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得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布阵!”

    “咻咻咻——”

    伴随着符宗掌教商天师的朗声大喝,早已等待多时的众位大能修士纷纷飞天而起,再度布下天罡地煞诛魔大阵。

    百余人的大阵,宛如飞天的庞然大物,逐渐向着端坐虚空的人殷而去。

    我心中一紧,手握金府雷龙便就想要去帮忙,但苏洛辰却突然抬手拦住了我,他凝重摇头,告诉我先不急插手,再等等!

    我不解,现在还等什么?

    道门诸位已然出击,这种时候联手进攻自然是最好的选择,难不成要站在这里围观吗?

    苏洛辰再度摇头:“人殷的实力究竟如何还说不好,贸贸然进攻并不明智!……况且,道门修士有大阵护身,实为一体,我们四个现在有什么?届时法力余威激荡,单是自保就足够令我们手忙脚乱的了。”

    “相公,他说的不错,咱们应该再等等,否则若是被他们围攻,可就彻底不妙了!”凝舞也劝道。

    其实,我也明白他们的意思。

    人皇一方自不用说,肯定是想要将我们除之而后快,但道门一方可就难保怎么想了,这种局面下若被围攻,那可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凝舞这时又说:“若真想杀人殷,我们还缺少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我皱眉问。

    “万殊宗传承至宝神器——崆峒印!”

    凝舞与我们详细解释了这件事神器,他是万殊宗开山祖师所传至宝,为的就是防止有朝一日人殷自时空长河中归来。

    据逍遥子所说,崆峒印乃是正道神印,御神器,可废立人皇。

    自然而然,只有取到此件神器,才有将人殷彻底诛灭的可能,逍遥子临终所言,真正能御神器的另有其人,而这件神器也在凝舞击杀七莲居士和敖煌时,破空飞去,不知所踪了。

    “要是这么说的话,道门这些人可就危险了!”苏洛辰神情更加凝重起来。

    加百列却道:“未必!”

    “哦?怎么说?”苏洛辰饶有兴趣问。

    加百列解释道:“即便只有崆峒印才能诛灭人殷,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就拿他没有办法了,强大的封印术一样可以将人殷禁锢,反正……是不能放任这家伙在世间肆意妄为!”

    “你这跟没说一样,那位人皇……是能够被封印的对象吗?”苏洛辰嗤笑。

    加百列瞪眼道:“不管怎么说,拼命阻止他就对了!”

    “嘿嘿嘿,这句话算你说的还不错。”苏洛辰笑容更浓。

    加百列气呼呼的直瞪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竟然还在这儿嬉皮笑脸?她真想一记天使之拳暴揍在那张令人讨厌的笑脸上!

    “逍遥子……”

    “死了?”

    “他,他是修为已至世间法尽头的高人,谁杀了他啊?”

    我愣愣的还没有从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里反应过来,说起瑶池仙境万殊宗掌教真人逍遥子,我也跟他接触了几次,印象中可是一位很强大的世外高人啊!

    “相公,那个……是我杀的。”

    凝舞眼神飘忽,根本不好意思看我的眼睛,弱弱的回答。

    “呃……”

    我望着凝舞,嘴角抖了又抖,妈妈呀,那可是瑶池仙境德高望重的大人物啊!

    即便是有能力杀他,又是随便能够杀他的吗?

    况且还是你杀的?

    我声音发虚问:“媳妇儿,你还杀了谁啊?”

    “除逍遥子之外,还有九霄宫掌教神宵子,芜柳山庄庄主梅野石,妙法门长老青芸、青月,以及瑶池仙境散修真人翟葭子……”凝舞声音越来越小。

    我险些没有喷出一口老血来,“还,还有吗?”

    “还有……羽宗掌教宣周子。”凝舞用像是蚊子哼哼的声音回答我。

    完了!

    我面如死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下彻底完了!

    凝舞低着头,垂着眼睛,她走到我的身边,抓起我的衣服一角,嘟嘴很小声的撒娇认错说:“相公,奴家错了……”

    “没事,没事没事,小……小事而已。”

    我嘴角抖个不停,强撑起一抹极难看的笑容,竭力让自己的呼吸平静,毕竟看凝舞她这副模样,我哪里还好再责怪她什么。

    一旁的苏洛辰简直傻掉了!

    听到我还说没事,他忍不住嘲讽道:“还没事?你们两口子可真厉害!我说,你们看这天要是不顺眼的话,干脆把它也捅下个窟窿来呗?”

    “先别说了!”我狠狠瞪他一眼,示意他住口。

    苏洛辰呵呵冷笑不停,投给我一个懒得理我的眼神,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凝舞神情很委屈,惹人心疼。

    她抓着我的衣角嘟着嘴,美眸中水雾积聚,眼瞅着就要落下泪来,她又何尝不知自己犯下了何等大错?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我露出温柔笑容,将这可爱的傻女人拥入怀中,柔声在她耳边安慰道:“我们夫妻二人共进退,若有罪孽,也自当一起承担!……傻瓜,生不离,死不弃,这是我们对彼此的承诺,不是吗?”

    苏洛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们俩,又开始嘀嘀咕咕起来。

    什么家有悍妻,不得了;

    什么大祸临头,再难逃;

    什么高兴了吧,满足了吧,得意了吧,死定了吧之类的话,他开口便断定,我和凝舞这次在劫难逃,现在最好乞求老天保佑,让人殷把道门的人统统杀光,这样以后就不会有人再找上门来问罪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碎碎念个不停?”

    “那人殷要破阵了!”

    加百列也瞪苏洛辰一眼,低声训斥他,但凡有事也要等日后再说,现在婆婆妈妈的能有什么用?

    ……

    天罡地煞诛魔大阵缓缓飞到空中,道门也好,人殷也罢,都暂时没有抢先动手。

    人殷神情轻蔑,目光不屑,就是在等道门高人们摆阵;

    而道门高人们积聚着力量,准备凭借阵法对这位新任人皇给予致命一击,此番合众人之力,即便他是大罗金仙也定然承受不住诛魔大阵的攻击!

    终于,

    符宗掌教真人商天师目中有精光闪过,他周身无风自起,长袍激荡,朗声大喝道:“天刑诛魔!”

    人殷眉头一凝,他虽然不惧这些人,但他也不可能傻到站在这里承受大阵攻击。

    况且,还是借助天刑之力的攻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