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九十一章 并没结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嗷!!”

    赤蛟蛟龙敖煌悲吼一声,自空中摔落,面对逍遥子的凌厉一击,他根本就抵挡不了,转眼间便就重伤垂死。

    另外一边,七莲居士化解玉如意的水形法力,趁机再度攻去。

    而凝舞,终于又祭出了她的内丹。

    妖气弥漫的内丹外裹有人皇印之力,立时便将逍遥子的肉身炉鼎束缚,令他无法再移转身形,七莲居士掌心莲灯华光大盛,激射而出一道黑色光柱,眨眼间便袭至逍遥子身前。

    玉如意内部顿时间耀亮光芒,在逍遥子周身凝成防护光罩屏障。

    “哗——”

    屏障才不过抵挡瞬间,立时破碎消散,逍遥子手中的玉如意也紧跟着出现裂痕。

    面对一前一后两道凌厉攻击,逍遥子终于露出凝重神色。

    他与凝舞交过手,深知那迷魂之术的厉害,即便是世间法尽头修士,也会有一瞬被困的时间,可在高手对决中,尤其是这种大神通法术的对决中,一瞬的时间足以决定是生是死!

    几乎不加思索和犹豫,逍遥子决定凌厉反击!

    若能将香狐妃和自在天魔斩杀此处,那么日后人皇归位也就能少了许多麻烦,尤其是这位九尾香狐妃!

    突然间,一面青色古朴的印鉴出现在逍遥子身前。

    其上有九龙盘绕花纹,另刻塑有五方天帝圣容,就在此青色印鉴出现时,整个天地之间都不由得为之一滞,如同凝固了空间,那一前一后两道攻击只在瞬间便被逼退。

    “崆峒印!”

    “可废立人皇之位的神器崆峒印!?”

    “难怪你这小辈如此自负,敢大言不惭说出那等话来,不过……此等神器岂是你所能持有的?”

    “拿来吧!”

    仓颉神情又惊又喜,果断御器出手加入战局,以河图洛书将那崆峒印完全封禁。

    还未等神器再爆发神威,转眼间就被禁锢。

    但其实,仓颉一直都在等逍遥子动用此件神器,他早就有所准备的在暗中积聚着法力,也果不其然一击得手。

    “卑鄙!”

    逍遥子怒吼一声,全力御器向着无形画卷攻击而去,另一方面也操御崆峒印,意图挣脱河图洛书的禁锢控制。

    可是,他小瞧了仓颉,小瞧了这位远古圣人。

    仓颉挥袖间再次御器施法,口中轻喝:“去!”

    只见那蓑衣之上的斑斓羽毛陡然间激射而出,如一道道利箭火羽,将逍遥子的身形牢牢锁定,令他逃无可逃。

    “破!”

    逍遥子拼着深受重伤,也要将神器崆峒印夺回,可仓颉却没有再给他任何机会。

    河图洛书之上不停有象形文字散溢金光涌现,这些金光文字如有灵性一般,宛如活物,前仆后继地拦在逍遥子身前,它们被破灭一个后紧接着又再生两个,密密麻麻以天空为书卷,化成一堵坚不可摧的墙壁,彻底封死逍遥子的去路。

    前路被封,后路被堵,逍遥子无处可逃。

    “苍髯老贼!”

    “你好卑鄙!”

    逍遥子悲愤怒吼一声,此时利箭火羽完完全全将他的身形淹没。

    轰鸣声响彻不停,漫天火光似烟火般接连绽放。

    那火海汹汹焚烧着,灼热温度令空间都仿佛出现了扭曲,燎原一般久久不熄,并且渐渐向外蔓延。

    七莲居士忍不住后退身形,而凝舞却纹丝未动。

    她在等;

    等逍遥子的元神逃遁;

    炙热温度令她的衣物自燃而起,令她白皙如脂般的肌肤变得通红裂开泛出血迹,令她九条洁白尾巴焦黑一片。

    但她的美眸始终注视着火海,绝美容颜没有任何情绪表露。

    她全神贯注地看着,甚至都没有分心动用防护任何手段,为的就是等待那唯一的机会到来。

    “仓颉!”

    “崆峒印即便被你得去,你也炼化不了!”

    “你禁锢得了一时,你又能以河图洛书禁锢此神器一世么?”

    “它迟早会脱离你的控制,它迟早会彻底废掉殷的人皇气数!……持正道神印,御神器,废人皇,那个人本就不是我,你们注定白费心机一场!”

    空中悠悠荡荡回响逍遥子的声音。

    待声音落下,火海之中陡然窜出一道虹光,几乎眨眼间便就到了天边。

    而早早等待这一幕的凝舞,也几乎与此同时追去。

    以内丹上的人皇印之力封禁逍遥子的元神元婴,这一次他真的彻底逃无可逃,生死也全凭凝舞的一念之间。

    “香狐妃,不……凝舞……”

    “我想不明白,这种时候为什么你还会甘为鹰犬,供人驱使!?你这么做,无异于是在逼楚天日后亲手杀了你!”

    逍遥子厉声喝问。

    “楚天他已经死了,被你们这些人给杀了。”凝舞神情冷漠,美眸中滑落两行血泪。

    逍遥子微愣,忙道:“道门没必要去杀楚天,也更不可能会杀了楚天!你莫要轻信了他人的欺言,莫要再被他人给利用!”

    “我没有被利用!……纵然不是你们杀的,可我的相公也是因你们而死,你们每个人,你们所有人都与这件事脱不了干系,你们都应该付出代价!”凝舞寒声道。

    逍遥子急道:“可你若要报仇,难道不应该去找真正的元凶吗?”

    “我会去找的!但现在,你们要先死!”凝舞回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逍遥子顿时愕然,哑口无言。

    原来……她是想杀光所有与楚天的死有所干系的人,这其中自然少不了有他逍遥子,也少不了许多道门中人。

    “呵呵呵……”

    “哈哈哈哈!”

    “不愧香狐妃之名,曾经之事难言对错,但也希望你和楚天不要怨我们。”

    逍遥子自嘲大笑之后,语气落寞又道。

    “我相公都没有怨你们,我自然也不会怨,只是你们都需为我相公楚天陪葬。”凝舞话音落下,便催动妖狐内丹借人皇之力,将逍遥子的元神元神撞碎,彻底消逝于天地之间。

    紧跟着九霄宫的神宵子,这万殊宗的宗主逍遥子,也同样形神俱灭。

    一天之内,接连有两位世间法尽头的大神通修士同时被杀陨落,这在近千年的时间里还从未有过。

    然而,这件事还并没有结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