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四章 一丝希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道门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用,这即是表明态度,今日死战不退,即便他们可能无法将人皇诛灭,但也绝不会放任他摄世间万物为私欲。★首★发★追★书★帮★

    只是……

    九枚人丹大罗,全部分给了那九个人,可压根儿就没有想到我们的意思。

    苏洛辰不由得有些来气,问我,现在咱们还帮他不帮?

    我白他一眼,你这问的不是废话!

    帮道门,即是帮自己;

    首要的是先解决这人殷,然后才能谈别的;

    否则别说道门了,单单是这位人皇就绝对不会放过我和凝舞,单凭我们夫妻也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所以……不帮道门难道袖手旁观吗?

    道门的大能修士如果全都拼死了,那下一个就是我们!

    “楚天小友……”

    朗朗之声传来,回荡夜空,这是丹宗元阳真人的话声。

    “晚辈在。”我应声。

    元阳真人又道:“邪魔在前,往日业障因果此刻都应暂时搁置,若你还自认为阴门传承弟子,便理当为诛灭邪魔出一份力,老朽说的对否?”

    这番话自然是对的,大敌在前,哪里是算计报复的时候?

    所说搁置,也当然是全部搁置;

    我也好,凝舞也罢;

    天外天的魔尊附身也好,残杀瑶池仙境大神通修士的九尾香狐妃也罢;

    现在均不计仇怨,当以诛魔为首要!

    “诸位前辈,如果有什么安排的话就请直说。”我点头回答。

    符宗商天师哈哈笑道:“楚天,贫道果然没有看错你!……拼命的事,自然由我们来,现在只需要你们做一件事。免-费-首-发→【追】【书】【帮】”

    “听前辈们吩咐。”我道。

    占宗玄言子道:“杀仓颉,诛文祖,正道名!凭你们四人合力,应该可以与那苍髯老贼斗上一斗!”

    “哼!”

    文祖圣师脸色一沉,目光阴冷,骤然冷哼。

    这冷哼声犹如炸雷般,在整个泰山之中回音不停,震耳欲聋,轻蔑不屑的目光将我们所有人笼罩,似乎根本就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我咧嘴一笑,如此安排可当真没理由不答应啊!

    虽然人殷杀不死,但仓颉可杀;

    这位众神魔将之首的文祖圣师,也是不能再继续留他祸害世间了,将他诛灭,更是为一众道门高人解决后顾之忧;

    “晚辈明白。”

    我再次点头答应,手持金府雷龙望向不远处的仓颉。

    苏洛辰、加百列也纷纷看去,凝舞暗中传音提醒,仓颉手中神器河图洛书,可展开山河画卷,拥有遁形、护体的功用;可引动圣字显相,拥有封印、伤敌的神威;更要提防的是,河图洛书还能调动华夏山河之力!

    另外,仓颉的仙羽蓑衣也是一件神器,拥有着遮身攻敌之用,那不知何种神兽的尾羽所炼制,可化作火焰利箭追踪索敌。

    “乖乖,这么强?”我咋舌问。

    凝舞却道:“不然,相公以为奴家是如何杀得了那么多人的?全凭仓颉坐镇相助,奴家才能够做的到。”

    我对此不置可否,仓颉岂会那么好心?

    说是帮凝舞,但其实也是故意纵容的在害凝舞,瑶池修仙宗门死了那么多的人,待这件事结束之后,世间又哪里还会再有我们的容身之所?

    我摇摇头,不再深想。

    眼下这一劫过不过得去还两说,考虑太多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

    战局分割两边,由我们四个杀仓颉,由他们十人诛人殷。

    天罡地煞诛魔大阵被破之后,虽然天刑之力致使百余位大能修士死伤大半,但那人殷的滋味也并不好受,他肯定也受了不轻的伤势!

    否则,刚刚元阳真人取出大罗造化丹的时候,人殷早该动手抢夺了。

    人殷并非是不想;

    而是不能;

    他也需要时间来消除天刑之力带来的影响,也需要时间来恢复伤势。

    所以——

    现在是拖住他的最好时机,就算杀不了他,累也要累死他,或许到时候还可以另想他法,或许还能够再有转机!

    堪宗真人玉龙子当前一人走出来,忍耐不住率先施法。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

    玉龙子亦步亦歌,手中凭空而现一柄拂尘,那所诵吟赫然是《正气歌》,所引动之力也赫然是天地之间无处不在的浩然正气,此为阴阳两极中的阳极之力。

    堪舆风水之术,便是堪宗的宗门传承。

    其核心力量便就是调动天地万物之力,引为己用,极擅布阵排阵之法,一念形福祉,一念凝杀伐,如同代天道行执事的在世神灵,只不过他所调动的玄妙力量仍在界规之限内,仍是出神入化的世俗大神通手段。

    而与此同时,占宗高人玄言子也缓步走出,与那玉龙子并肩而立,他口中不停低吟咒语,手中捏诀变换。

    巨型文王八卦盘凭空凝聚于众人脚下,将人殷身形笼罩其中。

    八卦运转,倒逆乾坤;

    文王盘上立即现显诛魔之神威,八门林立显露猩红大字,犹如天兵天将在此镇守,分别是为:开、休、生、伤、杜、景、死、惊。

    此二人,正在合力布阵施法!

    浩然正气固守泰山山脉之格局,极大增强着八卦盘的神威,甚至凝聚了恐怖的仙家之力,在极限探索着界规之限的底线。

    诚然,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但二人彼此层叠的法力神通所蕴含的杀伐之力,却赤裸裸的突破了此种限制。

    以世间法手段,凝聚仙家之力,可谓匪夷所思!

    我眼角瞥见这一幕,不由得心生骇然,待诏之境的大神通修士竟然这么恐怖吗?

    凝舞与我传音,修士与修士之间也是不同的。

    最直观的比方可以拿我来说,若论修为境界,不少人能与我齐肩,甚至比我还要高深,但若论杀伐手段,他们可就拍马也比不上我了!

    追根究底,便是法与术的差别!

    以神宵子、逍遥子与道门五子相比,单凭术法杀伐之力,他们那些瑶池仙境中的古老宗门,可真的未必是道门五子的对手,因为他们所修本就追求着超脱长生仙道,而不是动不动就与人拼命,自然而然也立判高下。

    也正是如此,昔日凝舞才能从他们的追杀中逃脱,也才能将他们逐一杀掉。

    我这才恍然明白过来,难怪天罡地煞诛魔大阵是由道门五子主持阵枢,这么看来的话……道门五子这些人还真的就可以将人殷拖在这里,耗在这里!

    我立时心下大定,总算拼命也能搏来一丝希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