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七章 定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神机子所想,与丹宗掌教元阳真人所想,本意一般无二。

    不能因众怒而起株连;

    毕竟若是如此,整个阴门六派怕是都将为这件事陪葬,所以还需道门五子出面妥善处理好这件事。

    至于我和凝舞这边,已经不用他们再担心,阴门六派之祖出面插手,此事很快就会有一个交代和答案,至于究竟是什么交代和答案,自然也是显而易见的!

    道门五子离开钦天监之后,又去见了幸存下来的一众修士。

    曾是百余人的诛魔大阵,而今除了道门五子之外,竟然就只剩下了十几个人,戚然悲愤的情绪将所有人的心神蔓延,在听到人皇逃遁的消息之后,有人怒吼不公,有人更是绝望的痛哭出声来。

    这场诛魔之战,死了太多太多人!

    其中,有些不乏是同门,不乏是至交,甚至不乏是亲如父子的师徒。

    可现在他们都死了……

    绝望阴霾,将所有人笼罩,同时怒火又在胸腔中蔓延,有一个说法快速的传扬开来——

    若不是九尾香狐妃灭万殊宗;

    若逍遥子尚在;

    若至宝神器崆峒印能够压制人皇之力;

    大小昆仑何故会落得如此下场,又怎会无辜身殒那么那么多的人,这一切都是九尾香狐妃的过错,她是这世间最该死的邪魔,人殷已逃,可香狐妃仍在,又怎能让凶手逍遥于法外?

    所以,妖狐当诛!

    道门五子面对愤怒的众人,不由得心中暗叹,难怪神机子还需特意事前嘱咐这件事。

    于情于理,妖狐当诛这句话都没有错,道门也不能阻止他们诛魔报仇。

    但是有句话道门还要先说个明白——

    若要谈诛魔之战的身殒修士,报仇需去找人殷,这与楚天和香狐妃无关,相反,此一战中楚天和香狐妃出力很多,更是他们击败了文祖圣师仓颉。

    “什么?”

    “放屁!”

    “你道门五子,莫不是要庇护邪魔?”

    “无关?你们怎能说得出这种话来?若与他们无关,那还与谁有关?谁来为众修士的陨落负责,你道门五宗吗!?”

    ……

    一众修士向道门五子质问,其中妙法门掌教琼华真人更是怒到浑身发抖。

    玄言子、玉龙子、商天师露出尴尬愧疚的神情。

    此一战,道门五宗的修士亦身殒许多,只是四位掌教一人未死,这多少有些令人心存芥蒂。

    毕竟你家掌门没死,可人家掌门却是死光了!

    三位真人看向元阳真人,元阳真人出面劝道:“若为大义,便无仇可报,希望诸位明白,但……若论私仇的话,我等绝不会阻拦。”

    “呃……”

    许多人不由得愣了愣,这难道有什么分别吗?

    年轻弟子或许不懂,但大能修士还是很清楚的,两者不但有分别,而且分别大多了,最大的分别便就是以什么名义去问罪。

    正所谓,师出有名;

    倘若是为大义,一顶顶高帽子扣过去,不但楚天和凝舞必须要死,就连阴门六派也必遭牵连;

    但倘若是私仇,这即是个人之间的恩怨;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仇怨得报,此事便止,不得为难阴门,更不得牵连行人派弟子!

    “好,好好……”

    “你五宗可真是有心了,我妙法门领教!”

    “区区小流传承,我等还不屑灭他山门,既论私仇,我等就好好的与她论一论私仇,回瑶池!”

    琼华真人美貌容颜上寒意如霜。

    一众修士跟随着她,就此离开京都返回瑶池仙境。

    临走时,芜柳山庄梅骆冷漠询问:“诸位前辈,五宗为何要庇护那小乘阴门?且不说那些山门被破的宗门,我芜柳山庄一十三口,全部都被那神魔将残忍屠杀,焚之一炬,这血海深仇又岂是她香狐妃一人所为!?”

    “香狐妃虽是神魔将,但神魔将并非香狐妃一人,若依师侄所言,也灭尽他行人派满门,那我们又与神魔将有何分别?”元阳真人叹息反问。

    梅骆突然放肆大声悲笑:“如此说来,我,梅骆,活得反倒还不如他神魔将了,讽刺啊!”

    元阳真人语塞,微皱眉头沉默下来。

    讽刺吗?

    一直以来修行坚守的规矩,却成了将自己束手束脚的工具!

    对于他梅骆而言,这确实讽刺……

    瑶池仙境一众修士走了,再没有多说一句话,他们是带着仇怨嫌隙离开的,道门五子虽然理解,但却也无可奈何。

    冤冤相报何时了;

    这话说的倒是不错,但当真正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时,拿起放下又谈何容易?

    其实说起来,不怪瑶池仙境的众人会心生仇怨,即便商天师、玄言子、玉龙子他们三人心中也多有不满,这种时候道门反倒还要压下众怒,担当骂名,还是为一个邪魔妖狐——不值,很不值!

    ……

    世事就是如此无奈,牵涉越多,越是容易成了一笔糊涂账。

    南冥村,看起来还算平静的山庄,但其实阴霾却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头上,压在他们脆弱的神经上。

    距离上次道门问罪,才过去多久?

    几天?

    那明明仿佛就像是昨天的事情!

    可现在故事重演,又要问罪来了,呵呵呵……南冥村以及阴门六派究竟招谁惹谁了?

    众人敢怒不敢言,因为天空盘旋着凶兽冥木螭身影,因为村子里行走着天人苏洛辰和神圣大天使长加百列的身影,因为那楚天和凝舞就在村子里……

    “你还不走吗?”

    “继续留在这里做什么?等着我管吃管住啊?”

    苏洛辰玩笑似的问。

    “留下自然有留下的理由,我的神谕使命还没有结束。”加百列湛蓝眸子闪过一抹深邃,淡淡回答。

    苏洛辰饶有兴趣问:“上帝为什么会与你下达这条神谕?明明西方社会才更需要你坐镇吧?”

    “主自有他的用意。”加百列敷衍说。

    苏洛辰嘁一声,懒洋洋的张了张身子,道:“我知道你在等什么,我也在等,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答案了。”

    “你真的是很关心他啊!”

    “身为长辈为子女操心,这不是应该的事吗?”

    “你是楚天的长辈?”

    “噗……你们西方人真是不懂幽默!”

    “噢!”

    一阵沉默之后。

    “苏洛辰?”

    “恩?”

    “你难道就不担心人皇和魔尊的事情吗?”

    “自有定数的事情,又有什么可担心的?身为众天使之长的你,莫非就连这一点都看不透?”

    “不,我看不透的……是你!”

    “哈哈哈,若是被你轻易看透,那我便不是我了!……加百列,千万别对我好奇和了解太多,我怕你会忍不住爱上我!”

    “春天还没到,可什么猫啊狗的,却都开始发情了呢!真是令人讨厌!”

    “哈哈哈……”

    南冥村突然回荡起苏洛辰爽朗的笑声,盘旋空中的冥木螭兴奋飞落身形,落在苏洛辰的身边,伸出脑袋很舒服惬意的享受着他的轻抚,苏洛辰抬眼回望,正望向师父王四家中的我和凝舞,挂在他脸上的那抹笑容莫名又多了几许苦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