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六十章 冥木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我们准备出发再去找那神父基恩的时候,冥木螭胎心突然传来异动,这是它即将孵化成木化妖灵的征兆。

    我紧皱眉头,怎么就偏偏赶到这种时候!

    若留下照顾这胎心直至化生而出,那肯定会耽搁不少时间,而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偏偏还不能就这么放任它不管不顾,一旦要是闹出什么动静来,极可能会被教廷的人察觉!

    我一时有些两难,但苏洛辰却说,调查神父基恩的消息暂时用不着我出马,有他足够。

    他的意思,是让我留在这里等消息,刚好也等待这冥木螭担心化生而出。

    只是苏洛辰一个人,我可有点不放心,毕竟他现在有伤在身,还没有完全恢复到能与人动手的能力,苏洛辰想了想过后,决定带上林海和赵永廷一起去,这样的话不但我可以随时掌握情况,他也能有个办事的帮手。

    思来想去,我还是同意苏洛辰的提议。

    毕竟,实在不能将这冥木螭胎心就这么放任不管,若必须留下人看着,那也只能是我了。

    决定下来,苏洛辰当即出发。

    ……

    清晨,“杰森牧师”整理好衣装从卧室离开。

    客厅里他的妻子正在准备早餐,按照往昔习惯,杰森牧师本来应该看着晨报享用早餐,而后便回公司中去上班。

    然而今天,“杰森牧师”与妻子大吵了一架。

    他与妻子下达最后通牒,让她现在、立即、马上从他的家中滚出去,他希望下次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准备好了离婚手续。

    “你终于决定结束这场可悲的婚姻了么?杰森!”妻子冷漠问。

    杰森牧师冷笑:“是的,我实在已经受够你了。”

    “那么好,我会如你所愿现在离开,但你也要想好离婚后该给我怎样的补偿,我不想将这件家庭丑事诉诸法院,闹的沸沸扬扬,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吧?”妻子并不在意杰森的态度,自顾自说道。

    杰森牧师阴着脸:“该给你的我全都会给你,请你从我眼前消失,现在!”

    妻子机械性地将刚做好的早餐端到杰森面前,随后一把扯掉围裙返回她自己的卧室,不大会她便再次出来,手中拎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显然这是她早已准备好的。

    杰森的妻子异常冷漠,她径直离开家中,驾驶汽车就此离开。

    苏洛辰长长吁了一口气,这扮成其他人的样子可真够累的,不过好在对于演戏他还算比较有天赋,即便是相伴多年的发妻也没能看出他的不对劲。

    脑海中,杰森牧师的魂魄嘶吼不停,大喊大叫着妻子的名字,让她不要走。

    苏洛辰冷笑不已,现在你想起你的妻子了?

    之前你干什么去了!?

    如果不是你这猥琐中年gay自作孽弄的家庭不和,又岂会连他相伴多年的发妻,都没有看出他的不对劲?

    所以,这就叫报应!

    赶走碍事的女人之后,我从卧室房间里走出来,苏洛辰跟我说以后暂时将这里当成落脚点,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人打扰。

    我古怪问,怎得这女人走的那么干脆?

    苏洛辰冷笑一声解释,她也早就受够了与杰森的婚姻,如果不是还想贪图点杰森牧师的家产,恐怕她早都已经选择离开了。

    而杰森牧师呢,因为不想将巨额家产拱手相让,所以这桩名存实亡的婚姻才会这么维持着。

    我摇头叹气,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早餐已经在这里了,我先走了。”苏洛辰道。

    我古怪问:“这早餐不会有毒吧?”

    “不会。”

    “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个女人不会蠢到用这种手段去害自己丈夫的命,若是把人毒死,她也会被抓入狱,到时候岂不人财两空?”

    “这么说倒也是……”

    我放下心来,端起早餐回去卧室,而苏洛辰带着林海和赵永廷出门去公司。

    房间中,冥木螭胎心异动愈加明显。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胎儿的脉动,既脆弱却又坚韧,有一股股妖气像是呼吸般收缩膨胀,相信用不了多久它就能够化生而出。

    我盘膝坐在地上,默运调息之法静静等待。

    约莫过了有一个多小时,胎心周围所有妖气被吸收,就连脉动之音也停止了。

    我睁开眼睛,不禁有些奇怪。

    难道是胎死腹中了?

    “咔嚓……”

    清脆破裂声响起,似是黑炭一样的胎心裂开缝隙,显露出其内像是熔浆般的火光。

    它正在吸收胎衣中所富含的能量,也因此胎衣才会自行破裂。

    随着裂隙越来越大,我隐约看到其内有幼小身影在蠕动,终于——整个胎衣碎裂成几块,犹如焦炭一样逐渐散落成灰烬。

    “吼……”

    似啼鸣,又像牛吼的稚嫩声音响起。

    一道似蛇般的怪物飞出,它伸展开蜷缩的身子,约莫有半米来长,它有着四足能够腾空飞行,头形似虎豹,下颚有角质,看起来——活像是大号的蜥蜴,只不过它身上的鳞甲透体呈青色。

    我微愣了愣,这是冥木螭?

    之前的冥木螭就跟个大肉虫没什么两样,生着一对肉翅和密麻的细小眼睛,另有数足,长相极其丑陋恐怖。

    而现在……

    虽说像蛇又像蜥蜴,但总归是正常了不少。

    它腾飞空中,如鱼在水扭动身躯游动,它缓缓飞到我的面前,充满灵智的金色眼睛正在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我。

    我皱着眉抿着嘴,试探着抬手抚摸它的脑袋。

    它温顺的像是小猫儿一样,半眯眼睛,露出很享受的神情来,似乎它很喜欢我的抚摸。

    冥木螭不但外形有了改变,就连它的气息也完全发生了改变,它不复之前那般凶戾充斥煞气,如今的它身上有着很纯粹的妖气。

    不过有一点却是没变,它仍旧还是木属性凶兽,能够借木遁形。

    “哇,哪来的小长虫,长相好可爱啊!”

    小若和金玉珠突然穿墙而过,出现在房间里。

    金玉珠对这稀奇的小家伙非常感兴趣,她本想凑近它仔细瞧瞧,但谁知,这冥木螭突然面露凶光,金色瞳孔流露出嗜血光芒,旋身便向着金玉珠噬咬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