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二章 非界规所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刑诛魔!”

    符宗掌教真人商天师目中闪过一抹精光,伴随着他这声大喝落下,整座天罡地煞诛魔大阵陡然开始凝聚恐怖无比的法力波动。首发www.zhuishubang.com

    世间法尽头不过出神入化,而天刑则是不受此界规之限的强大攻击,也是天道执行的唯一手段。

    此种手段,灭神诛身!

    并且一经锁定,便无法脱身,只能硬生生的承受其中伤害,此既为天罚之力。

    当然,天罚之力也是有轻重分别的。

    这与受刑人的功德业果等方方面面都有着关系,那一生所造罪孽,所作杀业,所遭怨恨,统统于瞬间加诛己身,故而有云,唯渡天刑,方能有不灭元神,一朝身殒,便即形神俱灭,此为天道无偏无私。

    而现在,道门众人引动的天刑却又有所不同。

    天地界规排斥着人皇的出现,其中诛魔之力蕴含天地意志,其威强大不言而喻。

    简单得说,天道有助,助人诛魔!

    “轰咔——”

    涡流旋,紫雷现,湮灭之威仿佛能够碾灭一切。

    虚空中仿佛凭生巨大的球形黑洞,而人殷置身其中被牢牢束缚禁锢,他无法逃离,更无从躲避。

    各司阵位的所有修士同一时间脸色苍白,此种天罚之力的借用,对于他们自身而言也有着强大的负担和危险,但为诛魔他们在所不惜。

    ……

    “这……有点太夸张了吧!”苏洛辰震惊道,饶是他见多识广,也有些被吓到了。

    “以大阵之力代表个人血祭,匪夷所思!……与毁灭风暴相似,却远比毁灭风暴厉害的多,我从未小瞧过神秘东方,未曾想还是超乎了我的意料!”加百列赞叹道。★首发追书帮★

    我面色凝重,仔细注视着那被天刑笼罩的人殷,我也紧握着凝舞的小手,安慰着她惊恐不安的心神。

    凝舞本为妖类之属,对于天刑有着本能畏惧,更何况又是如此恐怖的天刑!

    ……

    天刑之力激发时,河图洛书护住文祖圣师仓颉的身体,下一秒他便远遁千米之外,未受其威波及。

    他并没有出手帮助人殷,一来没法帮,二来也根本不用帮。

    仓颉轻蔑望向道门修士们,冷笑道:“天真!”

    而被锁定束缚在球形黑洞中的人殷,周身金光闪耀,护持着他的身体,故而那道道紫雷很是恐怖,但他却只是眉头微凝,并没有丝毫的慌张惧意。

    “若受界规所限,尔等此举确乃无上诛魔之力。”

    “只不过……”

    人殷突然冷笑,他抬脚迈步,跨入虚空。

    更加不可思议一幕出现,随着他的脚步落下时,他整个人连带着天刑雷劫一同移转进了诛魔大阵之中!

    他并没有能够逃离天刑,但他却将天刑带到了众人身边!

    妙法门掌教琼华真人大惊失色,连忙催动阵枢,以紫薇斗数十二宫防护大阵,护住所有的修士,合众人之力凝为一体,准备承受即将狂暴扩散的天刑之力。

    然而——

    她却是小瞧了人皇之能!

    在众目睽睽之下,人殷手中凭空而现人皇剑,他挥动神剑斩落,此剑并非斩向旁人,而是不可思议的斩向了他自身。

    剑落,人皇身体虚晃。

    霎时间共分出十二道人皇身影,遍及十二宫之中,并且携带有等分十二份力量的天刑雷劫。

    在众人骇然之际,天刑紫雷劈落,湮灭之威扩散。

    “轰——”

    犹如十二道黑色烟火同时炸裂,狂暴力量席卷向每一个人,强烈飓风扩散而下,山石崩坏,树木寸寸炸裂,就仿佛有十二枚被急剧压缩的核爆力量将此地笼罩,霎时间整座泰山被生生削掉了三分之一,丛林茂密的植被尽皆化为点点晶状物,一片光秃秃的死寂景象。

    诚然,受刑被诛的是人殷;

    但是一百余位的大能修士却全部都被牵连,他人殷逃脱不了,同样的……受到余威笼罩的其他人也逃不了!

    ……

    “走!”

    我惊骇一声,连忙催动黄泉台激发七彩光华,笼罩着我们四人的身体遁离开来,眨眼间便就到了千米之外。

    “仙家神通,人殷所动用的是仙家神通!”苏洛辰疯疯癫癫的骇然叫着。

    “主曾说,人皇剑与人皇印共同御器,会引动出不可思议之力,原来是意指现在!相比较起来,那圣者柏桑御器时恐怕还未能施展出三分之一的玄妙力量!”加百列同样骇然道。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脸色阴沉。

    看来凝舞说的不错,想要诛灭人皇,唯有凭借崆峒印先废人皇之位才可以,否则的话这简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封印他?

    那更是痴心妄想!

    这位人皇,根本就不是能够被封印的对象!

    “相公……”

    “人殷虽然能够凭借仙家神通破阵,但这诛魔之力可也不是好承受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必然也受了极重伤势!”

    凝舞美眸中神采流转,也同样关注着场中情况。

    我沉声说:“即便如此,可连这样强大的天刑诛魔之力都杀不了他,咱们又还能做什么?”

    “人殷强大到几近无敌,可终究不是真正的无敌!……他此番刚刚封禅人皇,还并没有人皇神域之力加持,趁现在拖住他、耗住他、就算是累也要累死他,或许还能有所转机!”凝舞看向我提醒道。

    我咧嘴一笑:“这么说只有拼命了。”

    “我不会死!”凝舞目光中闪烁坚定光芒。

    我对视着她的眼睛,认真道:“我不也会!”

    ……

    天地间的狂暴力量终于力歇消散,原本浩浩荡荡的诛魔大阵此刻早已支离破碎。

    一众大神通修士,代表着的是整个东方修行界最巅峰的力量。

    可顷刻间便就破灭了!

    本应诛魔的无上之力,却成了杀向他们自身的利刃,一时间幸存之人不知还有几许,道门方面确实准备充分,但同时他们却又准备不足。

    充分在于,集众人之力确能够诛魔;

    不足在于,他们没有意料到,皇者人殷并不受界规所限;

    倘若在界规所限之下,即便是大罗金仙也难逃被诛灭的下场,可偏偏……人殷便就是那个例外!

    渐渐地,有人影御神器而现。

    道门五子中的四位真人保护着几人显露身形,这是他们尽最大能力所能救的最多的人了,至于其它……零星寥寥幸存的人接连现身,原本百余位的大神通修士,此刻只剩下了三十余人,一举灭魔之力竟将他们自己人诛灭了大半!

    “哦!?”

    “尔等生命之顽强,倒是有几分出乎本皇意料。”

    皇者人殷凌空而立,轻蔑目光肆无忌惮的将幸存的所有人笼罩,那睥睨的眼神极大挑衅着所有人的神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