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八十五章 陪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权看我如何去做?

    若与柏桑合作,以他手持人皇剑和人皇印之威,到时候谁还能阻止得了他?

    若与他合作,人皇归来虽不是问题了,但他这个大问题呢?

    “你们痴心妄想,大不了老子不回去了,就跟你们耗死在这里,我倒要看看谁耗得过谁!”我愤怒冲他吼道。

    他哈哈笑着,转身离去,话声在灵台世界飘荡。

    “楚天,你自然可以选择如此做。”

    “但是凝舞怎么办?”

    “你的消失,会直接令凝舞暴起而杀人!”

    “固然人皇归来之危暂时不再是问题,但你有没有想过,神魔将会设法寻人皇之子柏桑回去,错过这次时机,他们大不了另起图谋;而且,我们的元神融合,是不可逆转的定局,是迟早都将会发生的事情,即便你不愿,这件事也仍会发生。”

    “耗在这里,我与柏桑都不怕,漫漫千年都已过去,又岂会在乎再等些许时间。”

    “而你呢!?”

    他的身影自灵台之中消失,但他的问话声却久久在我耳边缭绕不停。

    时间……

    他们不怕,可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我这才意识到,真要耗在这里,我又哪耗得过他们这些人?

    退出心神灵台,小世界之外的人皇之子柏桑仍在叫骂不止,他催问着我到底还想不想救香狐妃,难道要在这里眼睁睁看着香狐妃为了我跟道门拼命?

    我沉默着,没有回答他的话。

    摆在我面前的这两个选择,不论我怎么选,都不是一个好办法。

    要么,放人皇归来;

    要么,放魔尊汨罗出世;

    当然还有一个最极端的办法,我此刻便就在这里自斩而死,柏桑就会被困在这儿,魔尊汨罗也不再是问题,可凝舞呢……她又该怎么办?

    我握紧拳头,踌躇难前。

    想象着凝舞悲愤欲绝,一心求死的为我报复而杀人,我便就心如刀绞,隆隆心跳声越跳越快,我再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

    阳世的时间流速在加快,转眼间便又已过去了一天时间。

    自我和柏桑消失之后,教廷的人赶到现场,神圣大天使长加百列神情凝重的望着旋涡气流消散殆尽,来自于九霄之上的诸多目光视线也渐渐散去,不时可闻一声浓浓叹息。

    “楚天!!”

    苏洛辰御器飞天极速飞驰,但只能亲眼看着我被天刑雷劫吞噬,最终不知去处。

    加百列从出神中醒转,她回头望去,美眸中倒映出苏洛辰的身影。

    “无鸾?”

    “你终于是出现了!”

    加百利展开身后六翼洁白翅膀,挥舞起手中神器秩序之刃,她化成一道白色虹光,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向着苏洛辰而去。

    “圣脉一族后裔无鸾,你已堕为邪魔,将教廷神器命运之钥归还!”

    伴随加百列一声沉喝,空中有莫名吟唱声响转。

    苏洛辰深深看了一眼我消失的地方,立即转身头也不回地逃遁而走,事已至此,他也已经没有了任何办法。

    “截住他!”

    神圣大天使长加百列下令于教廷,手持金色权杖的教皇那些人也几乎在同时追击。

    苏洛辰眼角余光望向身后,流露出凌厉狠辣之意。

    他御器雷精鞭,霎时间引动漫天雷霆。

    “轰咔——”

    道道如电蟒般的雷霆劈落,呈现万钧之相,密密麻麻向着教皇那些人劈去。

    炽烈白光闪耀苍穹,其威如同天地之怒。

    教皇以及几位紫袍大主教纷纷施展魔法护身,各种奇异的光芒出现空中,尤其是其中一道金色耀眼的光芒最为强烈,尽数将所有雷霆阻隔在外。

    “嗤……”

    空中突然响起布匹划破之音,有一道凌厉银光切断雷霆,像是划破了空间,袭击到苏洛辰的身后。

    苏洛辰立即以手中命运之钥撼然迎击。

    对撞瞬间,大音希声。

    强烈的冲击波四散而去,掀起一片风沙卷起,震散空中白云,有一道道似无形的凌厉刀刃,将大地地面犁出道道深坑。

    银光倒卷而回,显露出斧头模样稳稳落在加百列手中。

    而苏洛辰借反震之力,头也不回地,仓皇逃窜离开了这里,转眼间便就已经到了天边。

    加百列停留在空中,她深深望着苏洛辰的背影,没有再进行追击。

    这时,教廷众人赶至。

    “神圣大天使长,您怎么不追了?不能放那无鸾逃走,必须要将他手中的神器命运之钥收归教廷!”

    白袍教皇微微躬身,十分恭敬地向加百列询问。

    加百列摇摇头:“这个人很难杀,不急在这一时!……利奥陛下,现在要紧的是圣脉一族的事,圣者柏桑已然离开,圣境也不复存在,应该趁此机会彻底肃清教廷威胁。”

    “遵大天使长神谕。”

    教皇再度恭敬欠身,而后向着身边的紫袍大主教以及红袍枢机主教下令。

    此次千载良机,可将圣脉一族的威胁彻底根除,对于西方宗教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大事情!

    几位枢机主教和紫袍大主教纷纷领命行事,一场血雨腥风在所难免。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地面上,原本世外桃源一般的圣境,此刻变得千疮百孔,四处都是残垣断壁。

    翠绿密林中,冥木螭畏畏缩缩探出脑袋来,

    小家伙抬头看一眼空中,眼睛里满是惊惧和疑惑,它嗷呜悲鸣一声,很是不知所措,但见空中有恐怖的人飞来时,连忙缩回身体隐藏不见,瑟瑟发抖的躲藏着。

    ……

    都市中,地下密室。

    会议桌旁坐了将近有十人,而空着的位置则表示那人已经死了。

    “圣祖真的将我们抛弃了……”

    悲声疾呼,有位老者在痛哭流涕,圣境不复存在,从今以后他们将是无家可归的人。

    其余人无不面露戚然神色,圣祖自血脉中觉醒,竟这样轻易就抛弃了他们。

    “这是早有预料的事情,不是吗?”

    “此次之危,是教廷与我们圣脉一族的背叛,他们背弃了圣子的承诺,也应该承受我们的怒火!”

    “是时候,将地狱中的那位唤出来了……”

    “大家都按照原计划行事吧!”

    坐在首位的苍老人影隐藏在黑暗中,向着众人下达命令,会议桌旁的所有人纷纷收敛情绪起身离开,圣脉一族为圣祖柏桑的大事忍让已久,而现在……终于到了爆发的时候。

    ……

    而早在几天之前,人皇印洞天福地世界,云端宫殿之中。

    “香狐妃,你决定好了么?”柏桑淡淡询问。

    凝舞自行人派调息之法中醒转,她缓缓睁开美眸,其内神采波光流转,摄人心魄,她没有任何情绪表露的回答:“我要那些人付出代价,我要让他们为我相公陪葬。”

    “既然如此,你便先回国内吧!”

    “七莲、敖煌会协助你,你们可先行招引仓颉自时空长河中归来,他也会帮你的。”

    柏桑点点头,与身边二人作出安排。

    凝舞站起身来,向着那柏桑借人皇印之力张开的通道门户款款走去,门户另一边,可见山岳层叠之风景,那里赫然正是泰山之巅。

    敖煌和七莲居士紧随其后,也迈入通道门户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