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八十七章 凝舞见苏洛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说起来,真正能够御空飞行的高人,那在古时候可都是被称作神仙一般的人物,本还不至于会这么轻易被杀。http://m.zhuishubang.com/

    但是,他们三个却有些与众不同。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的修为境界还不足以御空飞行,但三人联手布阵之力却能够做到踏风而走,这是道门的一种布阵法术,

    若是面对一般的邪魔,即便是魔灵,他们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可偏偏,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凝舞。

    早在融合魔物原身之前,凝舞就已然有了邪灵之力,再加上神龛之上雪神的千年信仰之力,以及九尾魔物原身自己的力量,而且还有近一个多月以来凝舞所吸收的人皇印之力,她如今的状态可谓已达世间法尽头。

    这么拔苗助长,并非没有危害,但凝舞已然顾不得了。

    挥手间诛杀三位道门高人,余下一众弟子作鸟兽散,四散奔逃,凝舞俯视着他们,微皱眉头,像是在犹豫些什么。

    她在犹豫……

    要不要赶尽杀绝!

    “你们说,要不要将你们全部都杀了呢?”

    幽幽之音,带有着妩媚之感,响彻在每一个夜色下逃窜在密林中的人耳边,宛如鬼魅般如影随形。

    那阵阵的“咯咯……”阴森笑声,更是令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这是凝舞她施展的迷魂神通术,可致人坠入恐噩幻境,就听闻密林中接连传来扑通摔倒的声音,每个人都身体紧绷、牙关紧咬的摔倒在地,像是中了邪一样彻底丧失神智。

    高空中,凝舞收回视线,神情恢复冰冷。

    而正在她准备离开之时,虚空中突然有法力波动震荡传来,一副透明无形画卷之影舒展,自其中走出三个人来。

    凝舞停下身形,回眸望去。

    “香狐妃,你这是要去哪里?”领前一人开口问话,透着无比浓重的沧桑之感,他身披简朴的蓑衣点缀斑斓羽毛,他个头不高却又有着擎天之感,他披头散发、胡须浓密,半白呈灰色,半老而未老,那强健身子骨看起来甚至不输年轻人,更为奇特的是他有着天生异相,四目而重瞳!

    凝舞微微欠身施礼:“凝舞拜见文祖圣师。免-费-首-发→【追】【书】【帮】”

    文祖圣师,乃是尊称——他,正是众神魔将之首仓颉。

    之所以会有这个尊称,其中还另有一层隐秘,造字圣人仓颉乃是人皇——殷的父师,传闻中殷皇正是仓颉所抚养长大的,养育之恩加上师传之恩,故而殷皇在仓颉面前都是尊称为父师。

    “凝舞?”

    “吾才离开多久,你何时竟换了名字?”

    仓颉四目重瞳之中倒映出凝舞的曼妙身影,隐隐有雷霆汇聚,隐而未发,他正在仔细打量着凝舞。

    “凝舞,正是我此世此身之名。”凝舞不卑不亢回答。

    仓颉摆摆手:“香狐妃也好,凝舞也罢,你愿称作什么便称作什么吧!……此刻,你又要去往哪里?”

    “处理些私事。”凝舞回答。

    仓颉略有不满问:“何事?”

    “问一些事,杀一些人,文祖圣师若有不便,可于泰山之巅稍等,待我处理完私事之后,自会前往泰山之巅与你们汇合。”凝舞道。

    仓颉深深望着凝舞,不满情绪更重。

    敖煌连忙站出来劝道:“文祖圣师,香狐妃所谓私事,正是为了却此世之身的因果之缘,柏桑也曾道,希望您老能够帮一帮她。”

    “你们这些孩子啊,可千万别误了大事便好。”

    “说吧……”

    “具体找何人?又要杀何人?报上他们的名号来。”

    仓颉情绪稍缓,继续详细问道。

    “她姓苏,名洛依,原江阴人氏。”凝舞答道。

    仓颉点点头,挥手间再次在天地之中张开透明无形画卷,其上隐现浮光掠影,很快便就将苏洛依的下落行踪锁定。

    仓颉又问:“不过区区凡人,值得这么大张旗鼓去杀她么?”

    “我要找她问事。”凝舞抬起美眸认真道。

    仓颉冷哼一声:“道是要杀人,却又要先问事,怎得见你出手施法竟还对林子里的人手下留情?香狐妃何时竟会变得如此优柔寡断?”

    “文祖圣师!我并没有要求你来帮忙!”凝舞丝毫不惧地对视仓颉目光,美眸中难掩愤怒。

    敖煌身体顿时便抖了抖,凝舞的话怕是要激怒这位圣人了!

    七莲居士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仓颉突然间竟笑了起来,他深深看一眼凝舞,向着无形画卷中走去:“才多久不见,九丫头的脾气又见长不少,罢了罢了,吾不跟你计较便是。”

    凝舞望着仓颉背影,秀眉紧蹙,稍稍犹豫之后还是跟了上去。

    待四人全部走进无形画卷之后,这于高空中展开的透明画卷影子很快合拢,接着便就彻底消失不见。

    忻州市,高空中。

    四人穿行而出之后,凝舞立即便就发现了地面道路上正想驾车逃跑的苏洛依。

    她飘身飞落,拦在车前。

    凝舞道:“苏洛依,下车,我有话要问你。”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苏洛依叫道。

    凝舞又说:“我是来找你问楚天的事。”

    “呵呵……关于楚天,我更是没什么跟你好说的,让开!不然我可撞了!”

    即便是苏洛依这么警告,可凝舞仍旧无动于衷。

    苏洛辰紧张不已的陡然踩下油门,汽车引擎发出剧烈运转的轰鸣声,向着车前的凝舞便就撞了过去。

    可还没等撞到,车子莫名就熄了火,任凭苏洛依如何努力都再也发不动汽车。

    “下车吧!”

    凝舞向驾驶位缓步走过去,劝着苏洛依莫要再做无谓反抗,苏洛依哪里肯听,气急败坏的不停拍打着方向盘,可这没有生命的铁家伙又哪里是能拍得走的。

    “阳世间变化,竟如此之大!?”仓颉叹道。

    敖煌回答:“近三百年来小术之流在不停发展,才有了这么翻天覆地的改变。”

    “世间修行传承呢?”仓颉微皱眉头问。

    敖煌又答:“传承仍在,不过俱已凋零,倒是瑶池仙境还保留些许远古原貌。”

    “失法而重术,天地有此种演变,已然脱离了原有轨迹,此是祸非福啊!”仓颉又叹一声。

    说话间,三人也落到了地面上。

    仓颉见凝舞还在耐心劝说什么,顿时再次露出不满情绪,他挥手间以大神通法术借移转之力生生将苏洛依凭空裹出了车,一屁股摔在地上。

    “哎哟!”

    苏洛依吃痛大叫,连忙又捂着屁股爬起身,手里紧握渡魂铃全神戒备着他们。

    凝舞上前,轻声戚然道:“苏洛依,请你帮我找一找我家相公楚天。”

    “你都找不到,我上哪里去找?不帮!”苏洛依一口回绝。

    凝舞却自顾自又道:“楚天他……可能已经死了。”

    “你……你说什么……”

    苏洛依霎时间目瞪口呆,一时愣在了原地。

    而七莲居士和敖煌不由得紧皱眉头,他们互看一眼,果然凝舞还是没有轻易相信柏桑的话,所谓私事,其实也是为求证而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