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七十八章 不可思议之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名叫阿蒙的年轻神灵,找上我就是为讹人来的!

    他开门见山与我说,若我们捅了马蜂窝,搅动这场浑水旋涡让它提前爆发,那以此造成的后果以及责任都将落在我们头上。

    我问他:“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就一条,谁捅的马蜂窝谁收拾烂摊子,底限是不允许造成剧烈的社会动荡,也就是说……死人可以,千万千万别死了太多人,不然我会很心疼的!”阿蒙故作扼腕叹息的心疼模样。

    我咧嘴呵呵,你把事情说的简单,可这玩意儿谁收拾得了,谁又能控制的住?

    且不说双方势力,单就是底下人都各有各的想法。

    就刚刚,我还送走了一位呢!

    “我看到了,说实话,我很由衷的感谢你如此处置,也是帮了教廷一个大忙。”

    “神爱世人,可无奈世人却不知自爱。”

    “宗教信仰,道统传承,神域亦或者是道场,其功能作用都是为了导人向善,以信仰之力助人性散发神性光辉,以拒绝心中恶魔的诱惑,以脱离这世间的百般生死病厄苦楚,世人常闻上帝高高在上,祈求祷告,殊不知救人之法终归还需自我拯救,神灵能为迷途羔羊指引归路,却不能代替他们却行走这段归路。”

    “哎……”

    阿蒙发出长长一声叹息,他的情绪似乎感染了天地,空中有雨云很快聚集,突然飘然雾蒙细雨,仿佛是天地都在与他同悲。

    “轰隆隆——”

    乌云中有雷鸣响起,传荡很远。

    我望一眼天空,又望着他,我神情古怪不已,好家伙这异象未免有些夸张了。

    若是他动怒发火的话,那天地又将是如何情景?

    我浑身汗毛倒竖,还是不要想这个问题比较好,大不了我尽量不惹他生气就是。

    雷声让阿蒙从叹息中回过神,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渐渐收敛情绪,而空中的雨云也随之缓缓消散不见,雾蒙细雨这才停止。

    “楚天,还是说正事吧!”

    “你到底答不答应我提的条件呢?”

    阿蒙看着我问,清澈眸子倒映出我的身影,纯净的几乎一尘不染。

    “我想答应也答应不了啊!这件事我说了并不算,你该跟天人苏洛辰商量才对,况且我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做,实在无暇帮你收拾烂摊子。”我如实回答。

    阿蒙沉吟思索,说:“天人那边,还是由你出面去说比较好!……这样吧,咱们各退一步,你看如何?”

    “怎么个各退一步法?”我问。

    阿蒙笑着道:“我的条件不变,只要你答应帮我劝服苏洛辰做这件事,我也就帮你一个小忙作为交换。”

    小忙?

    什么忙?

    眼下目前为止,我们似乎还没有需要别人帮小忙的地方,毕竟人皇印的洞天福地我可以自由进出,只待苏洛辰那边成事,我就能够去见凝舞。

    你这位年轻神灵,又能帮我什么呢?

    难不成可以帮我们对付人皇之子柏桑一脉的族人?

    “这个我可帮不了你……”

    阿蒙苦笑摇头,解释道:“碍于昔日承诺,我无法出手甚至不能影响这件事的走向,否则也不会造成今日的局面。”

    “那你又能帮我什么?”我皱眉撇嘴,瞬间对他的话没了兴趣。

    阿蒙却反问我:“你不是要去救香狐妃吗?”

    “连这你也知道?”我古怪道。

    阿蒙没好气儿道:“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是想不知道也难啊!”

    “看来我还挺有名气的。”我笑了笑。

    “这种名气,不要也罢,相信你心中也是如此想。”

    阿蒙摇摇头,又道:“人皇归位之事,三界如今俱有耳闻,诸位超脱神灵纷纷留下缘法助你,而现今你在西方神域之中,我们要是不表示点什么,这也似乎说不过去!不论是作为友好往来,还是作为此地苦主,我们也都应该主动做点什么,算是阿蒙结交你这么一位朋友。”

    见他说的豪爽,我反倒有一些不好意思了,我不过是东方小小一阴门术士,哪里能跟你这么西方大神做朋友。

    但阿蒙却似乎认定我这个朋友了,还说着什么,甭管天人苏洛辰最终能否答应这件事,他都会帮我这一个小忙。

    可说来说去,到底是什么忙啊?

    阿蒙清了清嗓子,他说这小忙总共有两点——

    其一,若我能带九尾香狐妃离开圣境,他可以出手助我们离开西方神域范围;

    其二,在这西方神域之中,天使神灵之力见我即退;

    一条是帮我们离开西方,还有一条是不让天国众天使对我行事造成阻碍,阿蒙说他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我眼睛不由得一亮,这哪里是小忙,这分明是帮了大忙了!

    我再三确认:“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阿蒙点头。

    我狐疑:“不会是骗我的吧?阿蒙,你还能约束天国众天使?那你究竟是谁?”

    “我就是我啊!”

    阿蒙又露出真诚而暖人的笑容,又道:“咱们是朋友,我怎得会骗你,既然说了要帮你的忙,我肯定要有诚意一点嘛!不过……”

    我问:“不过什么?”

    “不过你要是做不到带九尾香狐妃离开圣境,那可我就帮不了你什么了,悄悄提醒你一句,柏桑若是同时御器人皇剑和人皇印的神威时,会爆发不可思议之力,你可要小心提防一些,千万别被斩落形神,否则到时候可就真的谁也救不了你了。”阿蒙提醒我道。

    我紧皱眉头,所谓不可思议之力是什么?

    阿蒙没有跟我明说,只道是以我现如今的修为境界,当我见识到的时候,便就注定身死陨落,所以它究竟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该说的都跟你说的差不多了,真的很高兴见到你,楚天。”

    “我静等你的好消息,可别让我失望哦!”

    阿蒙起身露出笑容,与我打过招呼之后,他的身形突然变得模糊,像是一道影子消散不见,不知去了哪里。

    感受法力波动,似是某种化身之法。

    苏洛辰曾与我说过,超脱的神灵或仙人,会在必要的时候派遣化身下凡办事,待事情完成之后化身历证圆满,便就会消失回归来处,此为化身修行之妙的一种运用,之前大势至菩萨化身班禅活佛轮转八世之身,也同是化身之妙的一种运用。

    我看着阿蒙消失的地方,不禁有些出神。

    他简直是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啊,直到现在我方才真正发觉,想救凝舞恐怕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