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九章 人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握在凝舞手中的玉剑斩落,一抹银亮弧光出现高空,完全将那柏桑的身形笼罩。

    一剑之仇,此刻得报;

    凝舞神情冷若寒霜,美眸冷漠注视着柏桑的身影,而柏桑的胸膛被剑光斩中,霎时间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险些没有将他给开膛剖腹!

    柏桑愤恨凶狠的眼睛死死盯着凝舞,他很想杀了她,可惜他现在已经做不到了。

    “噗……”

    夜空中,淋漓鲜血飘洒,晶莹血滴泛着诡异的幽蓝之色。

    柏桑像是落叶般,从空中坠落。

    “楚天!”

    “杀人,夺器!”

    苏洛辰高空大喝,放弃再御器命运之钥,转而操纵起雷精鞭汇聚而成一道恐怖雷霆,向着那柏桑轰击而去。

    加百列此刻也同时出手,奋力将秩序之刃投掷,斩向柏桑的身体。

    而我,虚空站立,将金府雷龙立在身侧。

    手中掐诀变换,倾泻而出身体精气,以这天地为罗庚阵盘,摄取天地灵气凝先天五行运转,先天五行真精顿时接连涌现。

    被困于无边方广玄妙世界的时候,我可也没有闲着。

    行人派,传有五行运转之术。

    这是源自阴门开山祖师的得意大神通术,而之所以需要虚灵罗庚才能施展,完全是因为开山祖师为方便后辈弟子领悟,这才炼制而出的一件神器。

    此刻,我修为精益,已然可以脱离罗庚再运五行周天!

    我冷冷盯着柏桑坠落的身影,借先天五行层层衍变叠加之威,虚空之种那真金、真木、真水、真火、真土之精彻底融合于一体,最后化成湮灭的恐怖力量向着柏桑席卷而去。

    若说创世,需要无中生有;

    而这五行,则是天地运转所需的根基;

    五行衍变乃是一切物质的本源,既生万物,亦能灭万物!

    前后三道攻击几乎齐至,完全封锁了那人皇之子柏桑的所有退路,且不说他现在受伤在身,就算是他没有受伤,也不敢硬撼这三道攻击的恐怖之威。

    我、凝舞、苏洛辰、加百列,以及众多封禅受限的大能修士们,全都在关注着这一幕。

    若此击而成,便可杀人夺器!

    那么人皇归来的筹谋,就只能是痴心妄想!

    “柏桑……”

    维持着封禅大阵运转的仓颉疾呼一声,他顾不得许多,咬着牙施法御器救人。

    就在那虚空中,柏桑毫无反击之力,可突然间有一卷无形画卷展开,将柏桑的身影裹住,随后便消失不见。

    所有人都震惊不已,未曾想到仓颉竟还有余力救人。

    那封禅大阵呢?

    由于仓颉的一再分心施法,整座悬于泰山之巅的庞大法阵开始出现震颤,隐隐有种维持不住的迹象,那四象神兽本来凝实的身影,现如今突然间变得很是虚幻,像是随时都会破灭。

    被封禅受限压制的众多大能修士,全都感应到了那份压制之力的削弱。

    道门五子率先艰难起身,一个又一个人的人也纷纷起身离座,他们各凭力量在反抗着封禅受限,迫使这座大阵加快分崩离析的速度。

    凝舞飞落身影,来到我的身边;

    加百列也飞向苏洛辰,将命运之钥和秩序之刃御器收回;

    我们都在静静等待着结果,只要这座大阵分崩离析,封禅一事也就彻底结束了,在场有如此众多的高人,就算是一人一口吐沫也能淹死他们两个!

    ……

    无形画卷再度展开,显露出柏桑踉跄受伤的身影。

    “你可真是没用啊,柏桑!”

    “对不起……”

    “你并没有对不起我,你是辜负了你父君对于你的期望!……封禅大阵即将失去功用,我们没有时间了,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我……我明白!”

    “那么,便去做吧!”

    仓颉神情淡然,冷漠目光俯视而落,落在所有人的身上。

    柏桑接连深呼吸好几次,他突然抬头凝望苍穹,眼神愈发的坚定,既然现在只缺以身伺剑的对象,那理所应当也只能由他来了!

    “儿臣柏桑,恭迎父君人殷归位人皇!”

    柏桑竭力激发人皇剑和人皇印之威,招引着混沌不可知处的人归来。

    朗朗喝罢,柏桑挥剑自斩己身,神剑立时将他的胸膛贯穿,并汲取着他那幽蓝血液中的所有力量,包括他的精魄以及他的元神。

    不消片刻,柏桑整个人爆散成一片晶粒光芒。

    虚空中,

    一柄神剑颤鸣;

    一尊玺印激荡;

    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位人皇之子以身伺剑,为人皇剑和人皇印增添能够破除空间界规之力。

    “咻——”

    二者融合为一道金色光线,扶摇直上九天,眨眼便至苍穹。

    金线渐渐敛灭,夜色笼罩的天空却传出轰隆闷响,空间掀起层层涟漪,使的所有事物变得虚幻。

    在这一夜,任何仰望天空的人,都看到了一幕奇异景色。

    天穹撕裂开了一道口子!

    有个金光笼罩的人影缓缓迈步走出,他披头散发,面容坚毅,眼神冷漠,他身穿麻布衣裳,赤脚站立虚空,他的目光笼罩着整个大地!

    天穹裂隙渐渐合拢,异变恢复正常。

    凭空出现的这个男人用鼻孔深呼吸一口气,霎时间漫天风卷云涌,雷声轰隆,他渐渐露出一抹享受的笑容,睁开眼睛时,有雷霆闪电激射而出,遍布整个天穹。

    一举一动,俱有天象!?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此即为人皇之能!

    男人迈起步伐,走入虚空,下一秒他的身形便出现在泰山之巅,来到仓颉的面前。

    “父师……”

    男人微微躬身以礼。

    “终于是回来了!”仓颉目光露出暖意,满意笑着。

    男人却问:“众神魔将,为何只剩父师一人?”

    “发生了一些变故,不过无妨,先举行封禅仪式吧!”仓颉道。

    男人沉吟点头,随后眼角余光瞥向泰山之巅的所有人,他的神情骤冷,开口喝道:“本皇封禅,尔等观礼,岂有站着的道理?跪!”

    一声喝罢,被封禅受限的所有大能修士,全部都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

    本来濒临破灭的封禅大阵,此刻突然又变得稳固无比!

    所有人惊骇的望着他,望着这个男人,心神中竟不由自主流露出了本能的畏惧,面对那份人皇威严的压迫,他们竟然生出无法力敌、无法违逆之感。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凝舞顿时浑身汗毛倒竖,惊惧不已,她又向我身后躲了躲,而我护在凝舞身前,面无表情的对视着他的目光。

    “人族后裔,为何你能够违逆封禅大礼?”

    男人冷漠与我询问,杀机弥漫,霎时间将我和凝舞的身形笼罩,压迫的仿佛令人喘不过气来。

    我心神骇然,掌心冒汗。

    他,即是少皇人殷,在远古之初被击败而后放逐于时空长河的人皇储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