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零二章 我的选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前前后后数道恐怖无比的攻击,集中攻击在堕落炽天使路西法的身上。

    无从躲避,也躲避不了。

    “轰——”

    巨大无匹的声响,响彻世间。

    浓厚的气浪席卷四方,驱散积厚乌云,天地间恢复一片清明之色,粒粒晶光飘荡着,如雨一般洒落人间。

    而堕落炽天使,恶魔撒旦路西法……

    他,彻底消失不见了!

    有吟唱声悠荡而起,似是叹息似是哀悼,似是悲悯于曾经的神圣天使长的消亡。

    加百列说,这是主的叹息。

    路西法曾是天国的第一任神圣大天使长,火焰羽翼本象征着众天使之怒,最终却成为了恶魔的力量源泉。

    主说,他不该涉足人间;

    可他,却从未改变他的贪婪;

    苏洛辰却是摇头道:“本应守护天国的人,却成为了天国的反叛者,他追寻的是天主的道路,若说对错,又究竟是谁人的对与错。”

    “修行有偏,不是单论对错就能分辨的事情。”加百列沉吟之后,又道:“起码,天主没有错。”

    苏洛辰好笑问:“那他呢?”

    “他迷失了……”加百列幽幽道。

    苏洛辰摆摆手,懒得继续计较,对也好错也好,他本也无心去分辨。

    既然堕落炽天使路西法被斩,苏洛辰便将手中命运之钥归还,这本也就是归属教廷的神器,圣脉一族巧得,而现在他代无鸾原璧归赵。

    “可这件事还没有结束。”加百列皱眉。

    苏洛辰回答:“余下事,已与我无关。”

    此一战,确实还没有结束,还有很大的烂摊子需要收尾处理,圣脉一族的族人仍在作乱,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解决的。

    苏洛辰现在心思并不在这个上面,他想要离开这里了。

    加百列接过命运之钥,又问:“需不需要帮忙?”

    “需要!帮我找到楚天,救他回来,就是你能给我的最大的帮助,在此先行谢过。”苏洛辰拱手以礼拜谢。

    加百列点头:“我会尽最大努力找到他的。”

    谈完话之后,苏洛辰叫上冥木螭,转身飞天而走,加百列望着他离去的身影,久久沉默无言。

    这一天,是七月十三;

    西方教廷在付出四位红袍枢机主教、一位神圣大武士、一位紫袍大主教丧失魔法力的代价,终于是将堕落炽天使路西法斩灭于世了。

    余下的一些人,已经对教廷没有威胁。

    所以,苏洛辰也就没有再继续留下,凝舞回去了国内,而我偏偏生死不知,他苏洛辰忧心牵挂国内的情况,不得不赶回去看看。

    凝舞她是会杀人的;

    凝舞,也已经杀了许多人了;

    ……

    无边方广玄妙世界,神器黄泉台之中。

    犹豫不决时,阳世间的时光正在快速流逝,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人皇之子柏桑与我一起回去,要么,耗在这里,这样做不但救不了凝舞,最后我也难逃与魔性种子的元神融合。

    “今天是十三、十四,还是已经七月十五了?”

    黄泉台世界之外,柏桑盘膝坐于空中,周身金光外溢,他反倒像是不急了,嗤笑着跟我交谈,而我从不作回答。

    这种情况下,我也无所回答。

    有些事注定会发生,不论我怎么做都无法避免,我苦恼着作不出决定,也拿不出主意,真恨不能让时间在此停止,或者……干脆杀了我自己了事!

    “楚天,我作为人皇之子,给你的承诺始终作数,你难道真的眼睁睁看着香狐妃她为你香消玉殒?”

    “楚天,与我融合吧!只要我们融合了,就可以回归阳世,就可以拯救凝舞,就能够令使神魔将的计划付诸东流!”

    柏桑仍旧聒噪不止;

    魔尊汨罗也开始对我进行蛊惑;

    他们此刻都清楚知道,我是多么的想回去救凝舞,所以他们在催促着我作出决定。

    我实在受不了他们的吵闹,终于吼出声。

    “闭嘴!”

    “全都闭嘴!!”

    吼声回响在空荡的天地,他们也终于安静下来。

    我咬着牙,面目憎恨愤怒。

    我不能再耗在这里了,我要回去,现在就回去!

    “你终于是想清楚了?”心神灵台中的他与我说道。

    我站起身来,我确实想清楚了,但我所想恐怕并不能如你所愿,即便是我要回去,那也是只能作为我楚天自身赶回去,所以我不可能与你魔尊汨罗融合元神,所以我只能选择与人皇之子柏桑合作。

    两害相权取其轻,只待等到回去之后再考虑别的事。

    眼下最重要的是救凝舞!

    “但他并不可信,若放他进来,又要杀你,届时你拿什么挡他的人皇剑和人皇印?”他反问我。

    我阴沉回答:“那就把你的力量借给我!”

    “嘿嘿嘿,哈哈哈哈……”

    “借与你自然没问题,但倘若这么做,你可就等于将我和他同时都放回了阳世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饶有趣味的再次反问。

    我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除了这么做之外,我又还能怎么办?

    要救凝舞,首先要确保回去的是我,而非别人;

    既然如此,也就只能和柏桑合作;

    “这么考虑倒也不算错!没关系,我不急于这一时,我们的身体可以暂时还属于你,待到你完成心愿之后,我再亲手拿回来。”他玩味的说。

    我沉默着,没有回答他的话。

    我知道他一定会同意的,我越是依赖使用他身为魔尊汨罗的力量,我们彼此间的元神便会融合几分,我的身体也会慢慢变成他的。

    我没有办法,因为时间不允许我再犹豫。

    “柏桑!”

    “恩?”

    “约法三章,如何?”

    “嘁!楚天,现如今的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要么答应我之前所说,要么,你就死在这里!”

    柏桑轻蔑嗤笑,一口回绝。

    “说得对,你完全可以夺走我的神器,自己一个人回归阳世间,但是……如果你杀不了我呢?”我冷冷反问。

    柏桑顿时大笑不止,可未等他说话,那笑声就戛然而止。

    我抬头仰望着小世界屏障之外的他,周身逐渐有似鳞片似盔甲的黑色坚固之物附身,逐渐覆盖我的身体,黑色面具遮掩我的神情,只留下一双眼睛,恐怖的魔尊气息散发而出,犹如血海滔天令人压迫的喘不过气来。

    “这是!?”

    柏桑脸色顿时阴沉,骇然盯着我。

    “你杀不了我,所以,你也只能与我约法三章。”我冷冷道。

    柏桑阴沉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愕然,沉默片刻之后,他突然笑了起来,渐渐狂笑不止:“好好好,果然不愧是楚天,你可真是令人惊喜啊!难怪你不愿与我合作,原来是已经认天魔作了主子,妄你口口声声除魔卫道,现在你自己就成了魔物的奴仆,可真是讽刺啊!”

    我既然决定这么做,就是抱着必死的心态,我会在最后自斩此身,所以我根本不会在意你柏桑怎么看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