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零五章 神仙不可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宣周子!!”

    有人注意到这一幕,不由得下意识惊叫出声。

    伴随着轰鸣声,宣周子整个人的身体爆散成一片晶光,四散飘荡。

    这既是凝舞舍命攻击之威,也是宣周子主动舍弃肉身炉鼎之力,此种攻击所造成的伤势,肉身已然难保,所以宣周子果断便就选择了自斩尸解。

    此为以退为进,唯有这么做才能保全元神,也唯有这么做他才有机会反击!

    “妖魔伏诛!”

    空中回荡起宣周子的怒喝声,滚滚天雷齐聚乍现,这是他穷尽一生修为所爆发出的最凌厉的攻击。

    每一粒晶光,都在激引雷霆之力。

    紧接着,便是响彻天地的密密麻麻的雷爆声,连绵不知几许,完全将凝舞的身形笼罩,令她逃无可逃,恐怖无比的威力甚至扭曲了空间,这也是一种近乎自杀性的攻击。

    凝舞放得下生命安危;

    他宣周子自然也一样可置生死于不顾;

    敖煌惊声大吼,七莲居士也是骇然不已,但在这种局面之下,他们根本就帮不上凝舞任何的忙,也根本就无法插手其中,只能眼睁睁看着凝舞被连绵雷爆吞没身形。

    静待一旁的仓颉几乎不加思索,立即出手救人。

    就在雷爆乍起瞬间,有一卷无形画卷裹住凝舞的身形,下一秒凝舞便就回到了仓颉的身边。

    “嗡——”

    神器至宝崆峒印极力挣扎,有种脱手欲飞的感觉,仓颉又连忙竭力镇压,险些没有让这崆峒印脱离他的封禁控制。

    “多谢文祖圣师援手。”凝舞收起内丹,款款施礼,

    如此惊心动魄一幕,但在凝舞的神情上却是波澜不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并不是她早就心有成竹,而是她本就一心寻死。

    “你没事吧?”敖煌飞过来,关心询问。

    凝舞摇摇头,道:“没事。”

    可谁都能看得出,她这是硬撑的状态,与那等待诏之境的在世仙人生死斗法,要说没事鬼才会信。

    但凝舞不说,敖煌也看不出她究竟受了多重的伤。

    “那……那羽宗宣周子呢?形神俱灭了吗?”敖煌岔开话题,不再追问。

    凝舞微蹙眉头,沉默未语。

    实际上是她也不知道,斗法中时,根本无暇去关注这些,而且她被仓颉施法救回,也并没有看到宣周子的元神陨灭。

    仓颉幽幽道:“他的元神逃遁了,并未陨灭。”

    “这样都杀他不死?”敖煌骇然问。

    仓颉一笑:“你以为待诏之境的大神通修士是好杀的?修为达到如此境界,其元神的坚韧程度相当于是不灭存在,毕竟若再进一步,他可就是真正得道超脱的仙人了,若不是猝不及防的偷袭成功,你们三个加在一起都不会是他的对谁。”

    “走吧!”

    “劳烦文祖圣师带我去找下一人。”

    凝舞神色平静,要继续她的拼命复仇计划。

    “那余下的人呢?”仓颉狐疑问。

    凝舞却道:“他们非死即残,没必要再跟他们浪费时间。”

    仓颉想了想,却也是点点头。

    凝舞所说不错,这些人刚出瑶池仙境门户,就被他们的偷袭给逼了回去,身受重伤还要面对仙境门户的罡风雷霆,即便还有人幸存活下来也是非死即残。

    所以,没必要再追入瑶池痛下杀手。

    也可以说,这些拥有着飞天之能的修士还入不得他们的法眼,倘若追入瑶池再行追杀,这就不知要浪费都多少时间了。

    仓颉御器河图洛书,展开无形山河画卷,几人先后步入其中。

    ……

    “轰咔!”

    狂暴雷霆不停轰击着几个摇摇欲坠的身影,罡风更是似乎要将他们自天空之中卷落。

    跌跌撞撞,终于出离仙境门户的雷霆范围。

    可前脚离开时还是四人,后脚被打回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两人,另外两人则是在重伤之下,承受不住罡风雷霆的恐怖威力而陨落。

    他们,还是初次感觉此地两界界限处的雷霆竟如此厉害。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宣周子被斩灭了!”

    “堂堂羽宗掌教真人,竟就被这么斩灭了啊!”

    一人惊骇莫名,痛哭失声,心有余悸的感觉爬满他的脸庞,他仍旧惊魂未定,浑身都在忍不住的颤抖。

    “该死的神魔将,该死的九尾香狐妃!……此地不宜久留,你我分头行动,赶快通知各传承宗门,神机子的消息有误,羽宗真人已陨落!”另一人沉着冷静道。

    二人简短两句话商定,随后便分别向着两个方向逃遁。

    他们不敢在这里停留;

    若神魔将再追杀进来的话,他们可就必死无疑了;

    但其实,凝舞他们并没有追杀而来,他们借助神器河图洛书遁空离去,眨眼间又出现在风景秀丽无比的山林湖泊上方云层之中。

    “这是哪?”凝舞皱眉问。

    七莲居士沉声回答:“道门五宗山门,菁芜三山,洞天福地!”

    “菁芜三山?洞天福地?你说的该不会是那座道观吧?”

    敖煌在云端左右瞅着,入目所见倒是有山林湖泊,这里还是一处旅游胜地呢,入秋季节倒是游客不少,可所谓洞天福地难道就是山上那座不怎么出众的道观?

    道观占地面积并没有多大,建筑规模也很是一般。

    在国内的各大寺庙宫殿中,这里只能算是中等规格,不过麻雀虽小,倒也五脏俱全,道观中一应朝奉祭祀神殿应有尽有。

    仓颉轻笑回答:“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神仙不可见,这洞天福地自然也不可见!”

    “神仙不可见,乃是因为大神通术的缘故,或你不知他是谁,或他不知己是谁,或你不知己身是谁,其中自有化身玄妙,这我倒是知道!……不过,这洞天福地有什么不可见的?还能瞒得过我的眼睛?”敖煌闷声问。

    仓颉笑容更浓:“敖煌啊,那你再仔细抬头看看?”

    仓颉挥手施法,法力并没有扰动菁芜三山的防护法阵,但湖泊之中却凭空而现三座巍峨无比的三座山峰,如同笔架般伫立在常人不见的世间。

    云雾笼罩,如处仙境的仙山上,宫闱重重,门楼林立,很是气魄雄伟。

    敖煌彻底傻眼了,两个前爪揉揉眼睛,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这隐藏于山林中的菁芜三山,确实瞒过了他的眼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