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零三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讽刺么?

    是的,这确实讽刺!

    谁能想到,最终……我竟然真就这么做了,阴门行人派列祖列师们,道门五宗和道门五子,以及班禅活佛和许许多多的人的担心,到底还是变成了现实。

    我借用邪魔之力,也就彻底变成了邪魔的奴仆。

    这是条不归路,一旦踏上,便就再也无法回头,我清醒的知道这件事的后果,但我却只能这么做。

    终究,我还是背叛了师门,背离了正道修行。

    笑吧!

    任凭你怎么去笑吧!

    我有着心中的坚持,那也是我倾尽所有也想守护的宏愿,我会为此付出代价,其中自然也包括我的生命。

    柏桑轻蔑看我:“先放我进去,再谈你的约法三章。”

    “可以!”我点头。

    施法御器,撤去小世界外的守护屏障,人皇之子柏桑缓缓飘飞而进,并向走来。

    我握紧手中的金府雷龙,目光阴沉的盯着他。

    倘若这家伙想试试真的杀不了我,那我也只好奉陪与他打一场再说,我知道他手中人皇剑和人皇印的厉害,但现在的我可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楚天……”

    柏桑嗤笑更浓:“反正你也已经依附于天魔魔物,何不干脆归顺我父君呢?父君乃是远古殷皇,此次归位之事更是大势所趋,你既然背离了道门,也应该找一个真正的靠山才是嘛!”

    “我不需要!”我摇头回绝。

    柏桑却道:“错一点是错,错全部也是错,既然已经错了何不错个彻底?况且,小小天魔怎及得上我父君人皇之位?我说过,给你的承诺始终有效,我甚至可以成全你和香狐妃的美事。”

    “人皇之位?”

    “算是个什么东西!”

    “被流放时空长河的失败者,远古之初尚且难成大事,如今还在做痴心妄想?”

    “可笑!”

    这不是我说的话,但却是自我身体中发出却的声音。

    我微愣,柏桑也是愕然。

    可他愕然过后紧接着就是怒不可遏,手提人皇剑,剑指我的头颅,而我也下意识抬起金府雷龙,与他对峙。

    “你竟敢贬低我的父君!?”

    “哼!”

    不等另一个我再说话,我急忙喝令他闭嘴住口。

    同时,他的插嘴也很让我警惕不安,这魔尊汨罗是不是已经开始与我的元神进行融合了?

    他很配合的没有再说话,彻底安静下来。

    我看着柏桑说道:“废话少说,你到底是要打,还是要跟我约法三章?”

    “楚天,拒绝了我的好意,你是会为此付出代价的!……说吧,你想怎么个约法三章?”柏桑冷哼,强忍下怒火。

    我其实是就想与他作个约定,约定内容很简单,被困在这里是谁也不想看到的局面,既然他杀不了我,我现在也杀不了他,那索性不如合作先回阳世间。

    我去救凝舞,他继续他的图谋。

    而在这之前,双方暂时休止争斗,待真的能回去之后,我们仍旧还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你是怕我偷袭杀你吧?”柏桑冷笑问我。

    我摇摇头,针锋相对:“我是怕我会忍不住出手杀了你。”

    “哈哈哈……”

    “好,我欣赏你!”

    “楚天,我答应了与你的约定,有什么恩怨都等返回阳世再说。”

    柏桑自负大笑,率性答应。

    他当然是会答应,因为他跟我一样迫不及待的要赶回去,神魔将自远古之处谋事至今,怎么能容忍就这样失败了?

    立下约定,脆弱的合作关系便暂时确定。

    由我御器施法自近乎苍茫无垠的无边方广玄妙世界感应阳世间的招引之力,由他负责破开空间屏障缝隙,好让神器黄泉台能够进入其中。

    很快,便就有了结果。

    我顺着招引之力御器追去,在混沌之中前行。

    空无一物的世界,没有任何参照可寻,我们就像是停滞在原地,但在我的感应中阳世间却已经越来越近了。

    我不知道阳世间已经过去了多久,柏桑虽然面无表情,但我看得出他也在忧心忡忡。

    不论是我;

    还是他;

    都希望尽快的赶回去。

    ……

    七月十三;

    道门占宗,太上长老神机子终于以灵台占卜推衍得出了结果——神魔将四人正在泰山之巅养伤,文祖圣师仓颉也已从时空长河中归来,至于人皇之子柏桑和楚天均都不知所踪,神机子只能断定不在阳世间。

    瑶池仙境传来消息,六位大神通修士被斩,形神俱灭。

    万殊宗掌教真人逍遥子被杀,传承神器崆峒印被神魔将所夺,这些消息彻底震动了大小两昆仑,谁都能料到神魔将会有所行动,但谁都没料到他们竟然可以连杀这六人,而且还夺得了至宝崆峒印。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造字圣人仓颉干的,但实际上,却是凝舞一手促成的这个局面。

    神机子下达道门敕令——

    众神魔将之首,仓颉,需用河图洛书镇封崆峒印,无法直接与人出手斗法,现在正是诛杀神魔将最好的时机。

    道门五宗联合瑶池传承宗门,就此赶往泰山之巅除魔。

    一场浩浩荡荡的除魔行动即将展开,那修为最弱的人也有着飞天之能。

    很快,消息也传达至阴门六派。

    小乘传承之流的阴门,自然帮不上什么大忙,在这件事情上压根就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但这消息却是令方小白犹如五雷轰顶。

    青芸、青月,乃是妙法门仙期有望的修行高人;

    可她们,却被九尾香狐妃凝舞杀于瑶池仙境潜龙山脉;

    方小白曾听东凌小仙子提起过,她的师尊虽是妙法门掌教真人,但修行上师却是得自于青月仙子,法号并不会有重名一说,所以也只能是被香狐妃凝舞所杀的那位妙法门青月!

    昨日,他刚拜过的师母,今日,师母却就杀了东凌的修行上师!?

    别说方小白难以置信,其他人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作为神魔将的九尾香狐妃已然嗜杀成性,那么……作为香狐妃的夫君,他们这些行人派弟子的师父楚天呢?

    这一天,山魈妖肖山偷偷离开南冥村;

    这一天,江阴苏家灵媒之女苏洛依,也偷偷离开了忻州市;

    这一天,瑶池仙境门户不再平静,屡屡有人影凭空飞出,敛藏身影消失不见;

    黄昏垂暮,夕阳似血;

    晚霞漫天映照,一片苍凉景色,火烧云连接着一片一片,犹如天上有汹汹烈焰正在燃烧,散发着不详的色彩。

    泰山之巅,巨石之侧,凝舞站在高耸山崖之边,眺望落日夕阳。

    风儿,卷起她的秀发飘舞,却吹不散她周身浓郁无比的煞气,风儿像是很小心的经过凝舞身边,仿佛生怕会引得这位煞神的注意。

    “神机子正在调兵遣将,很快就要往这里来。”仓颉幽幽道。

    凝舞头也没回地问:“请问文祖圣师,可还有机会杀道门五子?”

    “有!我以河图洛书尚能欺他一时,眼下就还有机会,只不过……凭现在的你,又还能够杀得了道门五子吗?”仓颉反问。

    凝舞转过身,面无表情道:“若是杀不了,那便等殷皇陛下归人皇之位后再杀他们。”

    “那么好,咱们就再走一遭吧!”仓颉听到凝舞回答,不由得露出笑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