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八十一章 圈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遭遇过大天使长加百列之后,我不禁开始隐隐为苏洛辰担忧,虽然我的麻烦暂时是没有了,可他呢?

    教廷绝不会允许整个社会乱套,所以才会有众天使之长加百列的出现,他们这是想以神灵化身之力彻底稳固局面,危机危机,危险与机会并存,虽然这件事会造成社会动荡,但却也是最好的除去圣脉一族实力的机会。

    也所以,加百列肯定也会去找苏洛辰!

    神灵之力的出现,预示着这乱相已然达到顶峰,而圣脉一族也必然会紧跟着有所行动,就是不知道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

    要不要先去帮苏洛辰?

    我微皱眉头,对于他突然有些放心不下,不过苏洛辰的嘱咐安排也还在我耳边——我自有办法脱身,你莫管就好。

    思来想去之后,我加快了自己的御空飞行速度。

    若这是他的应劫表现,我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反倒还会碍事,他也是为了给我创造机会,才会在一夕间将这乱局爆发,所以我不能错过这机会。

    真想帮他,最好的方式就尽快救凝舞离开,而后我们三人一起走。

    我拿定主意,很快便离开大都市,来到人皇印洞天福地的边缘,以激发小白魄身福报通穿过结界屏障,我抬脚迈入一团空气之中,顿时凭空消失在原地。

    ……

    再次来到这洞天福地,眼前仍旧是一片宁静绿色,只不过现在的气氛却很是有些压抑。

    我敛藏身形,在那村庄周围小心藏匿。

    有一些人步伐纷乱,正在抓紧时间离开这洞天福地,零星对话声传到我的耳边,他们是要赶去处理外面的乱局。

    我并没有感应到人皇剑的神威气息,那人皇之子柏桑也应该已经出动。

    不过先不着急,先再等等。

    毕竟我现在身处虎穴,行事总要小心谨慎一些,我先来到村庄外的密林边缘,有青木之气汇聚而来,从那粗壮树木上钻出小兽身影。

    它探头探脑看我一眼,兴奋地一下子扑入我的怀中。

    我笑着摸摸冥木螭的脑袋,向它询问:“你在这里有没有被发现?”

    冥木螭很是得意的摇头;

    “这里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很多人?”

    冥木螭连连点头;

    “那人皇之子柏桑呢,他有没有离开这里?”

    冥木螭眼睛中露出疑惑,像是不知道柏桑是谁。

    “就是那个很厉害很危险的家伙,这里的人称他为圣祖。”我描绘了下柏桑外貌。

    冥木螭顿时不停点头,很确定的告诉我他也离开了。

    我露出笑容,再次摸摸冥木螭的脑袋,我嘱咐它继续在这里吸食青木之气,待我走的时候会带着他一起离开,千万小心可别被人发现了。

    冥木螭乖巧听话,再次钻入树木中消失不见。

    既然柏桑已走,那么……

    我抬头望着空中那轮小太阳一般的圆光,我强烈的感觉到凝舞就在其中,现在是该去见她的时候了。

    我忍不住有些激动紧张,深呼吸一口气之后,这才御空飞行,直向人皇印所在的阵枢而去。

    “嗡——”

    在我借小白魄身福报通穿行结界屏障瞬间,整座洞天福地隐有震颤之感,不少人从房舍中走出抬头仰望天空,紧张不已的观察着四周。

    而这异象,只有那么一瞬间。

    在我进入其中之后,异象便就消失不见,这就是此种福报通的方便之处,无碍穿行而入,并不破法,旁人纵然奇怪疑惑,却也发现不了什么,除非有人能来御器这人皇印才能察觉我的存在。

    外表一轮圆光的小太阳阵枢,其内却竟然是一座飘在云端的宫殿。

    我踏上云层阶梯,已经能够很明显察觉到凝舞的气息,那是凝舞身为九尾妖狐独有的奇特香味,我进入其中,向着宫殿里面寻找。

    宫殿的中央便就是人皇印所在,那也是此地结界世界的阵枢所在。

    凝舞也必然就在那里!

    我镇定激动情绪,不由自主加快脚步向着那阵枢走去。

    穿过走廊,面前是一座广场大殿,中央处是祭台,而人皇玺印散发金色迷蒙光辉正在其上,有一道金色光束直射头顶天空,维持着整个洞天福地世界的运转。

    我紧皱起眉头,环顾周围。

    除了这人皇印之外,四周只有冷冰冰的宫殿石柱,哪里有凝舞的身影。

    凝舞的气息确实存在这里,但这不过是她遗留在这里的气息,而她本人现在却不知去了哪里。

    “不在这儿?”

    “难道凝舞已经离开了吗?”

    我很不愿意承认这个猜测,但除了这个猜测之外,又还能有别的可能的吗?

    “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竟真的找来了。”

    突然间,大殿中响起人皇之子柏桑的声音,他的朦胧身形从虚空而现,由虚幻渐渐化成真实,就站在人皇印的面前。

    我瞬间明白到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凝舞去了哪里?

    “香狐妃不在此处,他们先行赶去了泰山之巅,香狐妃说她还有些事要做。”柏桑淡然看我,似笑而非笑,很是玩味。

    我面无表情问他:“凝舞是去找我了?”

    “不,不对!……楚天,你已经死了,香狐妃是为你报仇去了,昔日罪账总要一笔清算,她对你如此一往情深,自然会要那些人统统付出代价。”柏桑回答。

    我没有听懂他话中意思,报仇?付出代价?

    我并没有死,凝舞又要向谁报仇,要谁付出代价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你死了!”

    “你被道门五子困于九连山脉,被瑶池仙境神宵子和逍遥子联手所斩。”

    “那里现在还残留有你被杀时的斗法痕迹,这是无可辩驳的铁证,这一切皆因你不惜代价欲救香狐妃,从而被自在天魔之力所控制,所以……香狐妃也自然而然要为你报仇。”

    柏桑轻蔑冷笑,很认真的在叙说着一段并不存在的事情。

    我恍然明白了过来,我终于明白了过来。

    “所以,你一直都在等我来这里……”

    “不错,我一直在等你!……我虽然不知道你最终会怎么到来,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而且你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柏桑笑容更浓,那是一种计谋得逞的笑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