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四章 谁的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空渐渐泛起鱼肚白,距离南冥村已经很近了。

    苏洛辰他们粗暴的直接飞落进南冥村中,事先不打一声招呼,顿时惹得一片鸡鸣狗叫,凶兽冥木螭在空中游动着小山般的身躯,怒吼龙吟一声,散发出恐怖的凶兽气息,霎时间所有鸡狗都瑟瑟发抖的安静下来。

    “是凶兽妖物!”

    “杀妖!”

    “快通知斩妖门,让宫商羽和林英出来诛灭妖物!”

    ……

    嘈杂的人乱声,引得一阵鸡飞狗跳,有阴门六派清肃者率先赶到,立即便就要施展阴门术数。

    “住手!”

    “全部住手!”

    肖山显露出山魈猕猴原身,扛着苏洛依从空中跃下,拦住正要施术的众人。

    村民们望着肖山,不由微愣,见不是大敌来犯,这才放下心。

    “阴门行人派弟子何在,还不快现身迎接宗师!?”

    苏洛辰的朗朗喝声,回荡在整个南冥村中,原本还没有睡醒的人,此刻也终于全都被惊动了,很快一群又一群的人赶到,为首自然是斩妖门宗师宫商羽和林英,其后是为六派清肃者。

    他们看着苏洛辰和加百列,疑惑不已。

    面生;

    并不认识;

    肖山和苏洛依与他们介绍解释,人群中顿时骚乱声又起,因为……他们听闻到了我楚天回来的消息,恐慌蔓延,许多人的神情各异,甚至是有些心惊害怕。

    我本意,并不想这么张扬回到南冥村。

    毕竟,我们又不是衣锦还乡,回到南冥村也并不是因为什么很长脸的事情,相反……我们可是回来领罪的!

    但苏洛辰却不以为然,这么做是为表态,我们问心无愧,并且不会逃脱任何事情。

    待我和凝舞携手走进南冥村时,李宗国、段不凡、方小白俯身跪倒在我的面前,口中喊道:“徒弟拜见师父,拜见师母。”

    我点头,让他们起身。

    我牵着凝舞的小手,来到宫商羽和林英面前,拱手以礼而拜,凝舞亦欠身施礼,我道:“楚天携妻子凝舞,见过宫前辈、林前辈。”

    宫商羽和林英互望一眼,神情不由得很是古怪。

    “楚……楚天……”

    宫商羽张着嘴,却又不知该怎么问,他看一眼凝舞,犹豫半天过后,这才很为难地问:“人皇归位之事,结果怎样了?”

    “人殷封禅而成,已经归位于人皇,他受伤逃遁,道门五子已经去追击了。”我回答。

    林英有些心虚的委婉问:“那你们这是?”

    “我们这次回来,是为请罪等候发落的,两位前辈让人群都散了吧,用不了多久道门就会传递回来消息。”我又回答。

    宫商羽哭笑不得,他问我:“你这孩子……每次都是惹下大麻烦才知道回来啊!”

    “对不起,不过我会保证不牵连阴门六派。”我道。

    林英唉声叹气,无奈又无力说:“没事,我们心里早有准备,有话回家再说吧,这里人多口杂,不是说话的地方。”

    我再次点头,听从二位前辈的安排。

    宫商羽和林英嘱咐六派清肃者安抚大家,让大家伙儿都散了吧,而我和凝舞则返回师父王四的家中,两位前辈本还想多问一些什么,但苏洛辰拦住了他们,详细经过会由他去说,毕竟阴门是我出身之地,也是我的师门,其中隐情总该要一一道来,也好让阴门六派的长辈们心里有数。

    家中,方小白跪在我和凝舞面前,李宗国、段不凡安静站在一旁。

    他有些不敬的话,必须要问,也必须要说。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也理应与他解释清楚其中缘由,当日后再面对东凌小仙子时,好歹他也算是清楚其中经过。

    “师父,师母为什么要杀东凌授法上师?”

    “请你们给我一个明确答案!”

    方小白执拗跪在地上,死活不肯起身,看样子如果答案并不让他满意的话,他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将前因后果与他全盘托出。

    这整件事,根本无法分出个是非对错,但总算是有因有果。

    始于万殊宗逍遥子遵祖师遗训诛杀神魔将,率瑶池仙境修士围攻青丘山困住凝舞,凝舞不欲与他们力战,一路逃出瑶池仙境,而就在仙境门户爆发混战,一众修士死伤不计,神魔将安然而退,事后凝舞为救我随人皇之子柏桑离去,在人皇印小世界中修行,等到封禅之日来临。

    可后来,我与柏桑被困于无边方广玄妙世界,凝舞以为我已身死,便开始向昔日仇敌复仇,其中正有妙法门长老青芸以及青月,故而凝舞才会将他们统统都给杀了。

    “小白……”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徒弟在!”

    “师父且来问你,瑶池仙境宗门遵祖师遗训诛魔,可有过错?”

    “无错!”

    “师父再问你,你师母凝舞并未行邪魔之举,后来局势因大小昆仑各宗门传承之故,而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她为我而报仇,又是否有错?”

    “这……论私仇,也是没错。”

    “那么你能告诉为师,这究竟是何人错了呢?”

    我看着跪在地上的方小白,向他发出这最后一问,有很多事的发生并不以人力而改变,真的很难分出是非对错,但有一条……凝舞为私仇杀他们,来日东凌小仙子自然也可为私仇来杀凝舞。

    无关乎对错,只为报仇!

    小白沉默下来,握紧了拳头,他不甘心的向我问:“师父,如果谁都没错,那究竟是错在了哪里?”

    “徒造杀业,必有业报,我没有办法告诉你究竟哪里错了,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牵连其中也便必将会被业报缠身,这次我和你师母回来师门,就是为承受业报而来!……你也应该明白,这件事并不会那么简单就能终止,但如何去做,就全凭你的内心了。”我怅然跟他说道。

    小白跪在地上久久未语,最后,他凄然苦涩一笑:“原来……都是一笔糊涂账啊!”

    世事如此,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说分明的?

    很多时候,就是一笔糊涂账!

    我将青柠指环取出,赐给徒弟方小白,并告诉他这其中有着他的福报通魄身,待来日修行有成,欲渡三魂成就凝聚元神时,便将魄身纳回自己的身体之中。

    至于别的事,终究需要他自己去经历去选择去面对。

    我即便是他的师父,却也帮不了他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