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章 人皇清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场面渐渐陷入白热化的僵持,终于,有一件事的发生,令局势发生了彻底的转变——文祖圣师仓颉被我们击败,被拘入神器河图洛书,被上界拘摄而至天穹穿界消失不见。

    “父师!!”

    当人殷注意到这一幕时,他已然无法出手阻止,他还身陷在“惊”门之位,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仓颉被上界带走。

    愤怒之后,恐怖死亡之威自人殷周身磅礴散发而出。

    “死!”

    “你们统统都该死!!”

    发狂的人殷爆发凌厉攻击,他不惜代价的一次次冲击大阵。

    元阳真人眼睛一亮,顿觉机会来临,他把碧芽培元丹送给我们疗伤,便开始目不转睛关注着场中变化,并时刻积聚着法力等待时机。

    九龙窟一战中,他曾经将七莲居士困于无边方广玄妙世界。

    而现在,他要故技重施,并且拼了老命也要将这人殷再度放逐入时空长河中!

    “轰隆隆——”

    天空之中巨响震动不停,单单是法力余威扩散,便足以杀人致命,甚至远不是我们所能够承受的。

    终于,发了狂的皇者人殷斩灭五道金光人影,文王八卦大阵彻底被破。

    玄言子受阵法反噬,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神色萎靡不堪,玉龙子情况虽然好一些,但也受到了重伤,二人都暂时失去了一战之力。

    但战果,亦斐然!

    皇者人殷呈现出了法力枯竭的征兆,他的人皇之力被一削再削,远不及之前那般几近无法匹敌,无法杀死。

    五位大神通修士被斩,他们逃遁出的元神立即凭借大罗造化丹重凝肉身炉鼎。

    此既为人丹大罗,夺天地造化的其中功用。

    人殷见状愤怒嘶吼,满嘴殷红血液,他持人皇剑踏步跨过虚空,一剑斩落,碎灭一人元神,又以人皇印之神威绞灭二人的元神,刚刚凝聚肉身炉鼎的大神通修士脆弱不堪,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能力,眨眼间便已经形神俱灭三人,待人殷想要斩杀最后二人之时,符宗掌教真人商天师终于驰援而来。

    “邪魔尔,伏诛受死!”

    金光闪耀的鲜活血液不停自商天师指间溢出,凌空汇聚玄妙晦涩的符咒纹络,惶惶正道诛魔之力凭空而现,并且快速凝聚到极致。

    商天师以己身炉鼎为符箓,血祭天道,凝磅礴诛魔之力,化为一柄人形杀伐神剑,骤然斩向人殷的后背。

    欲救人,需先诛魔!

    可人殷却根本就连头也未回,有人皇印禁锢之力凭空涌现,将商天师的身影笼罩束缚,将他稍稍阻截了那么呼吸间的短暂功夫。

    也就是这短短时间,人殷持人皇剑便将最后二人斩杀,同样的形神俱灭!

    饶是有大罗造化丹,饶是他们重新凝聚了肉身炉鼎,可最后也难逃被斩二次形神俱灭的命运,发狂的人殷像是噬人的怪物,不惜代价吞噬着他所仇恨的任何一切。

    “哗——”

    商天师突破人皇印之力禁锢阻隔,终于斩落诛魔的杀伐神剑。

    人殷冷漠回首,持剑反击硬拼。

    “轰!”

    一抹金光陡然炸裂,耀亮了整个夜空,凌厉的风刀子般四散吹卷,冲击波化成的气浪层叠狂涌。

    商天师“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摔落山崖,生死不知。

    人殷身形连连后退,淋漓鲜血挥洒,如雨般从空中滴落,在他的身上有恐怖伤口深可见骨,他不停喘息着,额间冒出汗珠,可他目中嗜血凶光却没有丝毫减少。

    这时,始终等待时机的元阳真人终于出手。

    他翻手抛出一只袖珍丹鼎,提溜直转的丹鼎迎风便涨,庞大的丹鼎虚影罩住了整个泰山,自然也锁定了人殷的身影。

    人殷回头遥望,却只是一声冷漠轻蔑的嗤笑。

    他再次动了,然而这一次却并不再冲道门中人而去,反倒……是冲着我们来了!

    那嗜血目光倒映我和凝舞的身影;

    他,是要为仓颉报仇!

    苏洛辰和加百列心中骇然一惊,各凭命运之钥和秩序之刃拦击,可对于他们的联手人殷却根本视而不见,轻松便以人皇剑将他们逼退,不但伤到苏洛辰,更斩灭了加百列的背后圣洁羽翼。

    他,突然来到山石上;

    突然出现在我和凝舞的身前;

    “香狐妃,本皇素来待你不薄,昔日更是庇护整个青丘九尾一族,为何……为何连你也要背叛本皇?”

    他提剑步步走来,寒声发问。

    “陛下,香狐妃已殁,我此世之身名为凝舞,乃是楚天之妻。”凝舞缓缓睁开美眸,冷漠回答。

    我咬牙盯着人殷身形,想要起身站起,可重伤的身体根本就提不起任何一丝力气,更别说御器金府雷龙了。

    人殷望向我,寒冷目光骤现轻蔑:“为他?区区凡胎?他又配得上你香狐妃之名吗?”

    “奴家本属妖狐邪魅,蒙相公楚天不离不弃,才能与他委身为妻。”

    “至于配不与配……”

    凝舞发出银铃般悦耳笑声,妩媚冷眼道:“需你在此多言?”

    “好!”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很好!”

    “既然你愿做苦命鸳鸯,本皇最后也就成全你一次。”

    人殷不再与凝舞多说什么,他提起手中人皇剑,直指凝舞头顶,而后又轻蔑不已的看向我,挑衅目光似乎无声在问——你配为香狐妃之夫君吗?

    凝舞面无惧色,也没有任何反抗,因为她深知反抗也是无用的。

    “相公,奴家无悔与你结为夫妻。”

    凝舞凄然一笑,与我传音说,让我不要愤怒,既宿命如此,谁也无可奈何,若还有来世,我们便再为夫妻,相守到老。

    可我,如何能够不愤怒?

    你配吗?

    这个问题不止一次落在我的耳中,赤裸裸的羞辱着我!

    我咬牙切齿,我睚眦欲裂,我愤怒仇恨的盯着人殷,我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可我,却根本保护不了我的女人……

    这份无力感,令我倍觉羞辱,更令我的心神被浓浓的羞恼怒火所蒙蔽——若能杀他,我愿付出任何的代价!

    “人殷!”

    “曾为丧家之犬的你,今日这算是小人得志否?”

    “吾,又岂是你能来欺辱的!?”

    我的周身被恐怖浓郁的黑色魔气所笼罩,我并没有开口说话,但自有我的声音突然出现。

    我不停告诉着那个声音……

    杀了他;

    杀了人殷;

    将他形神诛灭;

    让他永不超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