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六章 拼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凝舞放弃了御器玉剑,转而张嘴吐出妖狐内丹,霎时间奇异异香弥漫空中,她凭借些许人皇印之力禁锢仓颉之身,并且以妖狐内丹生生向仓颉撞击了过去。「^追^书^帮^首~发」

    我想帮她挡住危险,她同样也想帮我分担压力。

    仓颉轻蔑狞笑,随手施法而为,三丈见长的金光巨矛一分为二,分别向着我和凝舞刺来。

    “靠啊!”

    “你们俩疯啦!”

    苏洛辰被这一幕吓的大叫,固然杀仓颉需要拼命,可也不是这么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拼命法啊!

    一个搞不好,反倒还可能会被仓颉所杀啊!

    他也顾不得多想,御器雷精鞭,化作一道雷霆闪电劈落,眨眼而至,不得已之下就连苏洛辰也选择拼命了!

    加百列见此,秀眉微蹙;

    我们都选择拼命换伤了,她自不会袖手旁观,来不及再御器秩序之刃,便震动天使羽翼飞天而落,五指凝拳轰击袭去。

    原本稳稳的局势,突然变得异常凶险;

    若是我们换伤不成的话,甚至都有可能会身殒其中,可是因为我的举动,凝舞的举动,牵连苏洛辰和加百列也无法再置身事外。

    不过反过来想想,仓颉所面临的局势却也更加的危险!

    如果不能破局,他也将死在这里!

    ……

    电光火石间,根本令人猝不及防。

    象形文字所凝成的金光巨矛,乍看神威不显,但当交击之时,我不由得神色骇然。

    金光巨矛并非实物,金府雷龙穿透而过,虽然削弱了巨矛威势,但却根本无法阻挡它刺中我的身体,凝舞那边也是同样如此。

    也就是说,想要杀仓颉,首先我们要先承受这伤势。

    这时再想闪避,已然不可能了!

    我几乎本能地催动黄泉台激发护体七彩光华,将距离我不远的凝舞身形护持笼罩,帮助她抵挡金光巨矛。免-费-首-发→【追】【书】【帮】

    “噗……”

    毫无意外,巨矛将我的身体贯穿而过。

    我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淋漓星空,但我仍旧怒吼着持金府雷龙攻击——老子就算豁出命去,也要先将你这老贼给杀了!

    枪锋如龙吻,噬咬在仓颉身体上。

    而这时,仓颉周身陡然浮现一层蛋壳般的光罩,那是仙羽蓑衣的护身之力。

    金府雷龙并没能够破开这防护!

    另一边,有着黄泉台护身的凝舞挡下了金光巨矛,紧接着她以妖狐内丹攻击而至,猩红色内丹将蛋壳光罩撞了个支离破碎,内丹反震而回,凝舞摄妖狐内丹吞入口中,几乎没有犹豫的抱着我的身体,自仓颉身边飞离开来。

    “相公……”

    “相公,你怎么傻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相公,相公!!”

    神采流转的美眸中泪水如珍珠般垂落高空,泛着晶莹之光。

    凝舞紧紧抱着我的身体,她焦急的哭泣不停,她拼尽全身力量将金光巨矛拔出,她用自己的身体将我护在她的怀中。

    我咧嘴一笑,虚弱无比的安慰她我没事,让她快不要哭了。

    相比较于我所受伤势,我更关心那仓颉如何了。

    ……

    就在凝舞抱着我遁离瞬间,苏洛辰和加百列一前一后而至。

    仓颉的护身之物,仙羽蓑衣彻底被我和凝舞毁去,面对苏洛辰和加百利他只能选择硬碰硬的硬抗。

    “轰咔——”

    恐怖雷霆劈落而下,密密麻麻电弧如蛇蔓延。

    仓颉闷哼一声,脸色顿时苍白,有一丝血线自他嘴角溢出,未等他再作反应,雷精鞭凝聚成索,将他的身体完全捆绑。

    此刻,加百列轰拳而至。

    漫天吟唱声在神圣光辉中隐约响起,这位大天使的拳锋毫无阻碍落在仓颉的胸膛上,而仓颉根本就没有反击之力。

    “嗡——”

    恐怖的拳势力量,自仓颉背后透体而出,沉闷响声轰隆不停。

    这一拳,伤身伤神!

    “尔……”

    “尔等……”

    仓颉再也忍不住,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来,他神气萎靡不堪,心神灵台更是剧烈晃动不止,如一滩肉泥般瘫软下去,眼睛中的明亮光芒逐渐暗淡,一身大法力更是彻底一拳击散。

    终于,我们将他击败。

    此人虽然未死,但已经无法再对我们构成威胁。

    苏洛辰以雷精鞭始终捆缚着仓颉,抬手摄取神器河图洛书于掌心,目光冷漠注视着他。

    如今这位文祖圣师的生死,全然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杀?

    还是不杀?

    苏洛辰抱以狞笑,这还是需要考虑的事情吗!?

    金色梭枪飞来,稳稳落在苏洛辰的掌中,可正在他准备动手之时,九天苍穹之上陡然垂落一道目光,苏洛辰愕然呆住了,高举的梭枪也停滞在空中。

    片刻,苏洛辰怒不可遏的仰头怒吼:“你在逗老子?不行,老子不同意!”

    源自于九天之上的目光隐隐有些不悦,似乎正在与苏洛辰传音说着什么,苏洛辰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脸颊肌肉都在抖动不止。

    他很愤怒,可他却好像无法拒绝对方。

    终于,苏洛辰还是妥协了,缓缓放下手中的命运之钥,他面无表情,不再想要杀这文祖圣师仓颉。

    虚空无形中,探出一抹明亮的光丝。

    光丝灵动无比的卷住河图洛书,并将仓颉的身体摄入神器之内,而后扶摇直上九天,消失于天穹不见。

    “父师!!”

    当皇者人殷注意这一幕时,却已经根本无法阻拦,而且他也阻拦不了。

    道门那些大能高人,死死拖住人殷,不让他插手这边的事,人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却无能无力!

    “死!”

    “你们统统都该死!”

    恐怖人皇威压陡然扩散开来,那愤怒犹如凝成了实质,将所有人都笼罩在恐怖的死亡之威下。

    ……

    我有气无力的虚弱冷笑,愤怒吧,折腾吧,欲使其灭亡,先使其疯狂!

    越是愤怒,这说明你的末路便越是近了!

    昔日少皇人殷,麾下十位神魔将,而如今已然只剩下他这么一个光杆司令了!

    嘿嘿嘿……

    我咧嘴笑了起来,笑容牵动伤口,顿时令我倒吸一口凉气,露出龇牙咧嘴的表情来。

    “相公,你没事吧?”

    凝舞焦急担心的望着我,美眸中水雾不停积聚,像是又要哭了。

    我换了一个舒服点的躺姿,享受着温柔乡般的怀抱,坏笑的冲她眨眨眼,道:“媳妇儿,你再抱紧我点就没事了。”

    凝舞破涕而笑,故作生气的瞪我一眼。

    不过见我不像是有生命危险的样子,她也终于松了口气,这才放下心来。

    我虚弱抬手,擦掉她脸上眼泪,柔声道:“傻瓜,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我更喜欢以前那个厉害点的凝舞,很美也很有魅力。”

    “还嬉皮笑脸?”

    “讨打!”

    凝舞狠狠用力拧了我一把,痛的我惨叫连连,冷汗都冒了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