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五章 七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徒弟方小白接过青柠指环,他神情落寞的沉默着,深深的无力感爬满他的脸上,也压在他有些瘦弱的肩膀上。

    有一件事,可以预见肯定会发生。

    东凌小仙子迟早会得到我和凝舞的消息,那么……当她问罪上门,要找我和凝舞报仇的时候,小白他又该如何自处?

    原本身份地位就如此悬殊的两个人,现在却又突然多了这么一层仇恨隔阂。

    老天,就像是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明明给了他一丝希望,却又将这丝希望亲手掐灭,他怨不得别人,要怨也只能怨命运如此捉弄。

    方小白向我和凝舞叩拜过后,起身离开。

    他需要静一静,好好想一想以后该怎么办,我示意李宗国和段不凡去跟着,这孩子可别想不开了。

    “东凌与小白?”

    “他们……”

    凝舞微蹙眉头,向我询问。

    我点点头,把这对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故事说给凝舞听,不过杀了就是杀了,人死亦不能复生,所以……谁也挡不住她来问罪报仇,我们也做好了面对的准备。

    “那奴家岂不是害了他们?”凝舞哀怨叹道。

    我笑出声:“你岂止害了他们,你可是害了很多很多人呢,我的傻媳妇儿。”

    “奴家错了……”

    凝舞低头认错,神情委屈。

    我温柔笑着,将凝舞拥入怀中安慰,凡事有相公在,即便有罪孽我也会和你一起承担。

    接下来便只有等了!

    等那些想报仇的人来登门兴师问罪!

    不过难得是,对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来的那么快,这倒是给了我和凝舞一段平静的短短时光,这几天里我和凝舞始终形影不离,我们就像是一对普通的夫妻过着普通的生活。

    ……

    南冥村尚算平静,但外面的世界却在暗流涌动。

    七月十五那夜,泰山封禅惊天动地一战,对于世俗而言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有太多人亲眼目睹了天地异象,这也引起了许多暗中势力的关注。

    这其中,发生了一些不得不提的小事。

    当夜七莲居士被凝舞斩灭肉身,元神逃遁出泰山,这个家伙清楚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而那些事绝不是受到重伤的他能够插手的。

    所以,他逃了;

    但他刚逃出虎穴,却又入狼窝;

    群山之间的虚空之上,一辆豪华超跑诡异悬停,车中坐着一位身穿白色西服的酷雅男人,他嘴角略带一抹笑意,正在这儿堵着七莲居士逃来。

    仓皇逃遁的七莲居士开始并没有注意,直到发动机轰鸣声凭空响起,疝气车灯明亮照射出两道刺目光芒。

    这可把七莲吓了一大跳!

    天空里突然冒出一辆悬停跑车来,搁着是谁恐怕都会吓得不轻。

    “等你很久了。”阎君嗤笑着,滴滴按了两声喇叭。

    七莲居士看清来人,顿时露出愤怒表情来:“等我?堂堂幽冥地府之主,想趁人之危不成!?”

    “哈哈哈……”

    “你可真会开玩笑!”

    “幽冥行事,地府拿魂,此乃天经地义,何来趁人之危一说?”

    “况且,你这魔头也算是人否!?”

    阎君嗤笑更浓,懒洋洋又道:“我说过,我会亲自拿你入幽冥地府,现在跟我走吧!”

    “拿我?凭你?哼!”

    七莲居士骤然冷哼一声,元神御神器,莲华宝灯顿时间散发诡异光芒。

    “咻——”

    一束黑色光芒激射,吞噬掉车灯亮光,向着超跑以及车上的阎君而去。

    施法攻击之后,七莲居士头也不回地再度仓皇逃窜。

    “哈哈哈……”

    夜空中回荡着阎君豪迈笑声,不屑之色更浓。

    黑色光芒击中超跑,一道道涟漪凭空而现,令事物突然变得虚幻不那么真切,豪华超跑渐渐显露出本来面貌,赫然正是一方巨大的神君玺印,其上舞若盘绕散发着恐怖的帝王神威。

    这,便是他幽冥之主的君主神格!

    “七莲,你是逃不掉的。”

    “阎君私狱已然恭候你多时,那里才是你的最终归宿,有几位老朋友可在等你呢,快随我走吧!”

    这诡异大笑声听在耳中,令人不由得头皮发麻。

    阴差催命,恰如此刻。

    七莲居士惊恐不已,发疯般的逃窜,他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左突右闯,想摆脱这催命夺魂的大笑声,可是那声音如影随形般始终追在他的身后,根本就无法摆脱。

    “嗡——”

    幽冥阴气扩散,虚空中突然出现巨大厚重的石门门户。

    七莲居士险些没有一头撞上去,他骇然的抬头望着,浑身都在不停发抖,他已经动弹不得,因为神格玺印已然将他笼罩禁锢。

    铿锵声起,黑色锁链缠绕;

    七莲居士的元神魂魄被紧紧捆缚,随身神器亦被剥夺,锁链延伸落入阎君手中;

    阎君嘴角笑意更浓,拖着锁链渐渐走向石门门户。

    而这时,伴随轰隆之声,厚重石门徐徐打开,门后惨烈恐怖景象呈现面前,一幕幕受刑苦难,一声声凄厉惨叫,完全填满着人的心神。

    “不……”

    “不不……”

    “我不要进幽冥,我不要,我不要啊!!”

    七莲居士惊骇欲绝的嘶吼惨叫,但他根本无法挣脱拘魂索,任凭他千般不愿,可最终也被阎君拖入了其中。

    ……

    “该死!”

    “该死!!”

    “为什么玄穹高没能诛灭汨罗!?”

    “为什么他的魔识就依附在楚天的身上?”

    “为什么!!”

    同样在夜色下逃遁的人殷,不停愤怒喝问,可茫茫夜空却没有人回应他的话。

    他虽然归位于人皇,但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这让他也有些接受不了!

    十位神魔将走的走,死的死,现如今只剩下了他孤家寡人一个,他盛怒而杀人,却又被突然现身的汨罗魔识阻止,如今的他不但重伤在身,甚至还被汨罗夺去了半身人皇气运和半身人皇印之力。

    沉重的挫败感,令他怒不可遏。

    他败了;

    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但是,他迟早会让那些人统统都付出代价,整个世间,都将要承受他这位人皇的怒火。

    人殷骤然停下身影,运转大神通缓缓打开一道门户。

    “吾,乃是人皇!”

    “吾,将会重招旧部降临世间!”

    “父师,我一定会救您回来的,一定会的!”

    人殷压抑着滔天怒火,迈步走入那道如暗夜般永恒的通道门户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