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二章 半身人皇气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退意萌生瞬间,人殷便就掉头而逃,没有丝毫的耽搁。

    凭借人皇剑和人皇印突破界规所限,引动仙家神通阻拦魔尊汨罗的身影,只消拦住他片刻,片刻功夫人殷便就能够彻底脱身!

    而他,却对此轻蔑嗤笑;

    他似乎早就意料到了人殷所会动用的手段;

    就在仙家神通显现,禁锢之力刚刚出现的时候,他以魔识锁定人殷的身体,魔剑圣邪遥遥而斩,霎时间自无有实质的魔剑中窜出一只恐怖无比的狰狞魔影,几乎瞬间来到人殷的身前,张开獠牙巨口便噬咬而下!

    这时机,选择的恰到好处!

    正在人殷御器人皇印时,正在人殷无法分神抵挡时,狰狞魔影完全将人殷的身体所吞没。

    “啊!!”

    痛苦嘶吼的声音,响彻云霄,凄厉非常。

    被魔影吞没的人殷就像是被困住了,他挥动人皇剑不停攻击魔影,道道凌厉剑气迫散开来,密密麻麻的空间裂隙显现,可魔影笼罩着人殷的身体却似乎根本毫发无伤。

    终于,魔影脱离了人殷身体。

    它并非是被人殷击退,而是生生从人殷身体上撕下半截人形虚影,随后快速飞回汨罗的掌心中。

    他,笑容更浓,神情得意。

    “汨罗……”

    “你竟敢夺本皇的半身人皇气运,你竟敢强抢本皇的半身人皇印之力,本皇誓与你不共戴天!!”

    人殷脸色苍白如纸,神气萎靡到了极点,但他的愤怒和仇恨也同样达到了极点。

    “不共戴天?”

    “咱们两个之间即便有人会死,也注定将会是你死,你有什么资格与我立誓不共戴天?”

    “真是可笑!”

    听到人殷话声,他却是一阵冷嘲热讽。

    在他掌心之上的,赫然正是强夺而来的人皇气运,他目光闪烁炙热而兴奋的光芒,张嘴缓缓将这半身人皇气运吞噬口中。

    人殷见此,纵然他愤怒到睚眦欲裂,可终究还是转身而逃,消失于茫茫夜色之中。

    谁又能想到,堂堂人皇竟就这么逃了?

    汨罗却懒得再看这丧家之犬一眼,虽然未能够诛灭他,但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有了这半身人皇气运,他就不用再担心后面的事情了。

    “莫以为,本皇半身人皇气运是好吞噬的!?”

    “汨罗!”

    “强大如你,也并非无所不知!”

    “人皇玺印代表人族圣道,人皇气运更是人皇之力的源泉,你妄想吞噬炼化,实乃作茧自缚!”

    “哈哈哈……”

    “我倒是要看看,在你炼化人皇之力的这段时间里,你拿什么应对天穹高的下界化身!”

    在我的心神灵台之中,人殷嘲讽话声回响不停。

    另一个“我”眉头微皱,他身体上有着红莲业火所凝的黑色束带,而就此刻,人殷的半身之力突然也缠绕在他的腰间,另凝成一条金色束带。

    “嗡——”

    灵台震颤,魔尊汨罗的魔气被急剧削弱。

    这是二人的大法力纠缠所导致的结果,人殷采取了与班禅活佛一般无二的作法,凭他半身人皇气运削弱汨罗魔尊的实力。

    但此种削弱,只是暂时性的。

    迟早有一天汨罗会将人殷半身人皇气运彻底炼化!

    我不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但我这一刻清楚明白的感应到,他渐渐丧失了对于我元神的影响,更丧失了对于我身体的控制。

    我终于……清醒了过来!

    但同时,我却又有些恍神发愣,就在刚刚那一瞬间,我的元神彻底被魔尊汨罗所占据,若不是人殷凭大法力纠缠魔尊魔识灵印,此刻的我怕是从今以后都不再是我了。

    “楚天!?”

    “你醒醒,大爷的,你清醒一点!”

    苏洛辰骂咧咧的冲我吼着。

    “他……他的情况有些不对劲,苏洛辰,咱们难道不应该趁现在就将他楚天给杀了吗?”加百列提醒问。

    苏洛辰回头恶狠狠瞪她一眼,沉声道:“你敢!”

    加百列微蹙眉头,但见苏洛辰如此神情,也不再开口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我的变化。

    “楚天!!”

    “你大爷的倒是说句话啊!”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别吓我!”

    “说话啊你!”

    苏洛辰飞身来到我身前,摇晃着我的身体,甚至是他还抬手重重甩了我一耳光。

    火辣辣的疼痛感刺激我的神经,终于把我给“打醒了”!

    苏洛辰抓住我的身体,沉声催促问:“用最简单的话,把发生了什么跟我说清楚!快!”

    “汨罗魔识想吞噬人殷半身人皇气运,却反被人殷以大法力纠缠,暂时压制住了汨罗的魔识,所以我这才……”我喃喃的说着。

    苏洛辰惊喜问:“所以,你才摆脱了魔识操控,才避免了被他融合元神?”

    我愣愣点头,只不过这种摆脱是暂时性的,汨罗迟早会将人殷半身炼化,吞噬掉他的人皇气运。

    “还能够摆脱,就已经是你走了狗屎运了!回家之后别忘了向祖宗焚香告祭,这可真丫得算是你楚家列祖列宗保佑啊!”苏洛辰长吁一声。

    加百列始终望着我,皱眉沉默,目光隐带担忧之色。

    我大脑一片空白,反应很是迟钝,我木讷的看着他们,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又该说些什么。

    忽然,我察觉到有一抹殷切的目光注视。

    我回头看去,远处山石之上,站着凝舞柔弱无比的身躯,仿佛一阵风都能把她给卷落,她美眸中晶莹泪珠不停滑落,正在无声哭泣,她目光视线凝望着我,担忧和不安同在,明明似是欣慰却又有种难言的怀疑和不确定,种种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令她提醒吊胆的害怕不已。

    我的心传来剧烈刺痛,我连忙飘身飞落,向着凝舞跑了过去,将她紧紧拥入进我的怀中。

    感受着我的怀抱,凝舞终于安心的放声哭了出来。

    我心中满是愧疚之中,直到这时,我才真的发觉到后怕,若我与汨罗融合元神,我不复是我,凝舞……她又当如何自处?

    “对不起……”

    “对不起……”

    我不停的柔声跟她道歉,下意识将凝舞抱得更紧了。

    而这时,空中飞来四个身影。

    他们是占宗掌教玄言子,丹宗掌教元阳真人,符宗掌教商天师,以及堪宗掌教玉龙子,四位真人亲眼目睹刚刚一幕,此刻来做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