫袍大主教,于是问苏洛辰,这个人是不是肯定已经死了?

    “不,没有!”

    “身为教皇之下的紫袍大主教,可没有那么容易死,刚刚你可能没有注意,有人出手救下了这位大主教。”

    苏洛辰解释道。

    “谁?”我皱眉问。

    苏洛辰沉吟说:“应该是那位教皇,除了他也没别人了。”

    我眉头顿时皱的更深,经过这突如其来的交手,已然可以确定西方教廷是多么庞大的庞然大物,可就是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怎么会容忍人皇之子柏桑一脉在此经营势力?

    柏桑一脉又与教廷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

    在想要救凝舞之前,还需要先解答出这个问题,否则的话我即便能进人皇印小世界,也根本就没有希望能够活着离开。

    自投罗网,瓮中捉鳖……

    这便是摆在我面前的困难,我咬牙暗恨,柏桑一脉可真是找了个好靠山啊!

    “现在怎么办?事先说明,我可没有动手能力了。”苏洛辰无奈道。

    我咧嘴一笑,不用你事先说明我也不会拿你冒险的。

    怎么办先不谈,现在先去算账!

    找那杰森牧师算账!

    他丫得明明对本土宗教势力了如指掌,竟然还敢骗我说他不知道,还敢引我入圈套陷阱,这口气如何能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