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五章 仓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最令人感觉悲哀的事,莫过于彻底绝望,犹如陷入无止境的黑暗之中。「^追^书^帮^首~发」

    若是连拼命,都只能是绝望,那说穿了不过是送死罢了!

    而现在,我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道门方面已然迫不及待动手,我握紧手中金府雷龙也不再继续耽搁,待诛杀掉文祖圣师之后,我们便可以合力助道门灭人皇。

    以四对一,之前的对敌之策仍旧不变。

    由我和苏洛辰担当主攻,凝舞和加百列在旁协助,尤其是加百列极为重要,天国神器秩序之刃无坚不摧,可破除禁锢之力,她是我们诛杀仓颉的关键!

    “哼!”

    “尔等小辈,竟敢小瞧于本圣!”

    “今日本圣倒是要让你们见识见识,何谓圣人之威不可侵犯!”

    仓颉面色阴沉,眉宇中杀机更浓。

    “你既自诩圣人,又何必再助纣为虐?若致使天下苍生生灵涂炭,你便是天底下最大的邪魔,还妄谈什么圣人?”我怒喝回应。

    仓颉冷笑道:“失法而重术,天地人道此种演变,已脱离原有轨迹,此是祸非福!……吾助人皇行事,实为也是助尔等重获超脱大道,不知感恩且罢了,尔等竟还敢螳臂当车,意图阻拦人皇行事?不自量力!”

    “呵呵呵……你帮人家的时候,难道就不问问人家的意见?老子就问你,这世上谁需要你们这种厚颜无耻的帮助?一边让别人死,一边又说为别人好,你这老脸皮的厚度可真是赛过城墙啊!”苏洛辰开口便直接骂道。

    仓颉顿时怒不可遏,他怒发冲冠,长啸道:“忤逆人族,凭你们也能妄言大道?废话少说,尔等受死!”

    “当真是圣人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常言道,老而不死是为贼,真正该受死的人是你!”

    怒骂过后,我提起金府雷龙御器飞天,舞动手中紫金长枪,全力爆发出凌厉无匹一击。「^追^书^帮^首~发」

    “吼!!”

    龙吟响起,余音阵阵,音波气浪四散,雷霆轰鸣骤起。

    伴随我挥枪长刺,雷龙之影乍现,栩栩如生,龙眸凌冽,向着那仓颉的身影袭击而去。

    “轰咔——”

    苏洛辰御器雷精鞭,以雷霆之力极大增强雷龙之威。

    我们两个的配合也是默契,几乎同一时间出手,所形成的雷龙攻击裹着枪势以及雷霆万钧之力,似无可匹敌一般锁定仓颉身形,猛然吞噬而下。

    “轰……”

    恐怖力量爆散开来,虚空中犹如一枚深海炸弹被引爆,气浪冲击波如浪潮般层层四散。

    其中可见雷蛇蔓延,又可见枪势凝成一道凌厉青光破空直上苍穹。

    在杂乱的余威波及中,无法再看到仓颉身影,更无法以元神窥探他是否还存在,但我们都明白,这位文祖圣师可远不是那么好杀的。

    “竖子,受死!”

    在我身旁不远的地方,陡然间有无形画卷展开,仓颉身影再度出现。

    果然,他凭借神器河图洛书脱身了!

    但,我们同样早有准备!

    五彩缤纷的仙羽如同火焰利箭,似有灵性一般牢牢将我锁定,漫天火羽密密麻麻冲我袭来。

    我眼角余光扫视过去,催动神器黄泉台护身,七彩光华形成屏障将我笼罩。

    是的,我就是在拿自己当诱饵,引这仓颉现身攻击!

    否则他凭河图洛书逃遁的话,我们可还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要他现身,我们就能够抓住机会!

    “先攻河图洛书!”

    苏洛辰大喝一声,奋力将手中命运之钥投掷而出。

    不过,早于苏洛辰攻击的,正是暗中聚力的加百列!

    匹涟般的银色弧光凌厉斩落,道道空间裂隙出现,先行斩在了无形画卷之上,天国神器秩序之刃顿时爆发神威,银色弧光似是无法阻挡一般,竟有将无形画卷割裂的迹象。

    “尔敢!”

    仓颉暴怒嘶吼,大法力磅礴涌出,画卷之内凭空凝现无数金光象形文字,如有灵性的活物般凝成矩阵,挡住了银色弧光的割裂之威。

    而这时,金色梭枪破空飞去;

    旋转的枪尖隐现奇异魔法铭文,几乎无视空间间隔,瞬间便就来到了无形画卷之前。

    “轰——”

    金光象形文字被命运之钥贯穿破阵,其防护之力终于无法再抵挡银色弧光。

    “嗤啦……”

    似是布匹被利刃划破的声音响起,神器河图洛书被斩破,空中显露出这件神器真实的样貌。

    光线凝丝织布,形成光华朦胧的画卷;

    画卷之上,乃是一幅幅不停变幻的山河泼墨画作,气势磅礴,极具神韵,以元神感应之如观山岳!

    加百列的秩序之刃伤到了这件神器,但却只是在画卷之上裂开一道纤细的口子,与整副画卷相比这裂隙口子根本不值一提,然而仓颉肉痛神色,愤怒之情,压抑不住的身体颤抖,都恨不得要将加百列给剥皮抽筋一样!

    “哼!”

    一声冷哼将仓颉惊醒,他骤然回过头来。

    他的眼睛中倒映出我和凝舞的身影,在这一刻,我和凝舞抓住他无法凭借河图洛书遁空的时机,联手向着仓颉攻过去。

    仙羽火箭令我受了伤,可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这机会!

    我咬牙强行压制身体伤势,奋力御器金府雷龙,枪尖锐利直指仓颉的身体,威势凶猛令他不得不防。

    我不能不拼命;

    因为凝舞的伤势远比我所受更重;

    我必须吸引仓颉的注意,让他把全部精神都放在我的身上,这样一来,他就不会再反击凝舞了!

    “喝!”

    枪出如龙,龙吟不止,龙影在我周身隐现,凶狠龙威压迫向仓颉。

    “你找死!”

    仓颉阴森低喝,河图洛书画卷之中顿时蹦现出金光闪耀的象形大字,依稀可辨那是一个“矛”字

    此字一现,立时显相凝实。

    如有灵性的大字果真凝化成一柄三丈见长的金光巨矛,反向着我刺来。

    我面无表情,亦毫无惧意。

    我不信凭这金光凝现的巨矛能够抵挡得住金府雷龙的神威,况且,即便能够抵挡,我也要拼死让你仓颉无暇攻击凝舞!

    “相公……”

    凝舞惊骇的失声尖叫,同样奋不顾身拼命攻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