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六十一章 药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等金玉珠凑近冥木螭,这小家伙突然面露凶光,旋身便向着她噬咬过去。

    “啊!!”

    金玉珠根本没料到它会突然袭击,不由发出一声惊吓尖叫。

    小若反应极快,抬手间水晶长剑已在掌心,挥剑便斩;而我反应更快,一弹指激发神器金府雷龙内的雷霆之气,电弧如灵蛇闪过,正击中在冥木螭的头顶上,与此同时我又以五方鬼兵要术强行定住小若的动作。

    “啪!”

    剧烈电弧在冥木螭身上跳跃,当场劈的它浑身发麻动弹不得。

    受到教训之后,它终于老实下来彻底收敛凶相,它一脸无辜委屈的可怜兮兮望着我。

    “小长虫好凶啊!”金玉珠躲在我身后,惊魂未定。

    我撤去鬼兵控制,让小若收起武器不要伤害它,我紧皱眉头看向冥木螭,说实话我也没想到它竟然凶恶依旧。

    好在,它似乎很是畏惧我,从眼神深处能够感受到它对于我的恐惧害怕情绪。

    小若和金玉珠问我,这小长虫哪里来的。

    我告诉他们,它正是冥木螭胎心所化生而出的木化妖灵,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竟变成了眼前这般形貌。

    而且,似乎它的实力也有所增进。

    苏洛辰曾说,冥木螭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每一次被焚灭化生胎心,都是一次蜕变,如蛹化蝶,我猜想这种或许也是它的一种历劫修行,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眼前的情况。

    小家伙明明很害怕,却又试探着向我飞来。

    见我在没有露出严厉情绪,它这才乖巧的飞到我怀中,张嘴打了一个哈欠,蜷缩身形趴在那里闭眼睡觉。

    我苦笑一声,既怕我,却又想与我亲近,活像是一个顽皮孩子啊!

    “楚天,它似乎认你当妈妈了!”金玉珠煞有其事认真道。

    我回瞪她一眼:“瞎扯,我是男的怎么会被认成妈妈?”

    “男的就不能当妈妈吗?再说了,它又不知道男的不可以当妈妈,反正它就是认你当妈妈了,我能看得出来!”金玉珠强行辩解。

    “先别说这个了,楚天,这小家伙你真能控制得了它?”小若狐疑问我。

    我微皱眉头,这才是正经问题。

    说实话,除了它看起来很听我的话之外,我暂时还没有控制它的手段,万一它哪天要是凶性大发,可未必见得还能听我的话。

    小若提醒我,可别忘了,这冥木螭之前可是藤谷辰降服的凶兽。

    现在看起来它还很弱小,但它迟早可是会长大的啊!

    这说不好会不会是一个大隐患!

    不用说以后了,它现在就是一个大隐患,随身带着这么显眼的玩意儿,我还怎么办事情。

    看这冥木螭就跟个孩子没两样,可不像是能乖乖听话老实的类型,万一它要是调皮搞出些事情,我可就又要暴露了。

    我苦恼不已,早知道就不应该把它带出来。

    “玉珠,你出去找截阴木来。”

    “你要阴木干嘛?”

    “有用,快去快回。”

    “噢噢……”

    金玉珠听命飘起鬼兵阴身,离开了这栋房子,以她金狐仓鼠妖的天赋神通,想找一些阴木简直轻而易举。

    前后不过几分钟,一整根槐树树杈被她拖了回来。

    我苦笑,哪用得了那么多!

    我取一小截阴木,拍了拍冥木螭的脑袋把它叫醒,示意它钻进这里面。

    小家伙睡眼惺忪的抬头,一脸迷惑看我——那眼神像是在问,为什么要钻进这里面?

    我一瞪眼:“还不快进去!?”

    冥木螭委屈呜咽两声,它很不情愿的凑近槐树阴木,满脸的嫌弃,但又见我很是严厉的目光,最终还是以木化妖灵的神通附身进阴木中。

    我从布袋里翻出一张驱邪灭煞的黄符,贴在这截阴木上。

    顿时,冥木螭无法再离开。

    它惊恐的在阴木中吼叫连连,很是害怕恐惧,我严厉呵斥让它暂时寄身睡觉,现在这种时候,我可没办法带着你玩,冥木螭这才安静下来。

    把冥木螭封禁在阴木中只是权宜的办法,但现在也只有这么个办法。

    估摸着时间,已快到中午。

    苏洛辰那边终于有消息传回来,取代了杰森牧师身份的他,动用特权查到许多事情。

    首先,关于达芬妮生物科技公司研制生产的药物——菲克尼斯;

    它的原材料说出来真是吓人一跳!

    其中一味主药药引是人脑;辅药必不可缺的则是人身脊髓液;以二者搭配一些神秘途经得来的灵药,从而制造出了这种能够返老还童、永葆青春的神奇药物!

    它的副作用也很厉害,一旦服药形成依赖性,这种药物便无法戒断。

    否则……短时间里便将会痛苦惨死。

    苏洛辰分析原因,这可能与那药引的炼制有关。

    若想使药物拥有这种神奇功效,单单是普通人脑可是不够的,它还需要经过一道邪煞凝萃的程序,经过秘术邪法的炼制方成药引,一旦停止服药之后,积聚在人身体内的恐怖阴毒便会集中爆发反噬,从而会导致痛苦死亡。

    “那些服药的人知道这后果吗?”我沉声问。

    苏洛辰道:“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有些是主动请求接受,有些人还被蒙在鼓里,但大家的目的都一样,延年续命,恢复青春。”

    “药物中断的话,他们全部都会死?”我又问。

    苏洛辰却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目前服药的客户人数有一百多位,而且还都是混迹社会上层的大人物,这些人咱们救不了也不必救,因为他们体内的阴毒浓郁程度简直超乎你的想象!”

    我紧皱眉头,可这涉及的人实在太多了。

    苏洛辰骂我咸吃萝卜淡操心,一旦出了事自有他们为此负责,这与我们无关,所以没必要去想去管。

    我叹气点头,又问无鸾以及神父基恩的消息有没有查到?

    “无鸾行踪神秘,暂时没有结果!……不过基恩的消息查到了,按照公司计划,他现在应该正去往收取原材料的路上。”苏洛辰回答。

    我古怪问:“收取原材料?”

    “人脑与脊髓液,一般是由尸体提供,尸体最多的地方当然是敛尸房和太平间了,我们现在正准备赶过去,如果可以的话就当场将他拿下。”苏洛辰说。

    我连忙提醒他:“你们可别冒险,等我赶到再说。”

    与苏洛辰沟通联系之后,我收拾东西叫上小若和金玉珠,立即从杰森牧师的家中离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