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章 礼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面对少皇人殷的威严压迫,我坚挺着身子和目光,虽然心中骇然,但仍与他冷冷对视。

    相比较我,凝舞可就不行了。

    我能感受到她的恐惧,她身体的颤抖,她浑身的汗毛倒竖,以及她的紧张不安,我把凝舞护在我的身后,为她挡住那源自于目光眼神的压迫。

    倒也难怪,九尾香狐妃本就是少皇人殷的麾下神魔将。

    此刻再见到昔日尊上,哪里会有不畏惧的道理。

    “人族后裔,为何你能够违逆封禅大礼?”

    他冷漠的在冲我询问。

    感受着他那更为恐怖的人皇威压,不由得让我掌心冒汗,但我可懒得回答他的问题。

    这时,苏洛辰和加百列飞落身形,来到我的身边。

    整个泰山之巅,只有我们四个人强硬站直身体,自然显得有那么一些格格不入,这能不引得少皇人殷愤怒吗?

    “他们四人……”

    “一为楚天,身体中有天外天的自在天魔附体,故而能够违逆封禅大礼;”

    “一为苏洛辰,乃是天人转世;一为加百列,西方神灵化身下凡,亦不受东方封禅所限;”

    “最后,便就是叛逆的九尾香狐妃!”

    仓颉开口与人殷解释,将我们四个人的来历道了个分明。

    “香狐妃?”

    少皇人殷顿时眉头紧皱,杀机弥漫而下,牢牢锁定凝舞的身影,压迫凝舞的妖狐心神。

    凝舞被吓的不轻,在我身后低着头,紧紧抓着我的衣服。

    她甚至连看都不敢抬头看一眼。

    我心中顿时来了气,大爷的,你是人皇你了不起啊,当着老子的面敢欺负老子的女人?

    我催动神器黄泉台激发七彩光华,完全将凝舞护在我的身后,把那份人皇威严压迫彻底摒除在外,不使凝舞再受到任何影响,直到这时,凝舞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她依靠在我的身上,顿感安心不少。

    “人殷,时间差不多了,先举行封禅仪式吧!”

    “这些人等会再杀不迟!”

    仓颉有些担心的催促,他是真怕再有异变生起。

    人皇人殷冲我们冷哼一声,暂时息了杀人的念头,他缓缓抬步向前走去,脚踏虚空,凌空而行,渐渐来到封禅大阵的上方。

    “现在怎么办?赶紧想想办法啊!”

    我低声与他们商量。

    “到了这种时候,哪里还有什么好办法?那少皇人殷凭借封禅之威,禁锢心神,咱们可是打不过他!”苏洛辰摊手。

    我紧皱眉头:“难道我们四人联手还阻止不了封禅大礼?”

    “阻止不了!”苏洛辰摇头。

    “现如今我们确实不是他的对手,他正在操纵那座大阵。”加百列也叹息道。

    “相公,事已至此,不能再强行动手了!……真想要消灭人殷,也最好等到封禅仪式结束之后,待这封禅大阵散去,到时在场众多修行高人联手布阵或可与他一战。”凝舞悄声提醒我。

    我沉默下来,凝舞曾为九位神魔将之一,对于少皇人殷和封禅大礼有着较多了解,她所说自然不会错的。

    恰如神君娘娘孟蓁所说,封禅既启,已无可阻止。

    我深呼吸一口气,握紧掌心金府雷龙,固然心有不甘,可现在也只能站在这里等着。

    ……

    “大仪祭礼,大典立规,始天禅位,道封人皇。”

    “少皇人殷……”

    “上承天命,下启人运,重立新规,再凝法身。”

    “法座,起!”

    盘膝坐于虚空的仓颉主持着这场封禅仪式,伴随他双手掌心向上轻举,庞大法阵突然产生异变,光影折射凝聚成阶梯,层叠蔓延至整座法阵的中央,金光莹莹的冠冕之座凭空出现,恢弘古老的厚重气势宛如穿越时空降临在整个世间。

    少皇人殷面无表情举步,踏上光影阶梯缓步而上。

    这时,人皇玺印提溜旋转而起,它渐渐消融成液体般的金光,一点点流淌在人殷的身体上,彻底融入其中。

    天地异象横生,地动山摇,烈风呼啸,雷声轰隆,似是在表达着愤怒意志,抗拒着这一幕的发生。

    但,人殷的脚步却从未停下。

    那一步步阶梯的攀登,犹如踏在人的心脏上,怪异感觉甚至在压迫着心脏的跳动。

    突然间,有数不胜数的目光穿透虚空垂落,视线冷漠,无形中的较量就此展开,不知有多少人在暗中施展大神通手段,恐怖惶惶之威凝聚成一股力量,试图来阻止人殷再次迈起步伐。

    少皇人殷抬头凝望,面露一抹轻蔑冷笑。

    他的身形只是微顿而已,强有力的脚步又再次迈起,不消多时,便就来到法座之前,而人皇印消融的金光也完全融入进人殷的身体。

    人殷转过身来,缓缓落座于法座之上。

    睥睨目光扫视世间,乃如当世皇者,他嘴角轻蔑笑容更浓,横眉冷对漫天苍穹神灵,至此,再没有任何人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庞大的封禅法阵运转加速,四象神兽飞天而起,汇聚于人殷身体内。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人皇归位,叩礼!”

    仓颉起身,率先躬身而拜,被封禅受限的所有大能修士,也不受控制的弯下脊梁,以作叩礼。

    声声叹息似有似无回响耳边,这是漫天神佛的悲叹。

    三界再起浩劫已是难免,对此谁也无可奈何,一个个目光慢慢消失,天地异象也逐渐不见,他们都默认了这件事最终成为现实,至于以后会有如何后果,他们也无可奈何。

    “哈哈哈……”

    人殷猖狂而豪迈的大笑,时隔数千年,他终于得偿所愿。

    这笑声远胜雷震,道道音波扩散,震退了雷云轰隆,平定了地动山摇,遏止了烈风呼啸,饶是天地的愤怒意志也被他所践踏,乃至被他控制而臣服。

    我们静静望着,无不面色凝重。

    要说起面对这人皇时的感觉,此刻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西方神灵阿蒙!

    阿蒙即是如此,单单是情绪的表露,却足以引动异象横生,宛如他即是这天地的化身,举手投足便掌控着天地的运转,很恐怖同样也很危险!

    封禅大礼已成,庞大的法阵便就逐渐消散。

    众人感应到封禅受限消失,道门符宗掌教商天师当前一人起身,口中朗声喝道:“布阵!”

    “咻咻咻——”

    一个个人影自地上飞天而起,汇聚于空中,各司阵位,眨眼间这座天罡地煞诛魔大阵便再度凝成。

    而人殷端坐虚空,不屑嗤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