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八十八章 杀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凝舞,她确实是为求证而来。免-费-首-发→【追】【书】【帮】

    仅凭人皇之子柏桑的托辞,她自然不可能全部相信,而且即便柏桑所说的是真的,她也需要求证结果,倒溯时光,她要弄明白究竟是谁出的手!

    所以,她找到了苏洛依。

    有着阴门神器命轮福报通在身的苏洛依,可于时空长河之中追溯往事,所以只要苏洛依肯帮忙,那么一切真相自然大白。

    七莲居士和敖煌对视一眼,不由得紧皱起眉头。

    随后,二人又看向仓颉。

    七莲居士以元神传音,小心提醒:“文祖圣师,不能让这小丫头自时空长河中倒溯时光,更不能让她找到楚天的踪迹,否则香狐妃恐将背弃殷皇陛下的誓约。”

    “知道了。”仓颉淡淡回应。

    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苏洛依,尤其是她魂魄中的神器命轮的魄身福报通,数千年之后再见此神器出世,让他不禁唏嘘怅然。

    但同时,又暗含警惕!

    仓颉看得出苏洛依还并不能自如使用这件神器的威能,但早晚……都将是一个威胁。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有我在一日,便不允许你们伤害她!”

    凝舞头也没回地与三人传音谈话,警告威胁的意味很明显。

    “神器在身,怀璧其罪,即便是你想护,你又能护得了几时?”仓颉反问。

    凝舞却道:“护得一时是一时!……接下来的事,请你们在此暂等,不要来打扰我,否则你们知道后果。”

    仓颉脸上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并未答应,也并未不答应。

    ……

    “楚天到底出了什么事啊?”苏洛依情急向凝舞问。免-费-首-发→【追】【书】【帮】

    凝舞摇头道:“此事与你无关,我要你帮我确定我相公是不是还活着,如果他死了,又究竟是被谁所杀。”

    苏洛依呆愣木讷的点头答应,一时间竟也慌了神。

    她说她要回家取媒介通灵之物,凝舞自然跟随在她身边,而仓颉、七莲居士和敖煌则在外面暂等。

    苏家,

    苏洛依很快便就准备好施法所需,而尹素兰听到动静,也连忙抱着小半缘跑出来察看。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她是谁?”

    “她就是那要来找你的人?”

    尹素兰向着苏洛依一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苏洛依尴尬与尹素兰解释,她……正是九尾香狐妃,也就是楚天明媒正娶的妖魂鬼妻,她叫凝舞。

    尹素兰顿时愣在当场,望着凝舞那倾国倾城般的容颜,不由得也失了神。

    凝舞也注意她,注意到她怀中襁褓里的孩子。

    “这不是楚天的孩子!!”

    苏洛依脱口而出的解释一句。

    “我并没有问你。”凝舞语气有些发寒,绝美容颜更是冷若寒霜。

    苏洛依尴尬不已,先把小半缘的来历跟凝舞说了个明白,不过关于尹素兰以借阴续命之法救我的事,她聪明的只字未提。

    凝舞释然,也没再多问什么。

    很快,以媒介通灵的结果出来了,苏洛依查到了当日神器出世的情景,但不知怎么回事,那段时光所呈现之景一片模糊,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更是一片混沌。

    苏洛依顿时慌了,再以媒介通灵之法,意图找到我还活着的证据。

    可结果却无一例外,俱是一片混沌……

    “这……这是这么回事?”

    “不可能!”

    “楚天他怎么可能会死,他根本就不可能会死!”

    “一定是媒介通灵出了差错,一定是的……”

    苏洛依不停喃喃着,一连又试了两次,可这两次无一例外都是同样结果,直到苏洛依小脸煞白,鼻孔流血不止时,她这才终于坚持不住的停止了通灵之法。

    苏洛依喘息着,声音忍不住在发颤。

    纵然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就摆在她们三个的面前,这也无法令人否认。

    ……

    “确实是命轮不错,但此件神器怎会出现在这女娃儿的身上?”仓颉微皱眉头。

    七莲居士询问:“文祖圣师,结果如何?”

    “有河图洛书在,可扰乱命轮感知时空长河,我已经暂时隔绝了此件神器之力。”仓颉回答。

    七莲居士和敖煌长长松一口气,如此一来,便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

    “楚天他……难道他真的已经死了吗?”

    “不可能!”

    “就算是楚天死了,为什么我感知不到他身死时的情景!?”

    “不对,肯定哪里不对!”

    苏洛依还是不愿意承认通灵结果,她不停呢喃,自问自答的说着什么,可悲伤情绪以及那目中积聚的泪花,却完完全全出卖了她的心。

    理智告诉着她,这件事有蹊跷;

    可颤抖的心,却在忍不住令她往最坏的结果去想;

    苏洛依擦掉鼻子里不停滴出的鲜血,她紧咬皓齿,不甘心的还想着再次尝试。

    “不用再试了!”

    “不管怎么说,今日还是多谢你出手帮忙,我还有事便就不再多留。”

    凝舞转身欲走,片刻不想多留。

    “你去哪?你是要为楚天去报仇吗?”苏洛依情急追问。

    凝舞头也不回地道:“此事与你无关,切莫插手其中!……另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阴门之神器。”

    ……

    虽没有清楚始末,但终究算是有了个结果。

    一切,都与柏桑所说相吻合。

    至于苏洛依为什么会感知不到那身死时的情景,或许是与当日大神通者出手斗法有关,但不管究竟原因是什么,他们那些人……统统都该付出代价!

    凝舞从苏家走出,原本就不应该存在的一丝侥幸与希望也彻底被掐灭。

    她每踏出一步,散溢出的妖气便浓郁一分,杀机也便就浓厚一分,当凝舞终于来到在外等候的几人身前时,她美眸中的神采波光彻底敛灭,只余下几欲喷涌而出的滔天怒火,恐怖如魔神般的威势令那赤蛟敖煌都不由得心悸万分。

    “文祖圣师,麻烦您为我带路。”

    “做什么去?”

    “杀一些人!”

    “谁!?”

    “第一位,瑶池仙境,九霄宫,神宵子。”

    伴随着凝舞的话音落下,凌冽的风凭空生起,她周身散发的浓郁妖气陡然凝实,化成一只黑影般的魔物妖狐之身影,泣血般的双眸耀亮着猩红无比的血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