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九十章 万殊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没等九霄宫被灭的消息传来,神魔将四人已然来到万殊宗山门之外。

    万殊宗掌教真人,逍遥子。

    此人此山门乃是瑶池仙境大昆仑修行界中的佼佼者,其开山祖师更是可追溯到远古时期的人皇之争中,那位祖师效忠于另一位人皇,也是他亲手将九尾妖狐妃的魔身封禁。

    宗门传承至如今,真人逍遥子便是此代守护开山祖师遗训之人。

    这个人,不止一次令凝舞陷入仙境,早在之前围攻青丘山时,也是他联合其它宗门率众而来,当初若不是凝舞布下万鬼噬神大阵,令他们那些大神通修士投鼠忌器,恐怕早已经被围攻而死,根本就不可能再走得出瑶池仙境。

    “香狐妃,现在的你可杀不了逍遥子。”七莲居士开口提醒。

    凝舞摇摇头:“不,我非杀他不可!”

    “他有远古开山祖师所传神器在身,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你现在还有伤。”七莲居士皱眉道。

    “是啊,凝舞,先等等再杀他也不迟嘛!”敖煌开口劝着,很是不忍看着她这副样子。

    凝舞却很执拗的说道:“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等,我必杀他报仇不可!”

    七莲居士面露为难之色,敖煌情急的欲言又止,可又不知该怎么劝香狐妃摆手。

    仓颉这时问:“所传神器是为何物?”

    “尚且不知,我们追查过,但并没有查到确证的结果,此件神器乃是万殊宗掌教真人代代口传之秘。”七莲居士回答。

    仓颉突然笑了:“那现在岂不就是查证的机会?你们莫要阻拦了!”

    “可……”

    七莲居士和敖煌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仓颉以眼神制止。

    借着凝舞杀人的机会,逼逍遥子使用神器,届时是何结果自然一试便知,若是有隐患威胁,也好及早排除掉。

    “香狐妃,去动手吧!”

    “是,文祖圣师。”

    仓颉让凝舞动手,凝舞竟然也真的就答应了下来。

    敖煌情急不已,嘴里憋着话想说又不敢说,但其实三个人心里都明白,凝舞她不是不知道危险,而是她一心求死,所以即便会有生命之危,她也完全不在乎。

    但对于他们三人而言,若凝舞不敌,届时该怎么办?

    救,还是不救?

    若救,大家可能都会遇到危险;

    若不救,封禅仪式时,谁还能催动人皇剑;

    然而他们考虑的问题,却并非仓颉所考虑的问题,比起所谓危险,他更想确定那代代口传之秘究竟是什么!

    透明无形画卷裹住四人身影,穿行而入护山大阵。

    与九霄宫的情况一模一样,那强大无匹、可御仙魔来犯的山门阵法,在他们面前就宛如无物一般,根本不受任何的阻碍。

    “尔等神魔将大驾光临,真是令万殊宗蓬荜生辉呀!”

    “贫道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朗朗笑声而起,万殊宗掌教真人凌空踏步,一步一台阶,缓到高空之中,打量过面前几人之后,他笑意更浓道:“这位……应该就是众神魔将之首,人称文祖圣师的造字圣人仓颉吧?”

    “你这小辈,竟识得吾之身份?”仓颉稍有些意外问。

    逍遥子一挥袍袖,负手而立:“能够进出护山大阵如入无人之境,也只有远古神器至宝河图洛书能够做到,所以……你这皓首匹夫,苍髯老贼,我怎能识不出呢!?”

    逍遥子本还正和颜悦色的说话,可说到最后一句,突然收敛笑容,竟开口骂了起来!

    “好个猖狂的小辈!”

    仓颉不怒反笑,但双眸中的雷霆之怒已经难以掩饰。

    逍遥子哈哈大笑道:“若论造字圣人,小辈自然尊称您一声文祖圣师;若论神魔将之首仓颉,小辈也只能骂一声苍髯老贼!……莫怪小辈猖狂,莫怪猖狂小辈,三界各归其位,乾坤有序,您老又何必试图掀起腥风血雨?即便尔等能够迎接殷皇陛下自时空长河中归位,他也早已不是人皇之身,如今的殷——不过是意图篡夺天命的贼子罢了!”

    “小小修士,也敢妄言天命?”

    “你口中的天命又是为何物?是这贪婪欺人的三界之规,还是那剥夺阳世灵修气运的诸天上界?”

    “无非自欺欺人罢了!”

    “待殷归位于人皇,他才是真正的天命显相!你又懂得什么?”

    仓颉沉声回应,空中炸雷声响个不停,天地都在为之震动。

    “有我万殊宗在,殷——他归不了人皇之位。”逍遥子轻蔑冷笑,完全不惧仓颉的愤怒。

    仓颉冷哼:“大言不惭,那今日便先从踏平你万殊宗开始,吾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够挡得住我们。”

    “嗷……”

    妖狐兽吼之声卷起黑色腥风,直扑向逍遥子。

    凝舞率先出手了!

    怕她会有危险,自在天魔七莲居士紧随其后也御器出手,赤蛟敖煌显露原形之身,在一旁掠阵伺机攻敌。

    逍遥子哈哈大笑一声,陡然间显露三头六臂之相。

    这是五五化身之术的另种运用,正面应敌凝舞的逍遥子,手持一杆青色的长枪,侧面与七莲居士和敖煌相斗的逍遥子,则分别持有黑色玉如意和一面古朴非常的青铜镜。

    一时间,空中爆发出骇人的激战。

    有黑光自莲灯之上激射,那青铜镜立即散发出氤氲雾气,尽数将黑光吸收其中;

    敖煌龙吟不止,喷吐出龙涎化成火焰,但却被玉如意御水全部阻挡;

    正面交锋的凝舞,九条尾巴如同九柄利剑,凌厉而密集的攻击,可看似眼花缭乱的攻击却被逍遥子的手中长枪轻易格挡,根本无法近身丝毫。

    以一敌三,完全不落下风!

    三人尤以敖煌实力最弱,逍遥子抓住机会,旋身转变应敌对象。

    青铜镜将收摄的莲灯烛光反射而出,袭击向凝舞;青色长枪脱手而出,化形成一条青色巨龙,甚至还要敖煌的身形大上不少;黑色玉如意形成一道水形波纹锁链,眨眼间缠绕到七莲居士身体上,并向着那莲花宝灯中强灌而入。

    局势陡然间逆转,三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凝舞冷哼一声,借妖力施法凝聚成袖珍小狐,化解掉黑光袭击;

    七莲居士面色阴沉,周身突然莲华光芒大盛,水形法力自然而然消散无踪;

    而敖煌……

    他悲吼嗷呜一声,自空中摔落山中,一击便重伤垂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