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三章 回南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洛辰注意到他们,立即手持命运之钥拦在他们的身前,挡住他们的去路。

    “天人转世,你这是何意?”玉龙子沉声问。

    苏洛辰却道:“几位高人,能不能卖我一个面子,不要再去打搅这对苦命鸳鸯了?”

    “苦命鸳鸯?比起今日陨落众修士,他们这些苦命又算得了什么?让开!”玄言子语气不善,沉声呵斥。

    苏洛辰突然笑了:“老子若是不让呢?”

    “不让,既是与邪魔为伍,凭你是天人转世,也当诛灭!”商天师怒道。

    苏洛辰大笑出声,对于玄言子的威胁,他根本不屑一顾。

    诛灭?

    那么好啊!

    现在就来动手啊!

    谁怂你谁孙子!

    苏洛辰以实际行动表明,根本不会让开身体,他很清楚道门的人要干什么,此刻若是让开,那么我和凝舞必将会被道门擒拿抓走!

    “大敌当前,你们确定还要继续再内斗厮杀吗?”

    加百列开口询问,站到苏洛辰的身边。

    “来自于西方的神灵,很感谢你能来驰以援手,但现在是我东方修行界的事,希望你莫要再多管闲事。”玉龙子冷冷道。

    加百列回答道:“吾奉神谕而来,神谕尚未完成,即不得不多管闲事!”

    “那西方天国之主的神谕,是让你随身保护楚天不成?”玄言子沉声喝问。

    加百列未说是,也未说不是,道:“神谕命我相助教廷荣耀大武士苏洛辰,他既然要拦你们,我当然也要帮他。”

    荣耀大武士?

    苏洛辰?

    别说道门五子一脸疑惑不解,就连苏洛辰也是紧皱眉头,他什么时候竟成了西方教廷的荣耀大武士了?

    玄言子和玉龙子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却被元阳真人拦了下来。

    “她所言不错,人皇逃遁,魔尊出世,大敌当前我们不能再继续厮杀内斗了。”元阳真人道。

    “可……”

    “事已至此,更当谨慎小心处事!”

    元阳真人摆手打断他们的话,转而又道:“天人转世,我能理解你相护之情,但此事干系重大,还希望你能够妥善处置!……我等先去追踪人殷下落,料理此地残局,你们先回南冥村,我等不日便前往南冥村拜访,这段时间就留给他们两个吧!如何?”

    “多谢!”

    苏洛辰面色稍缓,拱手拜谢。

    元阳真人点点头,既然说定,他便转身而走,其他几位真人紧皱眉头,那里能够放心的下?

    他们询问着,若我和凝舞就这么逃了怎么办?

    “纵然楚天他逃得出道门追杀,可他又哪里能够逃得出自身的必死之劫?且放心吧,他们不会逃的!”元阳真人长叹道。

    道门五子离开了,向着人殷离去的方向追去。

    苏洛辰和加百列同时松了一口气,这一夜发生了太多事,他们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若再动手大战一场,结果可真的很难说。

    ……

    “楚天,你要是想和凝舞远走高飞,那最好就趁现在!”

    “我不怪你,也不拦你。”

    “作为兄弟一场,这是我最后能够帮到你的事情了。”

    苏洛辰来到我们身边,开口便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那弦外之音竟是想劝我们走,走的远远的,让谁都不要再找到我们。

    加百列沉默着,并没有发表意见。

    只是她凝重的目光一直落在我们的身上,静静等待我们的答案。

    “走?”

    “即便想走,可又能走去哪?”

    “躲得了别人也躲不了我自己,更何况,我既身为阴门行人派传承弟子,又怎么能允许自己那么做?”

    我苦笑一声,回答着苏洛辰的话。

    普天之下,已经再无我和凝舞的容身之所,与其躲那一时苟且偷生,反倒不如坦然面对一切,这便是我给苏洛辰的答案。

    “相公……”

    凝舞依偎在我怀中,低声道:“不论发生什么,奴家都与相公风雨同舟,不离不弃。”

    我拥紧了她,露出温柔笑容。

    媳妇儿……

    我已经做好了应该做的心理准备,但是,我却不想让你与我一起殉道。

    我死了没关系,即便形神俱灭又有何惧哉?

    只要你好,我便知足了!

    这番话我并没有说给凝舞倾听,我在心里很认真很认真的说给着自己在听,这也是我对自己作出的承诺。

    “你们真的想好了?如果真回南冥村的话,你们就再无退路了!”苏洛辰再一次确定问。

    我和凝舞一齐点头,确定答案。

    既然已经决定共同面对,又何必再留什么退路?况且,又哪里还会有什么退路可言?

    苏洛辰沉默了,长长叹出一口气。

    加百列诧异不已的直眨眼睛,她意外于我的态度坚定,这多少出乎了些她的意料,毕竟在生死面前,谁人又能够真正做到坦然面对?

    诚然,大神通修士可以;

    但在她眼中看来,我也好,凝舞也罢,距离大神通修士的心境修为可还有一些差距。

    “那……”

    “走吧,咱们回南冥村!”

    苏洛辰又叹一声,他叫上加百列飞天而起,又在极远处找到躲藏起来的冥木螭、苏洛依和肖山,他尽可能的为我和凝舞留下二人世界的私人空间,不让他们来打扰。

    我握紧凝舞的柔嫩小手,嘿嘿傻笑;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凝舞脸庞绯红,笑骂我是呆子;

    虽然我们都受伤不轻,但御器飞天还是能够勉强做到的,只是这速度可就要慢的不少,不过我们本来就不急,所以慢就慢点倒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一路上,我和凝舞不停说着话。

    自从上次与凝舞从仙居山分离,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很久,像是一辈子那么的漫长。

    这其中发生了很多事,很多高兴的,伤心的,惊喜的,有趣的,曾经多少次险象环生,为了寻找她我付出了多少努力,走过多少地方,我是多么多么想一件件的全部说给凝舞听。

    凝舞美眸始终注视着我,静静聆听着我的叙说,不时发出一声银铃般的笑声,或是吃醋的板着脸冲我生气冷哼。

    不过转眼,她又很粘人的扑倒我的怀里,不停要着抱抱,不舍松手。

    我宠溺的拥住她,尽可能享受这段时光。

    我也好;

    她也好;

    我们的眼睛里总是蒙上一层水雾,我们竭力控制着不让泪留下,让它流淌进彼此的心里。

    我们都没有开口明说,但我们都明白……

    该来的,总会来!

    躲不掉,也逃不了!

    所以这段时光流逝一分,便就没了一分,所以我们克制着眼泪,克制着情绪,我们尽最大能力让气氛活跃在轻松里,尽最大能力这一刻拥有着最多的幸福。

    可是啊……

    越是被幸福喜悦填满,便越是不舍,心——便越是更痛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