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五章 柏桑到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香狐妃,现在你可满意了?”

    仓颉目光垂落,即便是亲眼目睹凝舞连杀两位神魔将亦无动于衷,似乎他就是故意放任凝舞这么做的。

    可这一幕,却是令一众受困的大能修士们意外不小,可随后他们绝大部分人又紧皱眉头。

    这九尾香狐妃……

    万一她杀的性起,趁机杀向他们怎么办?

    许多盘膝而坐的修士们,虽然动弹不得,但不禁开始纷纷以眼神交流,紧张的气氛顿时蔓延开来。

    “文祖圣师,为什么您老一点都不生气呢?”凝舞嫣然一笑,笑声盈盈问。

    仓颉却淡然道:“值得为此事生气吗?吾等神魔将,既忠于少皇人殷,为完成人皇归位大计,一切皆可牺牲,即便形神俱灭又有何妨?我相信,七莲和敖煌早已做好了赴死的心理准备。”

    “咯咯咯……”

    凝舞笑声渐渐放肆,带有一抹讽刺意味的眼神瞥着这位文祖圣师:“此话说的可真是大义凌然,只可惜啊,七莲和敖煌都听不到了,不然他们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仓颉又问道:“血仇得报,吾且问你,现在是否满意了?”

    “仇虽报了,可……还差那么一点儿!”

    凝舞幽怨的收回眼神,随后冷冷看向周遭的一众大神通修士们,那带着些许妩媚的目光,此刻却是令人心底阵阵发寒!

    果然,杀的性起了……

    九尾香狐妃果然没有那么轻易就会善罢甘休!

    许多人紧张之余又不由得很愤恨,若不是受封禅所限,他们岂会在此受辱,这么多的大神通修士,就算是用命去砸,也能砸死这些神魔将。

    “观礼为客,且暂莫动手。”

    “凝舞,本圣可以承诺于你,待人皇归位之后,这些人便就任你鱼肉,何如?”

    仓颉神情淡然,垂眼俯视道。

    “不行!”

    “必须是现在,必须由我亲手杀掉他们!”

    “我要为我的相公报仇!”

    “我要让这些人,为我夫君楚天赔命!”

    凝舞眼神骤冷,目光冷漠,开口便就直接了当拒绝仓颉的承诺。

    “何急于一时?封禅仪式,人皇归位,此事才最要紧!”仓颉道。

    凝舞银铃般的笑声再度响起,她轻抬美眸,环顾四周泰山美景,似乎有些喜怒无常,她眼眸中突然有水雾聚起,又幽怨叹道,:“夜深了呢,若是能有机会,随相公阅遍大地之上的山河风光,那该有多好啊!……平淡相守,了此一生,兴许,我们还能有一个孩子的吧……”

    “何难!?”

    “凝舞,你既是香狐妃,岂会不知人皇之力的彻天手段?”

    “你所有愿望,待人殷归来之后,都可以为你实现!”

    仓颉高高在上的自信淡然道。

    “文祖圣师!”

    “仓颉老贼!”

    “直到现在,你还在作春秋大梦?”

    “我相公楚天就是被你们杀,被你们所害,我恨不得生啖你们的血肉元神,将你们挫骨扬灰,到了此时此刻你还妄想我会再帮你们!?”

    凝舞突然嘶吼咆哮,啸声回荡在泰山之巅。

    那胜雪白衣突然被血红之色侵染,九根洁白狐尾乍现在空中舞动,她美眸变成了竖瞳,妆容妖冶无比,妩媚目光被浓浓杀意所填满,她如墨发丝迎风飘荡,整个人突兀化成了一头仿佛来自远古的九尾邪魔!

    仓颉面无表情,仍旧无动于衷的俯视着她。

    对于凝舞所说的话,他并没有作任何反驳,俯视眼神充斥轻蔑,似乎不屑对此进行反驳。

    “还有你们!”

    凝舞瞪向泰山之巅周围被困的大能修士们,阴森又道:“一个个自负超脱高人,可却蠢的跟猪一样,奴家且问你们,己身生死掌于他人之手,是否令你们凭生许多惶恐?哈哈哈……可悲、可笑啊!”

    明目张胆的讽刺羞辱,令他们那么些人面红耳赤。

    可偏偏,却又无法出声反驳。

    “你究竟是想杀本圣,还是欲杀他们?”仓颉饶有兴趣问。

    凝舞露出诡异笑容:“你们,全都该死!”

    “哦?”

    “凝舞,少皇人殷归位于人皇,此为大势不可逆转!”

    “且,并不以你个人意愿而改变!”

    “你甘心也好,不愿也罢,你都必须为人殷献身伺剑,若你现在做不到,本圣便就帮你做到!”

    仓颉嗤笑一声,随着他的话音刚落,泰山之巅突然凭空生起异象。

    虚空中,裂开一道门户。

    人皇之子柏桑手持人皇剑跨越门户而来,冷冽的目光始终盯着凝舞。

    凝舞心有所感,回眸望去。

    彼此二人的目光碰撞,纷纷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别样的含义,柏桑知道凝舞果然背弃了誓约,叛变了他的父君人皇,而凝舞也清醒意识到,柏桑这是终于杀人归来了。

    “柏桑……”

    “在!”

    “擒拿香狐妃,助她完成最后的使命。”

    “是!”

    仓颉冷笑下令,柏桑狞笑领命,这一老一少早就对凝舞的表现有所准备,而现在她身处封禅大阵之中,已然由不得她再拒绝反抗。

    虽然,难免要多费些力气,但无碍于大局。

    ……

    “柏桑果然自无边方广玄妙世界脱身了!”

    “可楚天呢?”

    “洛依堂妹,你能不能感应到楚天是不是还活着,他现在又在哪里?”

    远处高空,冥木螭身上的苏洛辰紧皱眉头,心中直呼情势不妙。

    “我试试……”

    苏洛依凝神闭目,她抿着嘴唇,竭力动用着命轮福报通,终于……她睁开眼睛惊喜叫道:“楚天没死,他没死,他正在向这里赶来!”

    “真的!?”

    苏洛辰也是惊喜万分,彻底松了一口气,可再看场中局势,他突然叫道:“不好!凝舞有危险!我去帮忙,你们待在这里不要靠近!冥木螭,看好他们……”

    说话时,苏洛辰已然纵身自空中跃下。

    呼啸的风不停在耳边响起,他的身形宛如一柄金色闪电,直插向泰山之巅。

    “轰——”

    剧烈响声伴随强震传递开来,巨峰山峦之上被深深犁出一道剑锋深坑,而尽头处的凝舞妖身上也有一道深可见骨、血肉模糊的伤口,她脸色苍白不已,森冷目光盯着柏桑,仍旧充满奋不顾身的杀机!

    她,根本不是柏桑的对手;

    手持人皇剑和人皇印的柏桑,几乎趋于无敌的状态;

    若不是凝舞的妖狐内丹吸收了些许人皇印之力,在关键时刻破除掉禁锢控制,恐怕在那一剑神威之下,便就已然身死当场!

    可挡得下一剑,又能够挡得下两剑吗?

    凝舞神情坚定,尽显凄美之感,她宁死也不愿受这些人控制,更不会以身饲剑,所以她绝不会给这些人任何机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