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一章 汨罗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杀了他!”

    “只要能杀了他,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杀!!”

    我愤怒嘶吼着,不停告诉那个声音,杀了人殷,将他形神诛灭,让他永不超生!

    “我们的愿望,自然由我们亲手实现。”

    “现在,我们就杀了他。”

    那个声音回应着我,与我融为一体,我们渐渐不分彼此,我也渐渐不知自己是谁,我只知道我要救凝舞,我要诛人殷,我全身心的拥抱着那份仇恨,我将自己彻底置身深渊。

    我,在所不惜!

    ……

    “吾,又岂是你能来欺辱的!?”

    淡淡话声,却毫不掩饰的表露出轻蔑情绪。

    他操控着我的身体,缓缓站起身来,恐怖黑色魔气狂涌散溢,骨头在咯吱作响,他狞笑着,神色猖狂,就好似兴奋到了发狂一样。

    “相公?”

    凝舞呆呆的呼唤我,而我却已经听不到了。

    她难以置信的望着我,从未有过的陌生感令她疑惑令她不解,更令她的心有些发颤,而他却对此没有任何回应。

    “你是谁?”

    “天外天的自在天魔么?”

    人殷面容阴森,沉声喝问,一时间竟也没有轻举妄动。

    “天魔?哈哈哈……天魔不过是吾之奴仆,它们奉吾为界主,它们尊吾我为魔尊,小小丧家之犬,怎配得知吾之名号?”他抬起眼睛,露出一抹玩味冷笑。

    人殷神色更冷,怒道:“魔尊?放屁!所谓魔尊早已被玄穹高诛灭!……楚天,你少在这儿故弄玄虚,引天魔侵蚀心神,你这是自寻死路,待本皇先斩香狐妃,再将你和这天魔诛灭!”

    人殷话音刚落,人皇神剑便已劈向凝舞头顶,空间裂隙顿时蔓延开来。

    “铮——”

    震颤之音突兀响起,一只大手紧紧抓住颤鸣的人皇剑,令它再无法下落丝毫,裂隙开来的空间也消散无踪。

    剑气余威扩散,斩落几丝凝舞的乌黑长发。

    而凝舞,却浑然未觉。

    她始终望着我的身体,望着我那突然变得陌生的面孔,她美眸中渐渐有泪积聚,这份陌生感令她霎时间心如刀绞。

    “人殷……”

    “今天,你谁也杀不了了!”

    他仅凭肉身手掌就抓住了人皇神剑,这一幕令人殷骇然震惊不已,但他却回头冲凝舞笑道:“莫哭,有我在,不会再让他伤了你。”

    “可你是谁?”凝舞问。

    他回答:“我即楚天,楚天即我,乃是你凝舞之夫君。”

    “不!”

    “你不是楚天!”

    “更不是为我的夫君!”

    凝舞绝美脸颊滑落一滴晶莹泪水,她决绝摇头,并不听信他的话。

    “不管你怎么认为,我都是楚天,若我楚天非你夫君,那此世之上,谁人又能是?”

    “谁人若是,谁人便该死!”

    “人殷……”

    他骤然回头,冷漠目光紧紧盯着人殷,握住剑锋的手掌更是死死压制住剑鸣,他开口道:“我楚天,哪里配不上香狐妃之名?即便是区区凡胎,今天,亦能将你这丧家之犬斩于剑下!”

    “唰——”

    虚空凭现一道凌厉剑锋,自下而上,斩向近在咫尺的人殷身躯。

    恐怖神威,连同人殷所身处的空间也一并斩开了来。

    这一剑之威丝毫不输道门五子的联手合击,人殷几乎下意识间催动人皇印金光护体,同时仓皇飞速后退。

    一剑斩灭护体金光,人殷身影虚幻般晃动,张嘴“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他却并不打算轻松放过人殷;

    毕竟,将人殷形神诛灭,乃是我们共同的心愿,只要完成这心愿,我们的元神便能够彻底融合。

    无有实质的魔剑握于他的手中,他提剑追击而去,再次斩落人殷后背。

    “哗——”

    夜空中犹如有一轮巨大弦月升空,那完全是有剑锋凝聚的凌厉剑光。

    “魔剑圣邪!”

    “你……你竟真是魔尊汨罗!?”

    人殷震惊骇然,可却已经避无可避,唯有拼命反击才有可能逃脱,他暗恨咬牙,凭借人皇剑奋力抵挡。

    两柄神剑之威彻底爆发;

    强大无匹的法力波动令空间再也承受不住,碎裂出一个巨大的坑洞口子,狂暴的能量气息席卷,彻底撕裂了丹宗掌教元阳真人的束身阵法,原本道门定下放逐人殷的计划,这一刻彻底流产。

    一为人皇,一为魔尊;

    二人都实在是太恐怖和强大了!

    他操控着我的身体,凌空而立混沌之间,周身七彩光华闪耀,此为神器黄泉台的护身之力。

    人殷也同样虚空而立,周身有萎顿的金光护体。

    人殷虽然身受重伤,但他同时御器人皇剑和人皇印拥有突破界规之限的能力,反之魔尊汨罗却不然,魔剑固然恐怖,但仍受界规所束缚,故而人殷这才算是艰难挡了下来。

    接二连三的重创,终于将要耗尽人殷的人皇之力,人殷很明白,此刻的他根本就不是魔尊汨罗的对手,可人殷同时……也很愤怒!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魔尊汨罗!”

    “天帝玄穹高不是已经将你诛灭了么?”

    “为何?”

    “为何你并没有死!?”

    受到挫败的人殷愤怒质问,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这个问题,汨罗如何能够从玄穹高天帝眼皮子底下逃脱魔识,并且穿界进入了阳世间?这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呵,你猜?”他轻蔑嗤笑道。

    “敬你一声魔尊,但别以为你就真能杀得了我!”

    人殷冷哼,阴狠又道:“上界必关注着这场大战,你的出现也势必会引天帝玄穹高下界,他们会不惜代价杀了你,汨罗啊汨罗,此刻显露真身正是你自取灭亡的行为,你会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

    “丧家之犬还那么多废话?”

    “杀不了你?”

    “我倒是想试试!”

    他嘴角划出一抹狞笑,身影恍若利箭般激射而出,无有实质的魔剑圣邪向人殷当头斩落。

    人殷怒不可遏,但彻底息了与他继续以命相搏的念头。

    这么耗下去,人殷已经耗不起了!

    他不过刚归人皇之位,尚需要建立神域一步步凝聚人皇之力,昔日神魔将搜集的人皇神识灵印所聚集的力量,现如今已经被他消耗了干净,他根本没有再与汨罗战下去的能力。

    走!

    必须立即就走!

    退意萌生,人殷转身便就飞遁而逃,同时御器人皇剑人皇印激发禁锢之力,将魔尊汨罗的身影笼罩。

    人殷很清楚,这么做并不能真的挡住汨罗。

    但只消拦他片刻,他就能从这片天地之中脱身,到时候即便是汨罗也休想再追上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